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苍天之龙骑士竟然跳到树上摘果子……

我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


的确是有这么一句自言自语来着。想起当时情形的阿尔菲诺·莱韦耶勒尔不禁哑然失笑。


这里是在福尔唐伯爵府为阿尔菲诺准备的私人房间。龙诗战争终结、苍天之龙骑士埃斯蒂尼安离开皇都伊修加德的几天之后,直至深夜也睡不着的阿尔菲诺离开床铺,走向木制书桌。他打开了自己的手记。这是在自己由于虚荣心和傲慢失去了一切的那一天,被管辖巨龙首营地的奥尔什方阁下一席话震撼心灵后开始记述的手记。


Hnwds6-1.jpg


Sline.png


「阿尔菲诺阁下……

你打算就此一蹶不振吗?

……你以为你已经一无所有了吗?」


乌尔达哈逃亡,流落至伊修加德,在围绕龙诗战争的旅途上,阿尔菲诺感到自身起了微妙的变化。想起奥尔什方阁下在叫做「雪之家」的地方对他所说的话,如今的阿尔菲诺对当时表面上敷衍应付的自己感到羞愧。


奥尔什方阁下把身为光之战士的英雄称为「挚友」。英雄想来也当然等同视之。这就是当时奥尔什方阁下为英雄提供帮助、并成为其伙伴的唯一理由,阿尔菲诺自己同样接收到了这份友爱。如今的阿尔菲诺总算体会到了自己到底受到了这份友爱多大的助力。虽然为时已晚,无法直接向对方表达了,但几天之前,阿尔菲诺还是到可以俯瞰伊修加德城区的库尔札斯的山丘上,重新向奥尔什方阁下传达了自己的感受。


然后,手记的书页唰唰地变换。

光之战士、苍天之龙骑士埃斯蒂尼安、冰之巫女伊塞勒以及自己,这个奇特四人组合的旅途,对阿尔菲诺来说,是一连串不断地动摇价值观的事件。


「说得简单,阿尔菲诺阁下……

但又不是你去和蛮神厮杀。

想要讨伐蛮神,就必须借助光之战士的力量。」


在骨颌族的窟穴所听到的埃斯蒂尼安这句话,让阿尔菲诺觉察到了自己内心满以为已经丢弃了的傲慢。在这之前对于阿尔菲诺来说,把话说到如此直白地步的人,除了祖父路易索瓦之外就只有妹妹阿莉塞了。甚至对于阿莉塞,他自知其实自己在心里是看不起她的。水晶义勇队事件以来,本来打算让她作为自己的助手多少发挥点作用,然而自己却出尔反尔了,就是这个原因。他甚至还想过就算被英雄光之战士所嫌弃也是没办法的。


对于阿尔菲诺来说头脑和语言就是武器。然而,那所谓的语言是以路易索瓦孙子这个「血脉」为根基的武器,而不是阿尔菲诺自己赋予力量的东西。是「路易索瓦的孙子」所说的话,还是「阿尔菲诺·莱韦耶勒尔」所说的话,这有着决定性的区别。自己要活动手脚,成为自己的践行者。自己对于认为他很重要的伙伴来说,是不是值得信赖,这是十分重要的。如果不能那样,那么语言只是空谈而已。虽然嘴上说句谢谢很简单,但是如果不能让对方相信这是自己的真心话,这和以前那个自己有何两样。


当时,他觉得去讨伐蛮神罗波那的英雄和伊塞勒的归来出乎意料之久,也许自己把光之战士想象成无敌的存在了吧。埃斯蒂尼安所说的话给他很重的压力,但是,那也不能仅仅羞愧了事。在等待他们归来的同时,阿尔菲诺开始进行认真的魔法锻炼。诚然在此之前他就已经进行过魔法训练,但那个并不是着眼于实战的,而只是学业而已。当然伊塞勒的鼓励也是非常大的。


「阿尔菲诺很有魔法方面的天赋,

好好锻炼的话一定能成为一个出色的魔法师。」


伊塞勒告诉英雄的这一句话,给了阿尔菲诺以力量。就算不是现在马上就能做到也好,为了成为真正的伙伴,阿尔菲诺终于开始走上了属于自己的路。


书页进一步向后翻,手再次停下来。

翻云雾海。这是在天极白垩宫前进行最后的野营那天的手记。伊塞勒所做的热腾腾的炖菜吃到嘴里是无与伦比的美味,旅行途中学会的捡柴火,与就连埃斯蒂尼安也觉得棘手难缠的、住在云海的莫古力族的相遇,与龙族的对话……而光之战士,总是对自己多加照顾。阿尔菲诺从这个旅途中了解到了自己的无力和无知——虽然伊塞勒和埃斯蒂尼安也这么说,但是他们拥有从那个无知中明了自我、并通过自己的手去达成目标的意志和力量——自己也必须要这样。那也是给将未来托付给自己的伊塞勒的答案,阿尔菲诺这样想着。


Sline.png


「阿尔菲诺阁下,还没睡吗?」


忽然间响起了连续的敲门声,门外传来小声的询问。

阿尔菲诺下意识合上手上的手记去应门,埃德蒙前伯爵提着灯出现在他面前。


「今天晚上怎么也睡不着,我正想去沏杯茶,

看见这里门缝里透出灯光来。

我还想是不是你在打盹,身体可别着凉了。」


「多谢您的关心。」


阿尔菲诺也说睡不着在想事情,之后埃德蒙阁下就从自己的房间拿来了毛毯,给表达感谢的阿尔菲诺盖上,并为他沏了热腾腾的香草茶。一问之下原来是用妮美雅百合的根煎煮的东西。听到说这是很难料理的植物,他感觉看见了埃德蒙阁下令人意外的一面。再次表达谢意,前伯爵略带寂寞的表情说道。


「再过不久就要走了吧?」


埃德蒙打断阿尔菲诺想要做出的回答,维持着亲切的微笑,把门关上了。


「你已经能够露出很好的表情了,阿尔菲诺阁下。」


阿尔菲诺喝了一口埃德蒙阁下所沏的香草茶。苦味的妮美雅百合花根就这么用水煎煮的话是苦得难以入口的。但是因为加入了蜜糖,苦味儿缓解了不少,前伯爵的关心他打心里感谢。阿尔菲诺突然在想,妮美雅百合的花语是什么来着?


Sline.png


再次回到桌子前,手记还在继续。

在隼巢所举行的、成为人类和龙族历史新起点的庆典,由于被邪龙之影附体的埃斯蒂尼安的出现不得不中止了。这是正当知晓了龙诗战争真相的皇都开始平息混乱、人们终于不是执着于过去历史而是把目光投向未来之时。

染满红色的龙骑士的铠甲,侵蚀着铠甲般附着其上的两个邪龙之眼。为了人民也要向就算是友人的埃斯蒂尼安弯弓搭箭的艾默里克阁下一定是正确的。然而,阿尔菲诺充满了想要拯救埃斯蒂尼安的心情。面对在雪之家表明心迹的自己,英雄静静地微笑着,说,我们去拯救朋友吧。

那之后,在与龙眼对峙时所感知到的以太,成为了阿尔菲诺和英雄两个人之间的秘密。阿尔菲诺觉得那样就好。


「一切都结束了,现在有的只是悼念所有亡者的心。」


艾默里克阁下的上议院议长就任仪式结束后,丢下这句话的埃斯蒂尼安从病床上消失了。只留下了那染满红色的龙骑士铠甲。还真是那个人的作风。这就是当着阿尔菲诺的面毫不留情地用话语砸人的埃斯蒂尼安,这个人绝不会基于立场和血缘来对阿尔菲诺作出评判。或者说,他是第一个将阿尔菲诺视作普通人的成年人。阿尔菲诺不知不觉中对他就像兄长般仰慕着。


新的旅程临近之际,阿尔菲诺拿着手记在伊修加德各地周游。在这独自一人的旅行道路中,虽然几度被残存的邪龙眷属所袭击,但是此前的魔法锻炼发挥了作用。

从索姆阿尔灵峰山顶眺望翻云雾海时的感动。与无可抵挡的存在、圣龙赫拉斯瓦尔格的邂逅……直到现在他都还记得双腿的颤抖。

从圣龙的口中得知龙诗战争的真相后,事态风云突变。英雄和埃斯蒂尼安的邪龙讨伐,伊修加德教皇厅的悲剧,以及闪耀在魔大陆阿济兹拉上空伊塞勒的愿望……


在阿济兹拉中途落脚的阿尔菲诺,在当时在岛上降落的地方,发现了一束花,是妮美雅百合的花束。是埃斯蒂尼安放的吧——不知为何就这么确信了。


Hnwds6-2.jpg


那是一段思想各异的四个人所开始的旅途。但是,共同前行的过程中,成为了真正的旅伴。带着伊塞勒的愿望,那个人从现在开始为了自己踏上路途了吧。一定,会再见的。因为他都没有说再见……


Sline.png


阿尔菲诺喝干了香草茶,合上手记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沉入睡眠的瞬间微笑了起来,他想起来了。

以镇魂之花著称、以星神妮美雅为名的花。星辰是旅行者前行的向导。

「祝愿旅途顺利」

这就是妮美雅百合的花语。


参考资料

1、国际服官方出版物《光の回顧録》,翻译:Shinwaryu

2、蒼天秘話 日本語版,翻译:Shinwaryu

3、苍穹秘话 官方中文版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