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令黑涡团全军,从现在起取消所有命令,所有部队自行撤退!」


这是一个苦涩的决断。

统率海都利姆萨·罗敏萨」军团「黑涡团」的女提督梅尔维布·布鲁菲斯维因,决定从加尔提诺平原撤军。

为阻止卫月达拉加布」坠落而召唤艾欧泽亚十二神降临的作战计划,在出现于崩碎四散的卫月之中的「黑之蛮神」面前,惨烈地瓦解了。虽然贤人路易索瓦仍在继续进行未完成的请神秘术,但是整个战线已经崩溃了。


「听好了!断后分队跟随大部队,掩护冒险者的特别陆战队优先撤退!」


梅尔维布考虑到为大义参战的人们,作出此命令,随后立即骑上了自己心爱的陆行鸟「胜利号」。


爱因扎尔!我要和大部队一起行动,指挥撤退!你负责确保退路,接纳并整顿脱战之后的部队!」


在这种时候,身边的部下应当阻止想要承担危险任务的提督才对。但是这个叫做爱因扎尔·斯拉菲尔辛的男人,清醒地判断出上司情绪冷静,因而仅用一个敬礼默默目送其离开。正因如此,梅尔维布才视其为心腹。


Svub1-1.png


「胜利号」,一只即使在大型战骑种群中也是体格特别优秀的陆行鸟,迈着强健的步伐冲向了战场。即使它圆圆的黑色眼珠最深处依然存在着恐惧,也强制将其克服,并听从了主人的号令,的确是一只优秀的陆行鸟。

然而,这个因祈求胜利而得名的名字没有得到应有的体现。如今,艾欧泽亚同盟军正在败退。

梅尔维布只要遇到陷入混乱的己方部队,就会为他们指示撤退的线路。

正在这时,她发现了正在朝大部队撤退的反方向行进、向帝国军队发起猛烈进攻的部队。那是由海盗势力合编而成的打击陆战队。


「你们在干什么!快撤退!胜负已经 是定局了!」


而对梅尔维布的叫声不置可否的,是三大海盗团之一的「红血圣女团」的头领,罗丝温。这位挥舞着美丽灵银色短手枪的女海盗大声吼道:


「开什么玩笑!我们死了多少人你知道吗!我要杀光这些帝国的爪牙!」


受到痛失同伴刺激的罗丝温,完全沉浸在了鲜血和复仇之中。

这女人已经不是用讲道理可以劝退的了。就在不停的争吵中,帝国军的后续部队正在持续地接近这里。


「该死!」


梅尔维布拔出悬在腰间的爱枪「死刑」和「歼灭」,枪口对准了迫近的敌军。

一发、两发,子弹从双管手枪中飞射而出,将敌人的步兵消灭。

三发、四发,射击在不断持续,然而敌人却越来越多。

紧接着在敌军的后方,出现了闪着黑光的巨大物体,比体型硕大的「胜利号」还要远远大得多。那是帝国军引以为豪的骑乘兵器,「魔导装甲」。装甲如同露出獠牙的野兽般张开大口,伸出巨大的炮身。然后梅尔维布看见了魔导加农炮的闪光。


「!」


她立即用脚一踢「胜利号」的腹部,驱使它躲了开去,总算避免了炮火的正面攻击,身旁升起了一团硝烟。然而,炮弹击打地面的爆炸声冲进了她的耳膜。

在一片异样的寂静中,梅尔维布感到自己的身体慢慢地倒了下来。她感觉到了腿上的暖热,是血。不过,不是她自己的血。

帝国兵发射的炮弹贯穿了陆行鸟装甲,给「胜利号」造成了致命伤——知晓这个,是后来的事了。


醒来的梅尔维布第一眼看到的,是熟悉的船舱天花板。

这是黑涡团总旗舰「凯旋号」后部的船长室。


「提、提督醒过来了!正漩将!正漩将!」


医务兵模样的男子冲了出去,不一会儿一个大块头男人进入了室内。


「您是不是稍微有点儿睡过头了啊,提督。」


那个叫爱因扎尔的男人露出了笑容,只是满是污垢的脸上掩饰不住疲惫。


「过了几天了?情况怎么样?」


「两天。我们现在在梅尔托尔海峡的海面上,正如您所看到的,在凯旋号上。」


爱因扎尔淡淡地向她讲述着这期间发生的事情。

由于受到帝国兵的射击,「胜利号」牺牲了。而在同坐骑一起倒下之际头部遭到重击而昏迷的她,被海盗团「断罪党」的团员抬回了后方。

另外,罗丝温虽然想要坚决抵抗到最后一刻,但日常与之对立的海贼团「百鬼夜行」的头领卡尔瓦兰强行将她拉上自己的陆行鸟,“绑架”一样带出了战场,身手矫健得就如同伊修加德的骑士,真令人吃惊。这件事大概令罗丝温感到了屈辱,直到现在她还在不停地骂卡尔瓦兰「没出息」。

总而言之,撤退之后的黑涡团的将士们与其他的同盟军部队一起退到了萨纳兰,并进行整编,分别搭乘停泊在黄昏湾的舰队船只,前往「利姆萨·罗敏萨」。


「虽然乌尔达哈炼金术士们说要保持绝对静养,最好不要挪动提督您。不过话说回来,您也不希望成为在船快翻的时候逃跑的船长对吧?」


梅尔维布经常把故乡「利姆萨·罗敏萨」用船来比喻,称其为「巨舰」。

爱因扎尔可以肯定,作为“船长”和提督的她,必然是打算在第一时间返回遭受灾难的故乡的。

没错,一旦恢复了意识,无论身负怎样的伤,以定会那样做的,这就是她的想法。心有灵犀洞悉自己所想并采取了行动的这个男人,让她感到信赖。


「那么,那个人没事吧?」


理所当然地,梅尔维布这么问道,打算听到理所当然的答案。

但是听到的回答却不像是一个一向体察入微的心腹所说的话。


「那个人?您在说谁?」


在作出撤退决定的时候,自己肯定是发出了希望「某人」平安无事、让其「优先撤退!」这样的命令。可是,是谁呢?

梅尔维布惊愕地发现,她想不起来了。

无奈最后只能接受爱因扎尔的说法,是自己头部被强烈撞击影响造成的记忆混乱而已。


不管怎样,之后的几天就像在惊涛中度过一样。

临近故乡威尔布兰德岛的舰队打捞上来了在海面上漂流着的好几个人。达拉加布的碎片散落到加拉迪翁湾的水里引发了海啸,那些人被卷了进去。

另外,本应作为舰队导引的「天狼星灯塔」,也被令人毛骨悚然的橙色水晶所包围,变得美丽而令人生畏。

由于神握角的保护,莫拉比造船厂幸免于海啸之中,是不幸中的大幸。梅尔维布在这个港湾设施里集结了「凯旋号」麾下的残存舰船,设立临时指挥所,迅速编成支援重建的舰队并派了出去。


Svub1-2.png


有获救的生命,必然也有救不了的生命。

不眠不休、不停在指挥救援活动的梅尔维布,总是不断地在脑中想起「某人」的存在。尽管如此,却也只能不顾一切地工作下去。


时间瞬间飞逝,到了解散莫拉比造船厂临时指挥所、将指挥系统转移到「利姆萨·罗敏萨」的日子。

今后,莫拉比造船厂将恢复它原本用于「造船」的功能。恢复后所造的第一艘船,将是黑涡团的军舰,这是前些日子的决定。

受邀作为新军舰命名者的梅尔维布,不假思索地用了「胜利号」的名字,为了将那一天无法握住的胜利握在手中。

同时,也为了能在某一天同「某人」再次相见,共同庆祝胜利……

参考资料

1、国际服官方出版物《光の回顧録》,翻译:Shinwaryu

2、第七霊災回顧録 日本語版

3、第七灵灾回忆录 官方中文版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