「一切都会进展顺利的。」


塔塔露·塔露自言自语,吐出心中所想。

这里是东方岛国远东之国唯一向外国船只开放的商港「黄金港」。在嘈杂的人群缝隙中穿过,塔塔露回到了乌尔达哈商会馆。

她忽的一瞬间,想起了在栈桥告别的少年。他——阿尔菲诺·莱韦耶勒尔,在登上渡船之前跟她交代了很多,但这些内容基本上可以用「总之要小心汉考克」这样一句话来概括。

以从秘密组织「拂晓血盟」成立之初就加入了的她的眼光来看,对不能完全断定为同伴的人物进行戒备这些,是基础中的基础,根本无需多言。

没问题的,阿尔菲诺担心过头罢了。

假如,这个阿尔菲诺所说的「狡猾商人」真的想要欺骗「拂晓」的话,那就用实力说得他无法反驳就行了。

她将这些不吉利的想法赶出脑袋,走上短短的阶梯,推开了商会馆的大门。

前台正在处理事务的职员看到她的到来,催促着她进入了接待室。恐怕那个金发眼镜男已经在那里等着了。然后,正如她所料。


阿尔菲诺少爷已经出发了吧……变得有些寂寞了呢。」


怎么可能——伙伴们不在的时候,她可是常年留守在「家」里的。这种程度的分别怎么会寂寞。也不知道注没注意到把反击的话好不容易吞进肚子里的塔塔露,汉考克继续说道。


「那么,让我们马上进入修缮以太之光的话题吧!」


塔塔露吃了一惊,她不记得自己跟他说过这件事……


「哎呀,怎么了?

 要修复多玛起义军根据地的以太之光,应该要购置相应的物资吧?」


是阿尔菲诺事先跟他商量过了吗。明明对他小心防备来着?

虽然感到有些许疑问,但除此之外汉考克也没有知晓这个机密情报的渠道了。最重要的是,要在黄金港置备齐全重建以太之光所需要的物资,依仗东阿尔迪纳德商会的帮助是很省事的。

甚至接下来她自己也想就此事与他协商来着。既然如此迅速进入正题是最好不过了。

于是,塔塔露和汉考克就好像合作了多年的商业伙伴一样,两个人一起干净利落地列出了必要物资清单,并对运输计划进行了讨论。

然后,在新的计划定下后,汉考克给她留下一杯东方风味的绿茶,离开了接待室。塔塔露一边感谢他的细心体贴,一边品着茶,没多久他又回来了。


「已经找到物资的供货方了哦。」


这会儿离会议结束刚过了没多久而已。这是何等的手段啊。


「那么接下来……请原谅我厚颜的行为……

 为了保证必需品的供给,我还安排好了同两个贸易商进行交涉的会面。」


塔塔露又吃了一惊,从表情上就能看出来。他继续说道。


「我早就知道您是一个难缠的谈判对手。

 如果有交涉的机会,您肯定会很高兴地的大显身手的。」


塔塔露露出了满面的笑容。

Sline.png

会面的地点安排在了高级旅馆最上层的东方风格房间内。

虽然楼下宴会的声音嘈杂喧闹,但那些杂音同时也能起到防止偷听的作用。估计他也是看穿了这一点才把商谈的地方选在这儿的吧。

本来,塔塔露对于被偷听的可能性也没有那么担心。作为交通枢纽的以太之光——东方地区称为「转魂塔」——在远东之国各地都有分布。当然维护其正常运作的物资也有相当的流通,所以这并不是什么不传六耳的话题。

塔塔露坐在尚未习惯的坐垫上,不久后两个男人进入房间里。对她来说,和谁进行交易,有两个选择。反过来说,他们能够提出什么样的优惠条件,也是他们自身的选择。

其中一个作为选项的男人是拉札罕出身的商人,身上穿着华丽的丝织品。另一个则是年老的东方男性,相对的则穿着朴素的传统服装。然而虽然看起来很土,但并不是没有钱的样子。这一点从寒暄期间他再三从怀里取出的怀表中也可以观察出来。

塔塔露以彬彬有礼和平易近人的社交辞令开始了商谈,对己方所希望获得的货品进行了说明。

首先切入谈判的,是拉札罕的商人。他放出了豪言,如果能与自己签约,那他将免费送货到目的地。

虽然这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方案,但本来运输方式这一块就是由汉考克进行安排的。和阿尔菲诺也商量过了,由于物资输送的目的地是多玛起义军的据点,所以应该避免第三方的介入。如此一来,运输就是一个不需要的条件。

远东之国的老商人指出如此一来竞争者所提出的价格就比较高了,刚才取得先手的男人表情露出了焦急。

但是,这样的你来我往也仅仅是开始而已。塔塔露从二人处获得了想要知道的信息之后,表达了感谢的话,并一副要离席而去的样子。

拉札罕的商人慌忙说道。


「塔塔露小姐,您要去哪里?您不是还没有听我的报价吗!」


她手一挥,阻止了他进一步的发言,并说道,由于除了他们两个之外还有其他的竞争对手——当然事实上是没的,两家所提出的条件已经了解了。并且所说的关于运输费用的提案也证明了事先情报的准确性,已经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

衣着华丽的男人惊得脸色就跟他身上的衣服一样变来变去,下面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而另一方面,朴素的男人开口说道。

「那么好吧。」

远东之国的老商人在心中盘算完毕,果断提出了非常便宜的价格,很可能比事前想定的价格有大幅的降低。

看见这个报价,塔塔露直起的腰弯了下来。

并且,她一副充满期待的样子看向老商人,又横眼看了看旁边的拉札罕商人。于是,他怒于被无视的状况,不得不开始反击。


「请等一下。我们商会的提案也不是没有讨论的价值的!」


拉札罕商人提出的报价,又比远东老商人的要便宜了。于是游戏开始了。

攻防在继续。塔塔露所要做的,只是为了让两个竞争者进行竞争而在中间数次插话而已。

拉札罕人一会儿大声怒喝,一会儿又可怜兮兮声泪俱下,态度瞬息万变,胶着不下;而另一方面,远东老商人一边作苦相愁容一边不断降低自己的底线进行应战。看起来双方都对这次买卖势在必得。

最终获胜的,是远东老商人这一方。

另一方面,败下阵来的拉札罕人很不高兴地举手说道。


「再这么降价,就跟自杀没区别了。

 我可还不想死!」


丢下这句话,男人离席而去。

目送他离去之后,老人回头看着塔塔露,脸上露出了疲惫而轻松的笑容。


「我相信,这单生意将是关系到诸多利益的第一步。」


遗憾的是他想获得「诸多利益」,大概是极其困难的。因为他以最开始报价的一半在合同上签了名。

对于作为真正胜利者凯旋的塔塔露,汉考克极尽称赞。这次的合同以如此惊人的低价签订,对于作为「拂晓」管家婆的她来说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她也因此洋洋得意。

然而,她也模模糊糊感觉到,这次的事情全部是汉考克的计划,是按照他的意愿运作的结果。

而之后,这个猜想得到了证实。

Sline.png

几天之后,塔塔露为了接收商品,没有穿东方风格的服装,而是穿上了久违的制服,前往第一防波堤。确认了物资没有问题之后办齐移送延夏的手续,她的工作就完事了。

然而,塔塔露到场的时候,在指定的仓库前面并没有看到老商人的身影。

只是门锁打开了。她想他是不是在仓库里对商品进行确认,试着轻轻推开门,只看到一片黑暗。

她探头往里窥探了一下,出声询问是否有人时也没有应答。

此时,从打开的大门射入的光线反射在了什么东西上。似乎仓库的深处收纳着下单了的以太之光材料。

为了进行确认,塔塔露穿过门进入仓库,就在她向深处走去的时候,她从背后不知道被什么人突然撞了一下,倒在了地面上。同时,周围完全被黑暗所笼罩。

被关起来了。

塔塔露直觉上这么觉得,立刻爬起身返回入口,然而厚重的木门完全推不动。虽然她竭力用拳头敲打门扇呼救,但是听见她声音的,恐怕只有将她关在这里的犯人而已。

于是,周围寂静了下来。塔塔露在黑暗当中思考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这是在生意中败下阵的拉札罕花哨男恶意的报复呢,还是加雷马帝国情报人员为了捉拿「拂晓」成员而设置的圈套呢。

不,真正最糟糕的是,这全都是汉考克所策划的阴谋。

东阿尔迪纳德商会曾经在经由帝国领地的交易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其会长罗罗力特的人脉,甚至深入到了帝国元老院议员之中。表面上他们对「拂晓」进行协助,事实上如果向帝国一方出卖情报的话,不仅自己,同伴和多玛起义军都会被危险波及。

塔塔露越想,思绪就越往坏的方向流淌。

本来,两个交易对象的介绍也好,促使塔塔露同他们交涉、并引导事情走向恰好是塔塔露自己选择的结果的,都是汉考克。这至始至终都是他的游戏,而塔塔露只是棋盘上的一颗棋子。

塔塔露坐在脏兮兮的地板上,依靠着仓库的大门。在思绪陷入苦思冥想而无果不久,她的耳边听见了厚厚的门扇另一侧细微的声响。似乎发生了什么。她将耳朵贴在门上,想要进一步查探发生了什么。

然后,耳边一会儿就响起了某个人的声音。熟悉的声音。从远处呼喊着她的名字。认识到这一点之后,塔塔露感到了从心底涌出的喜悦。

不过,还是必须小心的。声音的主人说不定就是阴谋的幕后黑手。

多个脚步声交织,然后,骚乱开始发生。

交织的怒吼声,以及什么东西激烈撞击的声音。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一切都安静下来。

塔塔露再次听到了脚步声。声音向这边来了——大门被粗暴地打开。她因为反作用力而翻滚向后倒去。

早知道离门远一点就好了。一边后悔于自己的犯蠢行动、一边重新立住身形张开双眼的塔塔露所看到的,是金发文雅男子的脸。


「久等了,塔塔露小姐——」


塔塔露连伸向她的手也忘了握住,说道。


「是、是谁?」


听到这句话,男子毫无顾忌的高声笑着,从怀里掏出有色眼镜戴上。


「在这么暗的地方,失礼了!」


看见恢复了平常邪里邪气的汉考克,塔塔露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回到乌尔达哈商会馆后,汉考克再一次表达了致歉,并一五一十地讲述了事情的始末。

远东老商人从受到帝国庇护的高利贷那里借了大笔资金,被培养成了谍报人员。看起来,接受这次的交易也是应帝国一方的要求,为了接近「拂晓」而进行的。


「恐怕,您也是抱有疑问的吧。

 但是,我没有觉察出那个老人和帝国有关系。

 至少来说,不确定……」


总之,虽然没有确切证据,但也怀疑了。在此之上,他把塔塔露作为引诱帝国谍报人员出现的诱饵。塔塔露对此十分愤慨。


「真的十分抱歉!

 我万万没想到,他们会采取诱拐这种简单粗暴的行动!」


实在是可疑。虽然搭救她出来十分值得感谢,但是这手法也未免过于鲜明了。


「那么,为什么铜刃团的卫兵们都做好了闯入的准备?」


塔塔露毫不客气地提出了疑问,汉考克一如既往地微笑着回答。


「祈求最好的结果,同时也做好最坏的打算。这就是我做事的方式。」


这句话一说,塔塔露也只好耸肩以对了。

Sline.png

虽然闲聊不太愉快,但塔塔露也没有找到更多向汉考克生气的理由。

事件的老商人被赤诚组逮捕,威胁消除了。此外,「拂晓」所需求的物资,虽然作为不良企图的一环,事实上也集齐了,铜刃团的卫兵们借着营救行动的骚乱,牢牢地控制住了那些商品。

汉考克遵循雇主罗罗力特的一贯做派,将那些物资作为「通过现实利益进行的道歉」,无偿交给了「拂晓」,因此「拂晓」节省了大笔的经费。没错,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猛烈扭转。

但尽管如此,塔塔露心里还是抱有一个疑问。

到底从哪儿到哪儿是在算计之内呢。

陈列在黄金港第一防波堤的仓库,全部归黄金港奉行所所有,商人们是通过租借这些仓库来进行买卖的。从由于港湾设施赶不上商港黄金港的发展、慢慢陷入仓库容量不足的现状来看,其租赁权的价值同黄金等价。这样的仓库其中之一被老商人用于监禁,然后造成租借者缺失,回过神来变成东阿尔迪纳德商会签订了租借合同。这一连串事件的结果,使得他们获得了事业扩张的垫脚石。

目送堆满物资的船只出港,塔塔露偷偷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汉考克。

他,才是这次游戏的真正获胜者。操控局面,为自身和己方都带来了利益。这人是友方真是谢天谢地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察到了塔塔露的视线,他得意洋洋地说道。


「一切都会进展顺利的……是吧?」


果然还是不要称赞这个家伙了。总有一天一定要抢占先机,说得这个文雅男人无法反驳。塔塔露在心里坚定地发誓。

参考资料

1、国际服官方出版物《光の回顧録》,翻译:Shinwaryu

avatar
avatar
溪木
0

汉考克:那位冒险者真是迷人,讨好他身边的跟班一定能拉近关系:flushed:

6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