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之禁城

  (本篇对应游戏内版本 3.0主线剧情

  因为陷入阴谋而从被鲜血污染的庆功宴会上逃脱的英雄,在极少数朋友的陪伴下造访了伊修加德。得到盟友奥尔什方掩护的一行人,在风高雪骤的北方之地怀抱重整旗鼓的信心开始前行……

壮丽的皇都

  凭借“拂晓”贤人们的帮助逃出王宫的光之战士,在萨纳兰的荒野与阿尔菲诺再次相会,并在恒辉队的将领皮平以及贸易商人、西德等人的帮助下成功摆脱追兵,逃向北方的库尔札斯。做出这个选择的理由,是考虑到不管是水晶义勇队还是铜刃团,也不可能未经允许就踏入伊修加德疆域之内。

  这之后,在巨龙首营地,受到盟友奥尔什方庇护的一行人在其周旋下,作为四大名门之一“福尔唐家”的正式客人被招待前往伊修加德。如此踏足皇都的一行人此后以福尔唐伯爵府为据点,重新开始重整旗鼓的活动。

成为光之战士等人监护人的埃德蒙·德·福尔唐伯爵,作为伊修加德的大贵族,罕有地采取了积极协助冒险者等国外势力的积极立场。此后他将一系列重要事件记载在回忆录《苍穹之禁城》中,把具有很高史学价值的资料留给了后世。

  阿尔菲诺一边接受福尔唐伯爵的委托开展工作,一边与贤人于里昂热取得联系,着手寻找行踪不明的盟主敏菲利亚和其他贤人。另一方面,光之战士开始协助福尔唐家的少爷们执行任务。在此过程中,英雄脚踏实地地取得了相当的功绩。在同埃德蒙伯爵长子阿图瓦雷尔一起进行的任务中,不仅救出了失去联系的巡逻部队的骑兵,还同“冰之巫女”进行了接触,成功发现了异端者势力的基地。此外同伯爵次子埃马内兰进行的任务也进展顺利,并且查明栖息在阿巴拉提亚云海兽人种族——瓦努族已经召唤出了云神俾斯麦”,从而揭开了新蛮族问题面纱的一角。

  虽然通过这些成果,光之战士等人在皇都构建起了坚实的立足之地,但是伊修加德贵族社会那种危机一旦解除就开始互相掣肘的坏传统成为了拦路虎。开展情报收集活动的阿尔菲诺和塔塔露与形迹可疑的下层平民进行接触一事遭到诘问,被告发为异端。面对这个危机的冒险者遵从艾默里克的建议,在“决斗裁判”中出战。这是一种在战争神哈罗妮见证下与告发者进行战斗、根据胜负辨明真相的神明裁判方式。作为代替不能战斗的塔塔露的代理斗士站上神圣裁判所斗技场的光之战士,与作为告发者的苍穹骑士格里诺及波勒克兰进行了对决。最终漂亮地击败了对手,成功使同伴无罪释放。

永恒的光辉

  在阿尔菲诺和塔塔露经过与苍穹骑士的决斗、光明正大恢复自由之身的同时,光之战士受到教皇托尔丹七世的邀请前往教皇厅。教皇亲自就苍穹骑士格里诺·德·泽梅尔无理由的告发进行了道歉。并且,托尔丹七世屏退了其他人之后,在表明自己曾经被“无影”所接触这一事实的同时,提出了与之对抗的协助请求。

  而混乱局面还在继续。回到福尔唐伯爵府后,众人根据塔塔露在被告发前所掌握的信息,了解到“劳班局长即将被处决”这一传言正在乌尔达哈蔓延开来。如果传言属实,那就没有时间在这里悠闲地“惹是生非”了。阿尔菲诺和冒险者一起,决心救出劳班局长,并在接受利姆萨·罗敏萨梅尔维布提督提供的情报的同时与多玛忍者合流。在查明行踪后立刻扫除了水晶义勇队的阻挠,并救出了劳班。

  就在那时,意料之外的助力者出现了。在逃离禁闭空间的一行人面前,神秘的使者驾着陆行鸟篷车出现,协助他们逃走。等待着为了隐藏行踪而前往“沙之家”的他们的,是沙蝎众之一、纳尔札尔教团的总主教杜菈菈。据她所言,事情真正的幕后黑手,是沙蝎众的代表人物罗罗力特·纳纳力特。他在提前知悉泰勒吉·阿代勒吉暗杀女王的计划后,收买了作为计划执行者的侍女,将致死毒换成了昏睡毒。也就是说,娜娜莫女王其实并没有死,而是直到现在还陷入昏睡状态并被软禁在王宫里。知晓敬爱的女王仍然活着的劳班坚定决心要救出女王,并等待着反击机会的到来。


希瓦与伊塞勒.jpg

搜寻伊塞勒

  就在萨纳兰扣人心弦的救人行动成功结束之后不久,皇都“伊修加德”传来了紧急战报。邪龙尼德霍格”所率领的龙族军团正在进行再次进攻皇都准备的预兆已经被确认。面对这个事态,埃德蒙·德·福尔唐伯爵对作为客人的光之战士一行传达了希望他们考虑一下包括避难离开皇都在内的安身之策。不用说,抛弃将被通缉的自己一帮人收留的恩人和盟友逃跑离开,这是不可能的。光之战士众人坚定了和龙族对抗的决心。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只是单纯留在皇都为防御出力。根据阿尔菲诺的提案,他们计划通过异端者的领袖“冰之巫女”和龙族进行对话,从而打消巨龙们攻击皇都的想法。这个伊修加德人民绝对不会去想的主意,在意料之外的同行者——苍天之龙骑士“埃斯蒂尼安”的加入下,转向实施阶段。在库尔札斯西部高地追踪异端者的行迹,成功再次见到伊塞勒的一行人,成功说服了她。在此过程中,从伊塞勒的口中了解到了被称为“龙诗战争”的这个人类与龙族持续了千年的长久战争的缘由。

  1200年前,有一群迁徙到库尔札斯地区的精灵族。虽然最初他们和龙族对立,但不久之后由于一个名为“希瓦”的女性和圣龙赫拉斯瓦尔格”之间跨越种族的爱情之故,两族之间关系的转机到来了。然而虽然圣龙被希瓦所吸引、接受了她的爱意,但与具有万年漫长生命的龙族相比,人类的一生实在是太短暂了。最终苦恼于时间将把两人生死隔绝这个现实的希瓦,为了把自己化作以太能量和升龙的灵魂相依偎,恳求圣龙将自己吞食。于是,在圣龙为之烦恼的最后,还是接受了希瓦的意愿。以这个“为爱而死”的悲剧性事件为契机,人类和龙族迈出了融合的一步。

  就这样,人类和龙族共同在龙堡地区筑起了美丽的国度。然而这个蜜月期并不长久。大约200年后,得知龙族强大力量的源泉是他们眼睛的人类,为了满足一己私欲,欺骗并杀死了七大天龙之一,夺取了她的“龙眼”。此后,巨龙们为了夺回被夺走的眼睛,开始了持续的战斗。

  伊塞勒以与圣龙“赫拉斯瓦尔格”邂逅为契机“看到”了这些事实。没错,她和光之战士一样,拥有跨越心壁看见过去的能力,也就是“超越之力”。对于伊修加德的龙骑士埃斯蒂尼安来说,“冰之巫女”所说的这些始终无法完全相信。但是拥有同样异能的光之战士可以验证这些话语的真伪。这时阿尔菲诺提出了为了阻止邪龙的进攻、希望伊塞勒协助他们与圣龙进行对话的请求。为了“阻止人类与龙族之间的争斗”这一共同目的,曾经的敌人暂时开始携起手来。冒险者在阿尔菲诺、埃斯蒂尼安、伊塞勒这个奇妙同伴组合的陪伴下,向着位于西方的龙族根据地“龙堡”地区前进。

搜寻伊塞勒.png

骨颌族蛮神

  在伊塞勒的指引下,一行人踏足龙堡参天高地,在陆行鸟之森的“尾羽集落”中途落脚,进行最后的准备。然而,在这个猎人村落里,他们收到了在龙堡栖息的兽人种族“骨颌族”活动异常频繁的警告。于是,正如警告所说,他们在前往圣龙眷属所栖息的“不洁三塔”途中就遭遇到了骨颌族的阻挠。而且通过与管束圣龙眷属的白龙“维德弗尼尔”的对话,得知了骨颌族进行蛮神召唤、开始对龙族进行攻击一事。

武神罗波那.png

  要到达圣龙所栖息的翻云雾海,必须要翻越灵峰“索姆阿尔”。作为维德弗尼尔为他们开拓山道的交换条件,答应应对处置骨颌族蛮神的一行人向来路折返,前往骨颌族“离群一族”所聚居的“自由脑窟穴”。然后,为了讨伐骨颌族主流派势力“同心一族”所召唤的武神罗波那”,伊塞勒和光之战士前往了“唯一脑窟穴”。

  为了和罗波那进行接触,他们故意成为骨颌族的俘虏,并充当祭品。成功实现了这个伴随着危险的作战计划的伊塞勒和光之战士们,正如计划中的一样被送到了武神的面前。伊塞勒迫切希望通过一场胜利来抵消面对巨龙时的狼狈,向罗波那发起了挑战。武神罗波那接受了挑战,于是战斗开始。伊塞勒利用骨颌族为了召唤武神而收集的水晶使冰神“希瓦”降临在自己身上,并勇敢地发起了进攻。蛮神之间的战斗激烈异常,然而在罗波那压倒性的武力面前,伊塞勒败下了阵来。之后光之战士也与之进行了激烈的战斗,虽然最终打倒了武神,但这是一场只要走错一步就有可能丧命的危险胜利。

云海莫古力族

  维德弗尼尔收到讨伐武神的成果报告后,维德弗尼尔实现约定打开了通往灵峰的山道。就这样登上灵峰来到翻云雾海的这一行阔别千年的来访者们,却在这片云海之上发现了令人意外的身影——莫古力族。决定和云海莫古力族进行接触、打听圣龙的去向的冒险者们,为了和隐藏行踪的莫古力们进行沟通,求助了格里达尼亚嘉恩·艾·神纳。在森林莫古力族“库啵洛·叩普”的伴随下,与到处藏身的云海莫古力族深入交流,成功借得了可以呼唤圣龙的喇叭。

  于是一行人在云海莫古力族的指引下前往“天极白垩宫”,通过吹响喇叭呼唤圣龙“赫拉斯瓦尔格”,成功达成了期望的会面。然而见面后他们所听到的真相,远远超出预料之外。

残酷的真相

残酷的真相.jpg

  面对伊塞勒帮助人类和龙族和谐相处的请求,圣龙“赫拉斯瓦尔格”的回答充满了愤怒之情。通过与圣龙的相遇而看见了过去的真相、通过召唤圣女希瓦的灵魂降临自身而了解了她纯洁的内心,伊塞勒所说的这些,被圣龙正面否定了。作为蛮神被召唤出来的冰神“希瓦”,只不过是伊塞勒在幻想中创造出来的神,跟圣女“希瓦”完全不同。而且,伊塞勒所“看见”的过去,也不过是“真相”的其中一部分而已……

  圣龙“赫拉斯瓦尔格”讲述道,人类和龙族和平共处了200年之后,当时的伊修加德国王“托尔丹”与麾下的十二骑士共同策划,谋杀了七大天龙之一的“拉塔托斯克”,夺走并吞食了她的双眼,获得了超凡的力量。因为同胞妹妹的被杀,尼德霍格的狂怒也就完全在情理之中了。然而,在杀死了托尔丹王、打倒了近半数骑士的同时,尼德霍格也被夺去了眼睛,不得不撤退而去。

  讲述了整个持续千年的“龙诗战争”的起始“真相”的圣龙,接下来也揭示了邪龙“尼德霍格”的真实目的。邪龙通过持续不断的战争使伊修加德民众身心俱疲,从而使一部分人在同龙族的战斗中堕落,接着使他们喝下“龙血”。作为曾经吞食了“龙眼”的十二骑士后裔的伊修加德民众,身体之内会存在着“龙族因子”。让他们喝下充满了魔力的龙血之后,唤醒体内的这些因子,就能使他们的肉体发生变异,从而成为龙族的眷属……邪龙的复仇,正是要通过这样来永远支配伊修加德的人类。

  对于企盼战争永久持续的邪龙来说,是没有对话交涉的余地的。说出了打碎伊塞勒幻想的真相后,圣龙再无其他话语,飞向云海而去。对话终以失败告终。

老朋友与新翅膀

破魔艇原画.jpg

  众人没有能够得到圣龙的协助。然而苍天之龙骑士埃斯蒂尼安没有一丝动摇,原本就对对话路线持质疑态度的他,表达了讨伐邪龙才是守护皇都的唯一出路的观点后,立刻开始了行动。一行人留下茫然自失的伊塞勒,朝着邪龙所潜伏的“龙巢”前进,希望通过与邪龙的直接对决将对皇都的攻击防范于未然之中。

  但是,“龙巢”周围环绕着强烈的暴风,并非轻易可以靠近的。见此光景,阿尔菲诺想起了以前讨伐风神时候的经历,提议寻求西德的帮助。于是在埃斯蒂尼安留在翻云雾海进行监视的同时,冒险者和阿尔菲诺返回了皇都。他们拜访了在伊修加德从事飞空艇技术指导工作的西德等人,得到了出借小型飞空艇“破魔艇”的承诺。但是破魔艇作为一种新型号,还处在最后调试阶段。在等待其完成的这段时间,光之战士等人收到了劳班的协助请求,去往了他的身边。

苏醒

  在黄昏港的“沙之家”重逢的劳班,虽然只剩下一只手,但曾经的霸气完全回到了身上。他叫来光之战士的原因,是知道了实际实施暗杀娜娜莫女王行动的侍女行踪。为了确保将其控制,希望能够借助光之战士的力量。

  事情在防备警戒共和派的动向中迅速得以进展。前往侍女藏身之地白银集市的一行人,在集市角落的一间民居里发现了她。众人围住了她,想要问出用于“暗杀”的昏睡毒的种类。然而就在侍女即将松口之时,幕后黑手在杜菈菈的带领下出现在众人面前。罗罗力特亲自表明,自己并没有暗杀女王的意思,而只是为了阻止着急将国家转向共和制的女王、同时除掉私欲膨胀无法抑制的泰勒吉·阿代勒吉而已,并且水晶义勇队的队长伊尔伯德也是自己送上门的棋子。但是在如何处置劳班的问题上,罗罗力特和伊尔伯德的观点也是对立的。与想要在女王归来时机成熟之时放劳班一条生路的罗罗力特不同,伊尔伯德无论如何也坚持要将劳班处以极刑。于是彼此的合作关系破裂,水晶义勇队单方面决定尽快执行死刑。在花了一会儿功夫把真相讲完之后,罗罗力特为了表示和解,拿出了能够让娜娜莫女王醒来的解药。

  为了女王陛下,劳班即使正处于震怒之中,也接受了这个和解。于是沙之女王娜娜莫·乌尔·娜莫从漫长的昏睡中醒来,曾被当做罪人的劳班也官复原职,再度就任恒辉队局长。

狩猎邪龙

狩猎邪龙.jpg

  确认了沙都“乌尔达哈”的混乱正在逐渐平息的光之战士等人,再次前往了皇都。小型飞空艇“破魔艇”已经在加隆德炼铁厂每一个人的携手打造下已经达到了完美状态。实行狩猎邪龙行动的时机到来了。

  再次与众人合流的埃斯蒂尼安向神殿骑士团总部的艾默里克报告了情况,并告知了强攻龙巢的作战计划。这个时候还发生了艾默里克表达了作为伊修加德骑士的一员参加作战行动的意愿、但被埃斯蒂尼安以以防万一还是专心指挥皇都的防卫为由说服了这样一幕。 阿尔菲诺虽然也表示了要同行,但被埃斯蒂尼安以实力不足拒绝,而且无法反驳。于是,苍天之龙骑士和光之战士所发起的历史性的邪龙讨伐作战开始了。

  七大天龙之一的邪龙“尼德霍格”是十分强大的存在。但是,埃斯蒂尼安有应对的秘策——利用长久以来被教皇厅藏匿并成为历代苍天之龙骑士力量支援的邪龙“龙眼”来封住其原本主人的邪龙之力,然后在邪龙力量被束缚的间隙,由弑神英雄担任攻击的角色。这是伴有“龙眼”被夺走风险的、克服不利条件获得胜利的唯一方法。之后,作战取得了成功。在光之战士进行猛攻的间隙,埃斯蒂尼安一跃而起,将龙枪“盖博尔格”插入邪龙的独眼中并将其挖出,夺得了胜利。

龙诗之始

龙诗之始.jpg

  在千年的漫长时光以来一直对伊修加德构成威胁的邪龙终于陨落。在那一瞬间,光之战士通过“超越之力”看到了过去的片段:与邪龙“尼德霍格”战斗终了之后,建国十二骑士近半数牺牲,邪龙的双眼拿在了初代苍天之龙骑士“哈尔德拉斯”等幸存者手里。然而哈尔德拉斯拒绝了继承亡父托尔丹的王位,选择了为了清算背叛的过失而踏上一个人与龙族战斗之旅。剩下的十二骑士也因为失去了少主,一个一个地离去。最后剩下的4名骑士,也就是四大名门的先祖们,决定会同正教的圣职者一起伪造历史,指引伊修加德的前进方向。

  从光之战士所看到的“真相”片段中,埃斯蒂尼安产生了新的疑问。如果建国十二骑士已经挖出了邪龙的双眼,那么现在自己所夺得的“龙眼”又是谁的呢?

  埃斯蒂尼安和光之战士返回了“天极白垩宫”,和沉浸在悲伤中的伊塞勒汇合。并且唤来圣龙,将“龙眼”归还。没错,现在所夺得的这颗“龙眼”,是圣龙给予邪龙的,即使知道永无休止的复仇之战开始了……圣龙说道,被与所爱的希瓦一样的“人”所背叛,血亲的“拉塔托斯克”被杀,“尼德霍格”被推至疯狂的深渊,这种状况下,怎么才能对人类不感到绝望。而了解了龙诗战争起始的一行人,只有茫然而已。

皇都骚动

皇都骚动.png

  虽说已经讨伐了邪龙“尼德霍格”,但争斗绝非短时间内可以收敛的。一行人收到了皇都伊修加德遭受众多异端者进攻而陷入骚乱状态的情报。在绝没有发出那样攻击命令的伊塞勒的陪同下,他们紧急赶回了皇都。穿过燃起战火的皇都街道强行介入争端双方正当中的光之战士等人,凭借伊塞勒的游说,总算是成功使异端者撤退了。然而由于出现了众多的牺牲,新的仇恨正在使人与人之间的争斗加剧。

  皇都的骚动仍在继续。知晓了光之战士带回的惊人真相的艾默里克,为了质问通过传授伪造的历史引导人民走向战争的教皇,只身前往了教皇厅。除了四大名门祖先之外的其他幸存的建国十二骑士放弃爵位这一事实,打破了贵族和平民之间的阶级神话。一旦失去了龙族这一共同敌人,支配者和被支配者之间的战争将会席卷而起。伊塞勒已经知道“真相”,即便教皇厅如何地否认,流言的散布也无法被阻止。而流言一旦成为纠集心怀不满者的力量……对内乱状况已有预测的艾默里克下定决心,现在的伊修加德必须要走向变革。如果自己被告发为异端而被拘禁,这正说明教皇承认了“真相”以及“期满”……这是一个虽然鲁莽,但不失为热血的行动。

  于是光之战士们紧急做出了决定。神殿骑士团的得力干将露琪亚表明立场,一旦艾默里克阁下没有及时归来,她将率领忠诚的部下杀进教皇厅。而对此,福尔唐家的骑士奥尔什方也持一致态度。光之战士和阿尔菲诺也同意了这个决定,历史的车轮开始转动。

为了盟友

  看到光之战士的决心,埃德蒙·德·福尔唐伯爵也打定了主意。他承诺福尔唐家将支援艾默里克阁下的行动。而露琪亚提及,应该加入我方的势力,在这个皇都里还有。那是以云雾街的下层居民为主集结的一支“反抗组织”。如果反对贵族高压统治的他们能成为我方力量的话,与教皇厅的对立就更有胜算了。于是,担负游说交涉任务的阿尔菲诺和冒险者立刻前往云雾街,开始寻找被称为“长耳”的反抗组织领导人。

  然后在步步坚实的打听后,成功和“长耳”希尔达进行了接触。然而即将开始进行交涉之时,苍穹骑士沙里贝尔出现在现场,逐渐发生战斗。虽然总算是击退了沙里贝尔,但也了解到,教皇一方已经察觉到了艾默里克一方的行动,开始有所动作了。前来会合的露琪亚委托希尔达等人的反抗组织发动四大名门骑兵团中的同伴们联合闹罢工,一旦压制了贵族私兵的行动,即使有一半的神殿骑士团听从苍穹骑士团指挥进行教皇厅的防御,在战力上我方就有五分以上有利了。希尔达也认同了露琪亚等人的认真劲,郑重承诺进行协助。

  然后,对教皇厅的进攻终于开始。露琪亚和奥尔什方等人以地下监狱为目标,前往救出艾默里克阁下。与此同时光之战士们向顶层进发,目的是抓住教皇。这个作战行动在各方的努力下看到了成功的希望。事实上,光之战士们的确将阻挡去路的苍穹骑士接连打倒,攻上顶层,缠住了试图逃走的教皇。而且,向地下进攻的露琪亚等人也平安将艾默里克救出,众人成功会合。然而就在此时,悲剧发生了。为了阻止试图乘坐飞空艇逃脱的教皇,光之战士和奥尔什方冲了上去,而此时苍穹骑士团总骑士长泽菲兰在他们背后使出超越人的认知的力量,投出了灌注魔力的长枪。觉察到来自背后的杀气的奥尔什方为了保护光之战士举起盾牌挡在了当中。然而魔力之枪无情地贯穿了福尔唐家的独角兽纹章,为了盟友,一名骑士献出了他的生命。

魔大陆的钥匙

魔大陆的钥匙.png

  在茫然不知所措的一行人背后,教皇留下一句“去往魔大陆”,乘坐飞空艇“天阳号”飞向云海的另一端而去。然而活在悲伤当中对于英雄等人来说是不允许的。从在教皇厅的战斗中明显看到,苍穹骑士们所拥有的非人力量,那是蛮神之力。如果对已经染指请神的教皇等人置之不理,很有可能终将导致伊修加德全体民众的灵魂遭到灼烧而被精炼

  于是追赶教皇托尔丹七世踪迹的旅途开始了。阿尔菲诺和光之战士等人借助西德的力量,使用飞空艇“企业号”前往阿巴拉提亚云海的高空层。在那里通过邂逅瓦努族的友好分支“尊度族”,掌握了教皇所寻找的“魔大陆的钥匙”所在的社岛被云神“俾斯麦”吞食了这一事实。于是在这个意料之外的情况下展开了和云神俾斯麦的战斗。虽然战斗在通过以浮岛为诱饵这一妙计获得了胜利,但令人吃惊地,教皇等人出现了,而且是和无影一起。只取回了一半光之加护、不是完整状态的光之战士被无影的魔力束缚住行动,盟友的仇敌近在眼前却只能屈膝以对。教皇抢走了“魔大陆的钥匙”并将其开启,在一道光芒割裂云海的云层后,记载在传说中的古代亚拉戈文明的人工浮游大陆“魔大陆”从长眠中苏醒了过来。

云神俾斯麦.jpg

机械师的见解

  紧跟前往魔大陆的教皇等人的脚步,光之战士等人也开始了行动。然而,在为了报告云神讨伐成果而停留的尊杜集落,他们遭遇了加雷马帝国的皇帝瓦厉斯·佐斯·加尔乌斯,并知晓了帝国军也在追求魔大陆上的古代智慧、正在向云海进军一事。在同时还得到露琪亚的掩护而脱离窘境的一行人虽然飞奔登上“企业号”飞向魔大陆,但就在眼看就要接近的时候被如同强大魔法障壁一样的以太带所阻挡。

  如果强行冲击障壁很有可能会艇毁人亡,面对这种状况,众人只好返航。回到皇都的一行人开始商讨对策,这时天才机械师西德针对突破覆盖魔大陆的以太带,提出了制作一个由一个以太构成的“以太撞角”的方案。于是,他在自己对“企业号”进行新装备搭载的改造的同时,拜托冒险者等人前往寻找以太学方面的权威专家。

  然而“拂晓”最好的以太学专家穆恩布瑞达,已经不在了。日暮途穷的光之战士等人得知塔塔露搜寻失踪贤人的工作取得了进展,如果能掌握对以太学知之甚详的雅·修特拉的行踪,正可谓一石二鸟了。于是在和贤人于里昂热进行交谈并追寻线索的结果,他们发现了雅·修特拉在逃离乌尔达哈王宫的时候使用了“古代传送魔法”这一强行传送禁术一事。沿着以太痕迹查找发现,她如今很有可能徘徊在黑衣森林附近的地脉之中。于是冒险者等人再一次借助了幻术三皇的力量。然后在大元灵的帮助下打开了地脉,救出了贤人雅·修特拉。

飞翔吧,企业精进号

企业精进号.png

  有了成功回归的“拂晓”贤人雅·修特拉的加入,光之战士等人开始尝试解决问题。雅·修特拉提议不如向以太学权威、也是自己的老师的老贤者“玛托雅”寻求帮助。在她的引路下,众人前往了曾经是学术城邦萨雷安殖民都市的龙堡内陆低地,并且将玛托雅所写的关于“以太收束器”的论文从迦巴勒幻想图书馆的禁书库中进行回收。将论文送到西德处后,所念想的“以太撞角”成功被制造了出来。

  在接受改装脱胎换骨成为“企业精进号”的西德的飞空艇上,乘坐了加隆德炼铁厂众人、光之战士、阿尔菲诺、雅·修特拉,以及苍天之龙骑士埃斯蒂尼安。他们的目标是魔大陆“阿济兹拉”。埃斯蒂尼安聚集起自己持有的“龙眼”中的以太,发出光芒启动“以太撞角”,切裂并突破了高密度以太带,眼看即将飞越最后的障壁。

  然而就在魔大陆近在眼前之时,巨大的阴影从后方迫近。那是阿格里俄斯级二号舰“格拉提翁号”,加雷马帝国第6军团引以为傲的超大型飞空战舰。被高密度以太带阻挡住进军步伐的帝国军原来一直潜伏在云海之中,以获得渔翁之利。

  就在敌舰的炮火射击开始、“企业精进号”陷入困境的时候,西方远处出现了圣龙的身影。乘坐在其背上的,是“冰之巫女”伊塞勒。在绝望边缘醒悟到自己玷污了希瓦的灵魂、后悔于损害了诸多人命的伊塞勒,仍然希望为了未来而与光之战士等人共同前进。感受到她这份决心的圣龙“赫拉斯瓦尔格”,将她带到了战斗的空域。

  伊塞勒从圣龙的背上跳下。然后,将以前从海德林那里得到的光之水晶放在胸前,变身为了她自身的神明——冰神“希瓦”。为了将未来托付给光之战士等人,伊塞勒上下翻飞吸引着飞空战舰“格拉提翁号”的炮火。她将炮弹冻住并反弹回去给予敌舰伤害,并将自身化作巨大的冰块向前突进。然而,竭尽全力的攻击也没能将史上最大的巨舰击沉。在看到光之战士等人所乘坐的飞空艇退避至安全距离之后,伊塞勒微笑着坠入了云海深处。

飞翔吧企业精进号.png

展翅高飞

  由于伊塞勒宝贵的牺牲,众人总算是成功安全到达了魔大陆。然而并不能停下来歇一口气。怀抱着悲伤的光之战士等人,为了无论如何也要将被寄托的希望向未来延续,一心继续前行。利用古代亚拉戈文明的遗物查明了教皇很有可能位于魔大陆中枢的魔科学研究所的一行人,一边扫除同样成功登陆的帝国军的妨碍,一边向研究所前进。

  在阿尔菲诺、雅·修特拉、埃斯蒂尼安等人缠住帝国军部队的同时,先行一步的光之战士在前往魔科学研究所的途中遇见了七大天龙之一的“提亚马特”。背负了曾经为对抗亚拉戈的军队而将死去的光龙巴哈姆特”以蛮神形态召唤出来的恶业的提亚马特,为了自我惩罚,自愿被困在亚拉戈的拘束具当中。从垂暮老矣等待死亡的天龙处重新认知了蛮神问题的根深蒂固以及无影的威胁的光之战士,定下了新的决心。于是凭借着这股坚定的意志之力,光之战士打破了尘世幻龙施加的所有龙爪封印,将“光之加护”全部取了回来。见证了这一切的尘世幻龙向光之战士表示,“现在你有资格坐到我的背上了”,并变幻出了新的幻体。乘坐在尘世幻龙的背上,光之战士向魔科学研究所迫近。并且,在持续击退了亚拉戈的防御兵器和帝国军将领雷古拉·范·休著斯的猛攻后,进入了魔大陆的深处。

圆桌骑士歼灭战

骑神托尔丹.jpg

  等在魔科学研究所最深处的,是两名无影:曾经给予盖乌斯·范·巴埃萨“黑蛇圣石”、使艾欧泽亚陷入混沌漩涡的“无影·拉哈布雷亚”,以及给予教皇托尔丹七世“魔大陆的钥匙”、制造出新的混沌的“无影·以格约姆”。面对散发着黑暗魔力的无影们,取回了“光之加护”的光之战士并不会屈服。在激战的最后,光之战士打败了无影,利用启程之前从贤人于里昂热那里得到的“白圣石”成功捕捉了想要逃跑的依格约姆的灵魂,并利用从埃斯蒂尼安那里借来的“龙眼”制造出以太利刃将其破坏。借助众多伙伴的力量,光之战士又消灭了一名无影。

  但是拉哈布雷亚嗤之以鼻,嘲笑光之战士“已经没有小伎俩可施了”。然而,就算是利用一次又一次的阴谋在背后操纵历史的无影,也对人类的可能性看走了眼。在苍穹骑士们伴随下出现的教皇托尔丹七世以已同建国英雄哈尔德拉斯遗体融合的另一只“龙眼”为力量之源蛮神化,成为骑神托尔丹”并斩杀了无影。蛮神吞噬以太,即使是无影的灵魂也不例外。粉碎四溢的拉哈布雷亚的灵魂被骑神吸收,消失殆尽。

  现场留下来的,是光之战士们和获得了蛮神之力的教皇一众。赌上皇都“伊修加德”的命运,否定神明的英雄和肯定并接受神明的众人展开了激战。这到底是怎样一场战斗,除了对战双方无人知晓。历史记载留下的,只有英雄获得了胜利并在历史上首次乘坐巨龙凯旋皇都这一事实。

  就这样皇都“伊修加德”在临时代理教皇艾默里克阁下的带领下,开始向着新的道路前进。然而另一方面,祸根尚未被完全斩断。与骑神的战斗结束后,追随光之战士而至的苍天之龙骑士埃斯蒂尼安在取回两颗“龙眼”之际,被邪龙之影控制了肉体,不知消失到何处去了。分隔人类和龙族的龙诗战争,仍然没有完全终止。

埃斯蒂尼安与龙眼.png

参考资料

1、《艾欧泽亚百科全书》(Encyclopaedia Eorzea ~The World of FINAL FANTASY XIV~)。译者:Shinwaryu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