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还在诺弗兰特的天空被停滞之光所笼罩之前的事。

在自高窗倾斜而下的月光下,有一个人正认真地注视着烧瓶。他并不是这个孚布特王国主要民族的朵龙族或者迦震族,而是一位恩莫族的年轻人,拜克·拉各。

他为了解开「灵魂」的神秘之处,从王室那里得到了翠光城角落的一间屋子,争分夺秒、夜以继日地进行着研究。这天,虽然早就过了半夜,但他也还是没有离开实验台。就在这时,拜克·拉各有客来访。

来人是孚布特王国的二公主,保尔迪雅。

这位平易近人而且好奇心旺盛的朵龙族少女不知道为什么,对在这座华丽王城中像隐者一样生活的拜克·拉各非常感兴趣。她频繁来访,自顾自地聊一些身边的事,然后又离开。

Shdbr5-1.jpg

但今天不知怎么了,她完全没有开口说话。

觉得奇怪的拜克·拉各回头看她,发现她的脸色少有地阴沉。


「比雅,莫非你心情不好?」


拜克·拉各亲切地叫着她的爱称。但是她目光游移,心不在焉。


「哈哈,是关于你的姐姐绍尔迪雅公主继承了三种国宝一事吧?

 看来身为二公主的你不是很高兴」


在孚布特王国,装饰了双头狼图案的三件首饰,被当作国宝由王位继承人代代传承。不久前刚刚确定,国宝将由大公主绍尔迪雅继承,这实际上就意味着王储之位已经确定。

即使拜克·拉各再怎么对人类社会不熟悉,这点程度的信息还是知道的。


「不是的!

 不管什么时候都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姐姐,正应该继承王位啊!

 我的愿望是继续辅佐姐姐……但是父王他要我嫁人……!」


看着双肩震颤、潸然泪下的保尔迪雅,拜克·拉各为自己的不谙世事而后悔。


他之前在同伴们那里听说过人类对王位充满欲望,没想到她却是例外。

那么,应该怎么安慰她才好呢。拜克·拉各正在思考的时候,又有新的客人来访了。那是身披白色斗篷的清瘦朵龙族,宫廷魔法师塔德里克。

没有得到允许就闯进室内的他,一进来就装腔作势地开始说话。


「啊,保尔迪雅殿下,我完全能够体谅您的心情。

 可是您的父王,为了向国内外强烈表明王位由绍尔迪雅公主继承,

 要将二公主您远嫁他国,这是要把您置身王室之外啊」


面对突然的来访者一副惊诧不已的样子,保尔迪雅回答道。


「……当然,我很清楚。

 父王希望国家安宁的愿望比任何人都强烈……但是……!」


「没错,没错,您的心情我很能理解。

 我向您的父王也会理解,强求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

 所以,就让我塔德里克作为王室的顾问就此事与陛下商谈吧!」


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支持,保尔迪雅的脸色又恢复了与生俱来的开朗。


「哎呀,真的吗!?

 谢谢你,塔德里克……多么令人安心的话语啊!

 要是换成拜克·拉各的话……大概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吧?」


面对笑着用言语戏弄自己的她,拜克·拉各耸了耸肩。

Sline.png

几天后。

保尔迪雅来到拜克·拉各的研究室,告诉了他婚姻一事的结果。看来塔德里克的劝说起效了,罗尔德里克王收回了让她相亲的成命。

然而,国王以她可以留在宫廷为交换条件,要求她舍弃二公主的身份,成为一名宫廷魔法师。


「但是,我都没有魔法才能……

 所以我来找你商量。之前我听你说过,

 在研究灵魂的过程中,发现了可以激发人潜在能力的秘术……」


像是要逃避她紧盯不舍的视线一样,拜克·拉各闭上双眼,摇了摇头。


「不行的,比雅,这项研究还在进行当中。

 虽然我完成了可以短时间激发肉体生命力的秘药,

 但是要想激发魔法才能,就必定会对灵魂本身造成不可逆的影响」


拜克·拉各急切地解释着此事的危险性。

灵魂是十分脆弱的东西,一旦一个不小心,别说激发人的潜在能力了,就连肉体本身也有可能受到影响。

但是,保尔迪雅没有放弃。


「求你了,拜克·拉各。我想和家人一起生活……!

 如果不能成为宫廷魔法师,不要说辅佐尊敬的姐姐,

 就连和你这样聊天也做不到了!

 我不要这样,绝对不……!」


对于拜克·拉各来说也深有同感。

他也不想和王城中唯一可以敞开胸襟谈天说地的好友分别。如果说有什么是可以跟她对自己的友善进行等价交换的,那不就是实现她唯一的愿望了吗。

一阵苦恼之后,拜克·拉各勉强点了点头。


第二天,保尔迪雅在魔法的试炼中才能被承认,成功成为宫廷魔法师。

Sline.png

虽然身份变了,但在那之后保尔迪雅还是频繁造访研究室,继续着天马行空的谈笑。看着她的笑容,拜克·拉各心里对教了她危险秘术的后悔多少减轻了一些。


「话说回来,手镜湖那里不是好像出现了未知的魔物吗。

 比雅你也要小心啊?」


现今的罗尔德里克王登基数十年间,孚布特王国没有卷入大的战乱,一直享受着和平。然而几天前,发生了不知道从哪里入侵进来的魔物杀害了牧羊人的事件。虽然借助王国骑士的力量将魔物击退了,但在城堡下的动荡还没平息之前又发生了同样的事件,混乱进一步加剧。

而随着调查的深入,魔物并非从其他地区入侵这一事实浮出水面。它们是由国内居民变化而来的。明天一觉醒来邻居是不是变成魔物了——人们陷入疑神疑鬼状态当中,恐惧激增。

见事已至此,罗尔德里克王下令,在王国骑士团基础上,宫廷魔法师们也加入搜索。然而,在两大组织统帅者不在的情况下,现场反而更加混乱。

在这当中,如彗星从天而降一般使事态好转的,是大公主绍尔迪雅。


「姐姐真的好厉害啊!

 她率领着迦震族的王国骑士在最前线战斗!」


保尔迪雅这么兴奋地说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由于被认同为下一代国王的绍尔迪雅的阵前指挥,平常一向对立的王国骑士和宫廷魔法师团结一致,开始在与魔物的战斗中占据优势。

虽然原因的探明进展困难,但警戒态势得到强化,发生魔物的变异也得到了迅速应对,防止了受害范围的进一步扩大。


另一方面,拜克·拉各的心中十分不安。因为人变成魔物这种现象,在他心里已经有所猜测。

如果运用他教给保尔迪雅的秘术,改变灵魂的存在方式,从理论上是可能使人堕落为形如魔物的异形的。

但是,那个天真烂漫的比雅会将秘术用于作恶是不可能的。拜克·拉各挥去脑中的疑惑,投入到了研究中去。


这期间,发生了指挥调查的绍尔迪雅被魔物袭击而受伤、作为护卫的王国骑士被追责流放的事情。然而就算听到了这个传言,拜克·拉各依然两耳不闻窗外事,全身心把自己关在研究室里。

不管犯人是谁,总有一天会被人揪出来进行处罚。与罪行进行等价交换的,是惩罚。他始终相信,世界就是这样保持平衡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日子。

这一天,拜克·拉各依然在自己的研究室摇动着烧瓶。

突然房门像是被踹似的打开来,有人冲了进来。那是负责王室起居的恩莫族苏儿·欧儿。


「大事不好了,拜克·拉各!

 魔物事件的背后黑手找到了!」


焦急等待的这一天终于到来,然而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令人恐惧的一天。

拜克·拉各尽最大的努力使自己保持冷静,询问苏儿·欧儿结果。


「是宫廷魔法师塔德里克!

 冒险者们查出来,正是他引发了这次事件!」


没有听到保尔迪雅的名字,拜克·拉各心底一安。


「我现在要跟冒险者们一起去追塔德里克!

 城堡里已经到处都是魔物了,你可别到外面来!」


朝着飞奔出房间的苏儿·欧儿的背影,拜克·拉各追问。


「比雅……保尔迪雅在哪里?」


「还在她自己的房间里,不用担心!

 我拜托了一位冒险者前去保护她!」


一边看着飞奔而去的族人,拜克·拉各一边为好友感到担心。几天前,他遇到了前来事件进行调查的冒险者们。他们交谈起来很友善,自己还帮着他们收集了情报,但是也不能就这样全盘相信他们。他坐立难安,离开了研究室。

但就没有什么战斗手段的他而言,能做的充其量就是在碰到魔物的时候躲到隐蔽处而已。结果就在被发现后四处乱窜之际,有人介入了进来。


「让开! 小狗!」


那是一位一刀就把野兽般的魔物斩杀的菁灵族剑士。她银灰色的头发紧紧扎起,冷冷地瞥了一眼难看地倒在地上的拜克·拉各后,也没伸手扶一下就跑远开去。

那是阿尔博特的同伴——如果是的话苏儿·欧儿所委托的冒险者助力就是她吗。拜克·拉各就连被叫做小狗也忘了生气,拼命向那个背影追去,然后发现她一脚踹开了保尔迪雅房间的门。


「太无礼了!」


愤慨的拜克·拉各推开菁灵族剑士挤进房间。


——她在那里。


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拜克·拉各背后,剑士拔出剑握在手里走了出来。


「啧……来迟了吗……至少能做的,就是咬咬牙……」


看着沾染了魔物鲜血的剑尖指向保尔迪雅,拜克·拉各回过神来。


「不要啊,快住手!」


「别说傻话了……你看她的左手,已经开始变异了!」


这个拜克·拉各当然也是知道的。

但是,就算这样——他绝对不认可。杀死好友,怎么可能做得到。


「拜托了,我是研究灵魂的专家!

 我要救她……所以,别杀她……!」


变异是不可逆的——虽然他比谁都对此有更深的理解,但除了这样说别无他法。

看着抱住她腿部的拜克·拉各,菁灵族的剑士叹了一口气。


「那么在她开始袭击人之前,只能把她关起来了。

 这里是王城,地牢总是有的吧?」


最终,态度恶劣的剑士弄晕保尔迪雅,陪着他到了地牢。虽然本来眼看着就要完成任务、回到正在追捕幕后黑手塔德里克的同伴们身边去的——

拜克·拉各在昏暗的牢房里,等待着好友醒来。

然而醒来后的人,虽然还保留着原来的外貌,内心却像是变了一个人。


「可恶的塔德里克,竟然背叛……!

 明明说好了杀掉姐姐之后,要推举我做女王的!

 就是为了这个,我才从拜克·拉各那里骗来了秘术……!」


保尔迪雅似乎看不见眼前的拜克·拉各。

她专心地用自己的血在墙壁上开始写些什么。


「只要姐姐、只要姐姐不在了……!

 我就可以一直和家人在一起了……!

 只要绍尔迪雅不在了!!」


拜克·拉各愣住了好一阵子,然而还是忍不住叫喊了出来。


「你的家人里,不包括绍尔迪雅公主吗!?

 比雅! 你不是比谁都敬爱她吗……!」


然后不知怎的,保尔迪雅慢慢回头,睁大眼睛。

就像想起了某些已经忘记了的东西。


「对啊……我,和家人……父王和母后,还有姐姐……

 好奇怪,为什么会忘记呢……」


保尔迪雅无力跌坐在地上,身体里肉眼可见地飘出黑烟。

拜克·拉各直觉感到,是塔德里克的诅咒束缚了她的心。


「对不起,拜克·拉各……我的朋友……

 想要最后……好好地……道歉………………」


一行泪水划过了她的脸颊。

在那一滴泪水洒落在冰冷的石头地面之前,保尔迪雅的肉体完全变异成了魔物。


这天之后,拜克·拉各消失了踪影。


由于一连串事件而失去了下一代国王的孚布特王国,在光之泛滥后无法与袭击当地的食罪灵群对抗,最终弃国而去。

在翠光城被放弃之际,留下了某位王国骑士由于怜悯曾经的二公主而打开了牢房的传闻,但在那之后,保尔迪雅究竟如何了,真相已无人知晓。

Shdbr5-2.jpg

参考资料

1、漆黒秘話 日本語版,翻译:Shinwaryu

2、暗影秘话 官方中文版

avatar
avatar
血红雪月
0

sdlwsl

2个月
avatar
0

我哭了

2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