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可以清楚眺望皇都伊修加德」的地方所设立的石碑处,不知何时倚靠了一块盾牌。

黑地红独角兽……绘有福尔唐家家纹的地方,洞穿了一个大洞。毫无疑问,这是这个盾牌是他的东西的证据。失去不可替代的挚友,弗朗塞尔陷入悲伤之中,心如刀割。


「真是的,你啊总是这样……」


本应为了祭奠拿来的鲜花,他给攥坏了。


Hnwds3-1.png


和他第一次见面,十五年……不,是十六年前的事了。

这是在当时6岁的弗朗塞尔因为要在人前亮相、被父亲带着出席福尔唐伯爵举办的晚宴的时候。

来往于贵族圈子重要人物之间、一味用提前被教会的客套话进行不断寒暄的晚宴,对于幼小的弗朗塞尔来说,实在难以忍受。由于极度的紧张,一圈寒暄结束时,他已经疲惫不堪了。

因此他向父亲请求,到房子外面凉快一下。已经开始有些醉意的父亲两次应声答应了他,弗朗塞尔深感庆幸,在餐桌上偷偷拿了一小盘非常喜欢的布丁,离开了屋子。


「喝!呀!哈!」


弗朗塞尔刚想在福尔唐伯爵主宅旁边的凉亭处好好享受美食,谁料想那里已经有人了。是一个上半身赤裸,正在挥舞着木刀的少年。


「那个、你在做什么啊?」


弗朗塞尔话没细想就脱口而出。另一边,听见声音的少年尽管一时间惊讶于不速之客,还是粗鲁地回答。


「什么做什么……练剑啊。看不出来吗?」


Hnwds3-2.png


弗朗塞尔虽然是小孩子,但「晚宴是使人们着迷的东西」的观念也根深蒂固。

因此对于除了不喜人群嘈杂的自己之外、还有从会场中跑掉的人存在而感到惊讶。


「……但是,今晚是宴会啊?」


「那跟我没关系。

我的继母……福尔唐伯爵夫人不希望我出席晚宴。

父亲虽然说了没关系,但我更喜欢练剑……

因为要成为很棒的骑士,必须要会用剑啊。」


银发少年奥尔什方,是福尔唐伯爵的私生子,也是遭到伯爵夫人疏远的对象——要理解这种事,弗朗塞尔年纪太小了。因此,他更单纯地觉得这个拿着木刀、比他年纪大的少年和自己一样「讨厌晚宴」,所以对其抱有亲切感。


「那,要不要和我一起吃布丁?很好吃的哦?」


少年奥尔什方一副「这什么跟什么啊」的样子,没说话,挑了挑一边的眉毛。

就这样两个人相遇了,而且成为了朋友。


实际上他们两人差别很大。

要说共同点的话,那就仅有双方都是名门贵族子弟这一点而已。然而,一个嫡四子,一个私生子,地位的差别与生俱来。

老实巴交的书呆子弗朗塞尔和喜欢舞刀弄剑无所畏惧的奥尔什方,性格上也是正好相反。年龄上也相差6岁,体格上也差别很大。

然而,两个人不可思议地十分投缘。

弗朗塞尔羡慕着奥尔什方的强壮力量,而奥尔什方则感激弗朗塞尔的温和以待。对于在继母的监视下一直过着苦闷生活的私生子来说,邻居家的小四是为数不多可以轻松相处的朋友。

对这样的两人来说,转折点的到来是相识5年之后的事。


这一天弗朗塞尔照旧在父亲的带领下出席贵族圈子的例行活动。

他们是来参加在库尔札斯东部低地暗鳞湖畔举行的狩猎活动的。骑着陆行鸟追逐野兽的狩猎活动,对于贵族来说是十分重要的。这既是游戏,也是贵族之间的社交场,同时还是训练骑术和战术配合的军事训练。

将这一年刚满11岁的儿子带出来狩猎,对于一个父亲来说,这是作为贵族理所当然的行为。


「注意看猎鹰的动作。在那底下可有骑兵们驱赶的猎物。」


大概是为了建立其能有所收获的信心,父亲好几次对儿子做出了提醒。

别被父亲逼得出丑才好啊,少年弗朗塞尔心里想着。


「我去捕捉猎物了!」


他轻轻握着缰绳,用脚给心爱的陆行鸟发出信号使其奔跑起来,朝有了目标的湖畔林子而去。

虽然弗朗塞尔的武技有些差劲,但仅有经过奥尔什方严格训练的骑术这一项还算不错。由于骑在身上的人也不重,所以他的陆行鸟轻快地踩着大地奔跑,瞬间就把父亲的部下甩在了后面。

这时,可以看见前方的树林里飞起了几只野鸟。


「那边似乎有什么东西!」


弗朗塞尔的观察眼力确实不错,也有能让微小的变化逃不脱眼睛的冷静,然而对于气质温和的他来说,对来自他人的恶意过于迟钝了。

在树林中等待他的并不是野兽,而是想着绑架「贵族的笨蛋儿子」来换取赎金的恶徒。

状况在瞬间就发生了。被三个男人围困的弗朗塞尔,连逃跑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棍子猛敲,失去了意识。


醒过来的时候,他被绳子捆住了双手,嘴里被塞了一团脏布。

所在之处看起来像是猎人或者樵夫使用的山间小屋,但具体是什么地方无法知道。


「醒了吗,小孩儿……听好了,给我老实点……」


虽然是陈词滥调的威胁,但是对于11岁的弗朗塞尔效果显著。虽然试着在想父亲的骑兵们一会儿肯定会来救我的,但他怎么也驱散不了恐惧。

这时……一阵激烈的声音响起,山间小屋的门被打破,然后什么东西翻滚了进来。


「什、什么情况!?」


正在威胁弗朗塞尔的暴徒回头。

在他视线的前方,出现了腹部被刺伤倒在地上的同伙,和晃悠着站起来的银发少年的身影。少年手上狩猎用的匕首沾满了鲜血。


「你他娘的竟敢!」


被激怒的暴徒挥舞着手中的棍子敲过去,银发的少年——奥尔什方轻松地躲过身子,匕首精光一闪。伴随着野兽般的嚎叫,血液从男人的手腕喷射而出,棍子滚落在地上。

作为福尔唐伯爵的随从参加狩猎的奥尔什方,察觉到了好友的异常状况,立即赶到了这里。


「已经没事啦、弗朗塞尔!」


在被可靠友人用手取下堵嘴物的瞬间,弗朗塞尔大喊出声。


「犯人不止两个人,还有一个!」


然而,他的警告迟了。奥尔什方回头的时候,屋子后门正站着第三个男人。

看到流血倒地的同伙,震怒的男人把箭搭在弓弦上。


「赎金老子不要了……老子现在就杀了你们!」


弗朗塞尔觉得放出的箭矢异常缓慢地到朝他射过来。


「危险!」


猛然闭上的眼睛战战兢兢地睁开时,一切都已经结束。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回就真的是已经没事啦!」


拿着弓的男人流血倒地。而奥尔什方的左手腕深深刺入了一根箭矢。


「要是有盾就好了!」


原来他用自己的左手手腕挡住了射向弗朗塞尔的箭矢,然后进行了反击。对于没有任何犹豫就以身作盾保护自己的奥尔什方,弗朗塞尔除了感激还是感激。


就这样,艾因哈特家第四子绑架事件落幕。

此后,保住一命的其中一个犯人这样供述,他是被一个拿着剑的银发骑士所打倒的。而事实上狩猎用的匕首并不是剑,奥尔什方也不是骑士。不过,这虽然是不学无术的贫民的误会,在不久后成也为了现实。

因救出弗朗塞尔有功,奥尔什方被授予骑士爵位,同时获得了「银剑」的称号。

对为了祝福实现梦想的好友、并再一次表达谢意而来访的弗朗塞尔,奥尔什方笑着这样回答。


「很棒的骑士,就是要为民众和朋友作战的……仅此而已。」


参考资料

1、国际服官方出版物《光の回顧録》,翻译:Shinwaryu

2、蒼天秘話 日本語版,翻译:Shinwaryu

3、苍穹秘话 官方中文版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