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阿莉塞·莱韦耶勒尔来说,身为「爷爷的孙女」是她的骄傲。

她的爷爷……亦即将艾欧泽亚第七灵灾中拯救出来的贤人路易索瓦,是夏雷安历史悠久的名门莱韦耶勒尔家涌现出来的智者。阿莉塞作为他的孙女,不断进行着自我磨砺,学生时代就不欠缺收获优异成绩的努力。另一方面,虽然也曾因为与名家子女身份不符的淘气以及从对优秀哥哥的叛逆中培养出来的「一点点」毒舌而遭到周围人的责备,但是作为榜样的路易索瓦总体上来说也是个不循规蹈矩的人,这些细节还是不要在意了。


这天,阿莉塞正处在巡回于艾欧泽亚各地的旅途之中。

自然没有和哥哥一起,也没有带随从,连冒险者也没有同行,真真正正的一个人旅行。这是一次想要亲自用眼睛去观察这片爷爷用生命来守护的大地的旅行。

这会儿她正在萨纳兰地区四处行走,烈日当头。

就在她为了喝口水润润喉无可奈何进入沿街的酒馆时,「少来这套!」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骂声。她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一个大块头男人正对着一名身着朴素旅行装束的少女怒目而向骂骂咧咧。虽然少女态度坚定地回答着男人的话语,但是这反而引起了对方的更加不满,男人现在正一副要举起拳头打人的样子。

阿莉塞叹了一口气。野蛮的家伙和幼稚的争吵真是烦人。但是同时她也想到,要是爷爷在这里的话肯定看不过去的。


「这么热的天气,声音还这么大呵。自己闭嘴还是我让你闭嘴,你选哪个?」


阿莉塞的强硬而冰冷的声音,让暴怒之中的男人和身陷他人怒火的少女一起呆呆地转过脸来。

这就是,阿莉塞和少女行脚商人艾默莉的相遇。


Hnwds7-1.jpg


Sline.png


由于赶走艾默莉所说的「单方面强行进行不公平买卖的男人」的胆量和手段被看中,阿莉塞暂时接受了艾默莉所属商队的雇佣成了护卫。刚好这是他们和前一任冒险者的契约结束、正在寻找新护卫人选的时候。

这个商队虽然很平常地来回与在做着来回于城市与乡村之间的生意,但是由于他们善于抄各种近道,所以比其他商队速度快是他们的强项。他们的流浪生活、相互的交谈、所使用的工具等等,对于阿莉塞来说全都是新鲜的。觉察到这点的艾默莉为她进行了解说,虽然她只是以理解的表情点头……但是从艾默莉乐在其中的笑容来看,自己的兴趣盎然大概早就被看穿了。总而言之由于感到羞涩,所以每次都是阿莉塞最后来终止对话。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几天之后。

商队到达了锥峰原山麓的一个村庄。虽然不能跟乌尔达哈的城区相比,但是从来往的人数也可以窥见一二,这是一个很有活力的村庄。

途中阿莉塞顶多也就是从事驱赶堵塞道路的山羊群这种程度的工作。尽管如此,当所有的马车都安全地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她也不自觉松了一口气。她悄悄地下了决心,今后一定要对担任护卫工作的人更加的亲切友好。


然后过了一会儿,艾默莉来到了正在看着忙于进行生意准备的众人的阿莉塞身边。


「嘿,今天大家特别的忙,阿莉塞也来帮忙吧!」


「啊?那不行吧?让我帮忙卖东西什么的……!」


一点挣扎的时间都不给,艾默莉就拉着阿莉塞的手,拖他来到了伙伴们把商品运往其中的广场之上。变成了简易露天商店的广场上已经集结了一直盼望商队到来的村民,正在开始对着摆放出来的商品进行挑选。

阿莉塞吓了一跳,不禁后退了一步。这要是双胞胎哥哥在这儿的话,肯定会露出友善的笑容,立刻站到人群中间的吧。但是遗憾的是,现在在这儿的是和哥哥对比起来一贯高冷的妹妹。想着就这么撤退的阿莉塞,立刻被艾默莉逮到了。


「我们之前聊过了,所以价格肯定知道了吧?那就没问题了!」


「说什么没问题……不负责任啊!等会儿,艾默莉!?」


无视抗议的声音,艾默莉立即招待起了客人。「这个怎么卖?」哑口无言的阿莉塞眼前,一位中年女性指着作为商品的布匹问道。阿莉塞在布匹和女子之间不自觉地来回瞄了好几眼。余光里,艾默莉仅仅一瞬间地视线扫过来,浮现出恶作剧似的笑容。

……看来只好放弃抵抗了。阿莉塞看着四周越来越情绪高涨的客人们,叹了一口气。


Sline.png


也许是由于阿莉塞他们也很努力吧,买卖在红火的盛况中结束,那天晚上他们还获准住进了在村子一角的老旧旅馆。阿莉塞在狭小房间并排的两张床的其中一张坐下,浏览着以前在乌尔达哈买的跟咒术相关的书。在一天结束时阅读书本、把学到的东西作为笔记记录下来,这是她从学生时代就开始一直持续着的每日功课。书里如果有必须试验的记载,那么她第二天早上肯定会提早起床进行实践。


但是今晚由于从事不习惯工作的疲惫,即使想读书,也在看了几行之后眼皮就耷拉下来了。就在脑袋往下栽了好几次的时候,同屋的艾默莉结束了明日旅程的商量回来了。看见吓了一跳的阿莉塞慌慌张张压住将要从膝盖上滑落下来的书本的样子,她微微一笑。


Hnwds7-2.jpg


「今天勉强拉你帮忙真是不好意思啦。」


「没事,没什么的……其实还挺有意思的。」


艾默莉在空着的那张床上坐下来,看着阿莉塞,感慨地喃喃道。


「你每天都很努力学习啊。是为了不输给你哥哥吗?」


「可能一开始是吧。但是是爷爷这么要求我的,自然而然就习惯了。」


「嘻嘻,真是爷爷的好孙女啊。不过阿莉塞,累了的时候就应该好好睡上一觉哟!」


慢慢站起来的艾默莉,拿起阿莉塞膝盖上的书,塞上书签,合上了书页。无视发出「等一下,我还没……」抗议的阿莉塞,艾默莉把书往堆积如山的行李上一放,自己也要睡了一样伸了伸懒腰。


「阿莉塞,明天再继续吧。我们今天干了很多活,竭尽全力地活着了。

有了第一次进行买卖的经验,就算少读几页书,

纳尔札尔神也好……你的爷爷也好,肯定也不会责备你什么的。」


阿莉塞细细的咀嚼着这句话。这句在平时她肯定会看作借口严苛以对的话语,温暖了胸膛,放松了身心。这份温柔总觉得十分怀念。

一旁,艾默莉把手伸向了台灯。她浮现着一如既往如花一般的笑容,道了声「晚安」,把灯熄掉了。


那是和艾默莉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夜晚。


Sline.png


感觉到微微的光亮,阿莉塞睁开了眼睛。

从床上撑起上半身四周看了看,想起来了这里是格里达尼亚旅馆的一个房间。时间是刚好天亮……看来是做梦了。


和艾默莉一起旅行,是挺早之前的事了。

那个女孩已经不在了……就算找遍这个世界。

在那个村子做了生意的第二天,向着下一个城镇目标出发的商队遭遇了萨纳兰罕见的暴雨。那是在马车之间由于视野糟糕而比平时拉开了距离、在陡峭的悬崖之间夹着的小路中行进过程中发生的事。伴随着轰鸣声的沙石崩塌而下,把处于后方的一部分队伍吞没了。艾默莉所乘坐的马车,也在冰冷的泥土中消失了。

处于前方幸运逃过一劫的阿莉塞护卫着幸存的人们到达下一个城镇,在那里和商队告别了。她还没晃过神来愣愣地离开了那里,从离开的地方回了唯一一次头。渐渐消失的马车的身影突然之间让她心里一阵压抑,泪水夺眶而出。


从那之后,阿莉塞又变成了独自一个人。

经历着相遇和分别,回忆在小小的心里堆积,阿莉塞继续着旅行。

眼下的目的是对最近风闻的「与拂晓血盟分散的英雄等人」所进行的调查。虽然街头巷尾都是在议论伊修加德的骚乱,但假如那背后有跟蛮神相关的什么在活动的话……总有一天哥哥他们可能会被下绊子。


阿莉塞从床上下来,打开窗户,看向亮起来的天空。

今天要竭尽全力的活着。

她的眼瞳里映照着这份觉悟。


参考资料

1、国际服官方出版物《光の回顧録》,翻译:Shinwaryu

2、蒼天秘話 日本語版,翻译:Shinwaryu

3、苍穹秘话 官方中文版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