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支部队被消灭了啊……」


神拳痕为根据地的部队的指挥官老康拉德叹气喃喃说道。此时他正听到了以东境混交林为基地的阿拉米格解放军的有生力量遭受帝国军奇袭的报告。

为了与在军事实力上处在圧倒性优势的加雷马帝国进行对抗,基拉巴尼亚的抵抗势力分散为无数的小型组织一边各自行动,一边时不时联合起来进行战斗。因此,虽然一个组织被击垮并不会引起抵抗组织整体崩溃,但是持续战斗了将近20年的老部队被消灭这样的事实,还是使康拉德队伍的士兵们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参加解放运动时日尚浅的梅·娜格同样如此。


「现在的问题在那支部队所保障的穿越巴埃萨长城的通道被击溃了。

这么一来,听说通过我们潜伏在乌尔达哈的同志逃往此处的贤人们,

现在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老兵梅弗里德也表情严肃。


「那个……那些贤人是什么人啊?

如果是逃离基拉巴尼亚的话还好说,从乌尔达哈逃往这里实在是……」


想从处在帝国高压统治下的基拉巴尼亚逃离的人不在少数,但反过来进入这里却很稀奇。梅·娜格有这样的疑问也不是难以理解的事。


「是从前就和我们有合作关系的拂晓血盟组织的人。

其中一个,是那位卡提斯·赫克斯特的女儿。」


梅·娜格吃了一惊。卡提斯是为了对抗阿拉米格末代君王——暴君泰奥德里克的暴政所进行的的革命起义的领导者其中之一,为自由而战的解放军士兵们至今仍视其为英雄。


「革命英雄卡提斯的女儿……!?

我们竟然得到了这样的人物的支持,我完全不知道!」


「嗯,是名叫伊达的姑娘。

20年前逃离之后,成为了在着名的学术都市萨雷安钻研精进的贤人,

几年前开始以拂晓一员的身份给予了我们支援。」


但是最近卷入了乌尔达哈的政治斗争,借助潜伏于当地的解放军组织的力量,正在寻找避难地点。而本应担任向导指引的那支部队却在先前的战斗中被消灭了。

即使是对于有恩情的人,发生这件事之后我们能做的事也很少了吧。——梅·娜格这么想,但是康拉德给出了不同的回答。


「这真是危急紧要的关头啊。那么,我们必须出手相助两位贤人才行!」


Sline.png


「我很意外。

平时总是慎重行事的康拉德队长居然会进行这么大胆的作战计划……」


为了缓解作战前的紧张,正在用手拉伸着弓弦进行确认的梅·娜格说道。


「这是赌在他们身上了啊。」


梅弗里德这么回答。兼职指导教育年轻的梅·娜格的他用冷静的声音代述了康拉德的想法。

他说,「拂晓血盟」是可以沟通艾欧泽亚诸国高层的组织,曾经在对猛将盖乌斯·范·巴埃萨所率领的帝国军第14军团的侵略的反攻作战——「贤者行军行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今后在光复祖国的过程中需要仰仗艾欧泽亚诸国的助力的话,拂晓将是有力的窗口。搭救有恩者也许也是康拉德的本意,但其中也有冒险的理由。


Stmblds1-1.jpg


「还有一点,算是咱俩私底下说的,在同志们当中,

认为卡提斯的女儿是康拉德队长的继任者的人也不在少数。」


「是说我们将帮助其逃脱的那位伊达小姐吗?」


「没错。阿拉米格解放军虽然是汇集了很多小组织的大家庭,

但要真正立志光复祖国的话,还是需要凝聚集结全部势力的。

因此,我们需要一面凝聚人心的旗帜。」


理由是明白了。梅·娜格自己也在这位从来没见过面的人物身上看到了「英雄的女儿」的头衔。但是要她抛开所尊敬的康拉德,另认一个部队长,还是有点奇怪的感觉。


「我也想理解你的心情。

但是有个叫铁面公卿的正在呼吁起事,这事你知道吧?」


梅·娜格点头,她确实知道。铁面公卿是最近出现的解放运动新领导者,还有令人半信半疑的传闻说他是阿拉米格王家的幸存者。大家都在为了打破现状而寻求旗帜么……


「不管怎么说没见到人的话,什么都开始不了。差不多是迎接客人的时候了!」


于是他们开始了行动。为了设置就近监视帝国的场所,将再次启用废弃了10年以上的秘密坑道。康拉德他们展开面上的行动,梅·娜格和梅弗里德则穿过坑道,朝黑衣森林的方向飞奔。这是一次如果失败就很有可能导致部队被歼灭的危险作战行动,但是他们还是完成了。


Sline.png


被拼命带回神拳痕的拂晓的贤人二人组,外表和性格怎么看都不怎么协调。最开始沉沦于身体的伤痛、背叛的愤怒以及失去伙伴的悲伤中的贤人们,很快恢复成本来应有的状态。

拉拉菲尔族的咒术师帕帕力莫是个理智型的毒舌。另一方面,伊达虽然是身体比头脑行动更快的类型,但天性开朗,和周围无比和谐。

看着这二人为了报答搭救之恩而参与到康拉德部队任务中,梅·娜格也自然而然地对他们抱有了好感。但是说到伊达是否适合当下一任队长,她不以为然。

事情就在这时候发生了。


这一天,梅·娜格和伊达一起出去对帝国东方堡进行侦察。就在全部行程结束决定返程的时候,两人听到了从林中传来的惊叫。


「女孩子的声音!?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东境混交林到现在也没有人住,来往这里的人就是帝国军的侦察兵或者输送兵之类,可以说是和少女无缘的地方。


「我们去看看,梅·娜格!」


不等拒绝,甚至没等回答伊达就冲了过去,梅·娜格慌忙追在后面。然后她们俩看见的是一个倒在大树底下的男子和在他前面颤抖着的戴着帽子的幼小少女的身影。看起来是少女因为发现了这个腹部流血的男子而惊叫起来。


Stmblds1-2.jpg


「……看起来是解放军的士兵。

是前些日子被消灭的部队的幸存者吗……?」


已经完成了对负伤男子的应急处理的伊达,头也没回地回答。


「回头再深究。现在带着这个孩子马上离开这里……!」


「啊!?」


「你没听帕帕力莫说过吗。

帝国军会故意让负伤的士兵逃走,然后用作引诱他们同伙的诱饵……」


「那更加不能让伊达你一个人留下……」


「不能让不相干的小女孩卷进来不是吗!

我没关系……我还要救助这个人……快走!」


被伊达一喝,梅·娜格行动了起来。这里是帝国军的警戒区域,把没有意识的负伤者和伊达一个人留在这里,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应该做的,是把这个身份不明的少女带到安全的地方避难之后,立刻带着援军返回这里。不必多说地抱起少女,梅·娜格跑着离开。

之后时间飞逝,她一边通过通信珠向同伴要求支援,一边尽可能地远离帝国军据点,在森林中不停向北奔跑。幸运的是没过多久就碰到了来找寻女儿的母亲。把少女交给猎人打扮的女性,制止了她道谢的话语,梅·娜格匆匆原路返回。

但是她的担心有些不必要了。

她到达现场的时候,那里是伏倒在地的一个帝国步兵小队,以及受了伤但依然紧握双拳蓄势的伊达的身影。这是为了保护陌生少女和重伤的士兵而赌上性命的行动。或许像之后帕帕力莫喋喋不休叱责的那样,伊达的决断是有勇无谋的,但这份热情却值得信赖。


这件事之后,在回到的神拳痕中,梅·娜格直截了当地向伊达提出是否要正式成为阿拉米格解放军的一员,但是并没有得到期待中的答案。


「谢谢……。

康拉德队长也邀请我了,但是我拒绝了。」


「为什么啊!?

大家都对作为卡提斯先生遗孤的伊达你十分期待,

希望你成为凝聚解放军队伍的力量……所以!」


虽然拼命地劝说,但伊达的嘴边只是露出了困扰的笑容。


「现下的我没办法作为爸爸的替代者啊。

我虽然挺笨的,但多少也知道仅仅靠生来的血脉,

是没有办法动摇人心的。」


「这个……」


面对因考虑劝说的话语而一时语塞的梅·娜格,伊达说道。


「而且啊,现在我正在和帕帕力莫他们还有那个人一起战斗着。

但是,就算没有加入解放军,我们也能成为朋友的……。

是吧,娜格!」


「那个人」说的是谁,那个时候的梅·娜格并不清楚。

但是,被充满亲昵地叫做「娜格」时的喜悦,到现在她依然记得。看着恢复了真正的名字、穿着红衣的友人,梅·娜格一下子想起了那时的心情。


Stmblds1-3.jpg


参考资料

1、国际服官方出版物《光の回顧録》,翻译:Shinwaryu

2、紅蓮秘話 日本語版,翻译:Shinwaryu

3、红莲秘话 官方中文版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