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艾欧泽亚所信仰的宗教跟东方地区的信仰进行对比,也许可以找出不同文化中共通的普遍性质。

  森都格里达尼亚”虽然以丰饶女神“诺菲卡”作为守护神,但并没有形成明确的宗教组织。另一方面,对元灵的独特信仰也有生存之地,而作为国家元首的幻术皇和作为领导层的法师们都多半具有接近宗教领袖的独自立场。

现代的宗教组织

  艾欧泽亚主要信仰被称为“十二神”的神明,有着各自选择其中一位作为“守护神”并特别予以尊崇的风俗。而一般来说,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选择与自己的出身地、种族、部落、出生月份这类人生特殊日子、职业等相关联的神明。

  另一方面,在艾欧泽亚还存在就像每个城邦国家也确定了各自的守护神那样的比个人更大的社会群体的十二神信仰,更有一些具有明确教义的宗教组织存在。例如长期与龙族持续进行战斗的山都伊修加德”,在将战争女神“哈罗妮”作为守护神的基础上,还将以其为主神的宗教组织“伊修加德正教”放在了国教的位置上。以下将选择一些在现代社会具有一定信徒基础的宗教组织,对其历史和教义进行介绍。

纳尔札尔教团

纳尔札尔1.png
纳尔札尔2.png

  沙都乌尔达哈”事实上的国教,纳尔札尔教团,信奉同作为城邦守护神的地底与商贸之神“纳尔札尔”。纳尔札尔有人解释为具有两面性的一位男神,也有人认为是双子神。而纳尔札尔教团采取了后者的说法,将其区别为纳尔神和札尔神两位。

  根据纳尔札尔教团的教义,双子神分别守护着不同的世界:纳尔神司生,札尔神掌死。因此,供奉纳尔神的“密尔瓦内斯礼拜堂”被解释为能够带来现世利益,参拜者以商人居多;而供奉札尔神的“阿达内斯圣柜堂”则因追求来生利益而多被贫民所参拜。就像这样,纳尔札尔教团的教义涵盖了死后世界和轮回转生。

  另外,阿达内斯圣柜堂还担负了举行葬礼的角色,并在其中磨砺出咒术这一魔法体系。这些知识众所周知,多数是从乌尔达哈的前身“贝拉哈迪亚”以及更早的第五星历时代魔法城邦“玛哈”处继承而来。但是,在搞清楚贝拉哈迪亚的守护神是太阳神“阿泽玛”之后,“魔法知识传承和所信仰的对象并非完全一致”这一点也十分耐人寻味。

  再者,纳尔札尔教团的祭司们从乌尔达哈重视现世利益这一点出发,作为知识分子长期侍奉王家,参与立法和行政。这一习惯保留至今,因此富豪们也通过向教团提供巨额献金,尝试通过对自身有利的法案。虽然这些世俗的做法遭到一部分宗教学者的批判,但由于大祭司“杜菈菈”同时也是沙蝎众的一员,手握实权,因此教团并未陷入权威受到动摇的事态。

伊修加德正教

  冠以初代教皇之名的“圣雷马诺大圣堂”的地基使用的是用于建设在建国神话中登场的最早圣堂的石材。然而在虚假历史被暴露的现在,这个事情的真伪还有讨论的余地。

  伊修加德正教是山都“伊修加德”的国教,其最高领袖“教皇”长期以来作为国家元首执掌政权,正因如此,在该国拥有极大的权力。然而随着龙诗战争的终结,长期以来被作为“正史”的历史解释中潜藏了诸多的欺瞒这一事实被揭露,使得正教的组织根基陷入动摇。

  正教的圣堂多供奉战神的石像,这是为了将在对恶龙的圣战中失去生命的人的灵魂召至天界,在哈罗妮所建造的冰之宫殿中进行款待。

  根据迄今为止的“正史”,伊修加德正教是第六星历545年由初代教皇雷马诺一世(即后来的圣雷马诺)所建立的。然而根据神殿骑士团总骑士长兼上议院议长艾默里克·德·博雷尔子爵的披露,正教的历史可以再上溯150年以上。受到人族迁徙影响而前往阿巴拉提亚山脉的精灵族,其中一部分人于360年左右在库尔札斯的山间建造祭祀战神的圣堂,这一件事和后来的正教是有所联系的。在当时选择战神,与移民们受到龙族威胁一事,决不是毫无联系。然而,以圣女希瓦圣龙赫拉斯瓦尔格的悲剧为契机,从370年左右开始,两族开始进行融合,此后经历数代,正教的教义都以与龙族共存为前提。

  然而,第六星历545年,伊修加德王托尔丹对七大天龙的背叛及其死亡,使情况急转直下。失去国王的建国十二骑士的幸存者们,也就是四大名家的祖先,勾结正教高层,将处于最高位的雷马诺大祭司作为教皇并把持王权,通过隐瞒事实、传播伪造的历史,将国家改为与巨龙持续进行战争所必需的体制。也就是说,如果将巨龙定义邪恶的存在而与其之战定义为圣战这一正教教义的基础部分不以龙诗战争为前提的话,那就没有任何的正当性了。这一点引起了很大的争议,现在在新政权下,伊修加德正教以回归原点为轴心正在着手进行改革,重订教义并进行组织体制的大幅度修正。

  破坏神“拉尔戈”被描绘成“手持黄铜手杖的聪明魔法师”,但拥有雷之神力这一点也被指出与妖精族所崇拜的雷神拉姆”具有共通性。也就是说,有人认为,虽然上古时代是同一个神,但由于不同种族的传承差异,使其分化成了拉尔戈和拉姆。

拉尔戈星导教

  星导寺山脚的“神拳痕”也被作为破坏神所降临的传说之地,因此成为信徒们的修行场所。虽然由于废王泰奥德里克的讨伐被长期废弃,但此后被阿拉米格解放军反帝国活动家们作为据点进行使用着。

  在大洪水袭击艾欧泽亚全境的第六灵灾中,一部分人在彗星的光辉指引下登上阿巴拉提亚山脉的基拉巴尼亚高地,逃出生天。他们向拯救了自己性命的“军星”献上感谢,并开始坚定信仰破坏与彗星之神“拉尔戈”。这个朴素的破坏神信仰最终派生出多个教派,而其中最大的就是“拉尔戈星导教”。基拉巴尼亚土地的贫瘠也对破坏神信仰的推广提供了帮助。为了接近破坏之神拉尔戈而进行自我钻研的修行被同在严酷生存竞争中胜出的强大联系起来,从暴虐的魔物和野兽中拯救人们,并支撑着佣兵业的发展。

  总之,星导教的修行僧,也就是武僧们在修行中发展了独特的武术,最终成为了僧兵这一武装力量。而力量越强,声音越大,这是道理所在。最终在基拉巴尼亚社会,星导教的武僧们成为了一支无法被忽视的势力。对此,统一当地的阿拉米格王家没有随意与之进行对立而是选择将其拉向己方势力。在确定星导教正式成为国教并积极支持他们的传教活动的同时,在有事发生的时候也会依赖武僧们的武力。

  虽然星导教和阿拉米格王家就这样持续着蜜月关系,但是在废王泰奥德里克统治时迎来了悲惨的决裂。将絮絮叨叨的星导教高僧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泰奥德里克,主张是被破坏神之主、星神“妮美雅”授予了王权。他追求崇拜自身,故意引发信徒的反抗,然后伺机逮捕高僧们并将他们屈打成招,供出所谓“废王计划”。于是就这样以叛乱为由将高僧们处以极刑,并在第六星历1552年进军星导教总坛“星导寺”,连一般信众也屠杀殆尽。由此,武僧疲敝,星导教瓦解。然而,近年来自称是修行僧幸存者的人回归了基拉巴尼亚地区,开始重新振兴星导教并传播破坏神的神谕以及武僧的技能。

十二神信仰的宣教活动

  在当今,十二神信仰是艾欧泽亚的主流宗教,其教义广泛传播到每一个角落。然而,也有人不满足于现状,为了增加信徒而不断努力。其中,为宣教活动注入最多资金的是曾存在于乌尔达哈的圣佐佐南[暂]修道会。特别是在13西纪到14西纪,他们多次派遣了宣教团进行远征。他们积极的活动对提高地图和海图的精度也作出了贡献,但另一方面,这些旅途也是非常危险的。有一种说法,宣教团实际上有三分之二没有能够回归。以下的记录就是其中一例:

宣教者日记2.png

最后之民

  第六星历末期,艾欧泽亚被恐怖所包围。诸多的人们为了在灵灾中生存下来,在不安中度过着每一天。而另一方面,也有一些人想要利用这个混沌状况为恶,例如盗贼猖獗,谋取钱财等。而在此之中,一些人不为求财,而是为了其他的欲望寻求着血腥的快意。不幸的冒险者卷入了他们的阴谋,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他们的帮凶。“最后之民”就是这些恶人之最。

暗种滋生

  关于“最后之民”的起源有各种说法,一般认为他们是历史肤浅的狂信者集团。也能看到他们为了消除第六星历末期20年间所发生的不可思议的现象以及基于这些现象的社会动乱在进行活动。或者是加雷马帝国第七军团统帅奈尔·范·达纳斯的阴谋之一,或者是在古代亚拉戈帝国亡国后的失落时代所勃兴的古代宗教的现代复活运动,总之众说纷纭。

  他们这些“最后之民”的信徒虽然将卫月“达拉加布”称为“救世神”加以崇拜,但这也可以解释为人们寻求宗教救赎的欲望和对古代亚拉戈文明的邪恶魔科学技术的恐惧心交叠在一起所产生的信仰。以历史观点来看,以“月亮”为信仰对象的宗教事实上非常多,十二神信仰中也以月神梅茵菲娜的形式残留了这些宗教的影子。虽然“最后之民”在萨雷安的“大撤退”前的活动记录一点都没有保留下来,但是并不能以此否定他们在数千年前就存在着以其他名称为源流的宗教体系。佐证就来自“达拉加布”这个名字。近年来,人们认为这个词是由古代亚拉戈人封印在卫月中的古代蛮神巴哈姆特”之名经过了长年累月变化而来的。

  以下是他们教义的简要说明:月亮(梅茵菲娜)身边,有一个忠实的护卫(达拉加布)。而这个护卫会在某一天响应忠实信徒的召唤,作为救世神降临艾欧泽亚,给予不诚实的愚民们以神罚,并将信徒们召至天界。而作为证明对救世神忠诚的最好方法,就是为了守护信仰自我牺牲。他们认为,这样一来就算他们的灵魂死后堕入七狱深处,也一样会迎来救世神的救赎。

  最初的“最后之民”信徒,就只是一群静静做礼拜的隐世存在。然而,就在人们之间开始流传看见“流星群”这样的奇怪传言开始,他们就开始活跃在公众视线下,进行积极的劝诱等活动了。而各城邦当局仅仅把他们当作是十二神信仰相关的宗派之一,一开始没能看到危险所在。然而当众所周知的“达拉加布”开始闪耀红色光辉时,他们的活动就发展成了诱拐绑架、活人祭祀仪式等暴力运动。

第七灵灾.png

月下祭品

  当初的库尔札斯还没有变为寒冷地带,牧草丰茂,青山环绕。其中的枭巢村,邪恶仪式的始作俑者老人福克斯就住在这里。而随着第七灵灾混乱的蔓延,福克斯不知何时就消失了踪影。

  第六星历最后一年,某个冒险者——神奇的是没人记得这个人的种族、性别、样貌——造访了库尔札斯东南部的小村子“枭巢”。在那里一个年老村民寻求了他(也可能是她)的帮助。

  据老人所称,他的妻子被称为“最后之民”的恐怖邪教集团带往了北方的“格维恩瞭望塔”。冒险者秉持心中的正义感爽快地答应了这个请求,迅速前往石柱林立的现场,然而等在那里的并非老人的妻子,而是一群身穿红色斗篷的狂信徒。冒险者虽然在同袭击者的战斗中获得了胜利,但从倒下的狂信者口中所发出的,并不是痛苦的呻吟,而是喜悦的声音。没错,他们就是向救世神“达拉加布”证明了忠诚心的殉教者。就这样他们用通过冒险者之手流出的鲜血,成功使得救世神“达拉加布”降临了艾欧泽亚。这就是被称为“月下祭品”的、他们的邪恶仪式的真相。

群归何处

  “最后之民”的信徒们身穿血红色的斗篷,反复进行怪异的仪式,还时常触及召唤妖异的禁忌。有传言称,在北萨纳兰的废弃坑道等地至今还潜伏着他们的残余势力,持续进行着活动。

  根据神学家的推断,“最后之民”的信徒在最鼎盛时期达到了数千名。然而以第七灵灾为分界线,此后他们的踪影几乎消失殆尽。虽然偶尔从艾欧泽亚的边境地区还能听到疑似“最后之民”残党还在持续着血腥的仪式这样的传言,但近年来传言的频率也大幅减少了。那么,他们去哪儿了呢?

  有推测说,在得知“达拉加布”并非救世神,而只是古代亚拉戈帝国为了将所拘束的蛮神“巴哈姆特”进行封印和利用而制造出来的人工装置后,这些人失去了信仰,可能回到了原来的生活。但是,最近在冒险者前往东方的过程中,不安定的传言交织其中。太阳神草原上信仰月神“娜玛”的某个部落的成员竟然增加了很多,势力在急剧扩大。与此同时,还频频发生了其他部落民众被绑架的事件。这究竟是“最后之民”余党所为,还是有着完全不同的事实,真相还在等待揭开的状况之中。

参考资料

1、《艾欧泽亚百科全书II》(Encyclopaedia Eorzea ~The World of FINAL FANTASY XIV~ Volume II)。译者:Shinwaryu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