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莲之狂潮

本篇对应游戏内版本 4.0主线剧情

  欧米茄神龙向东方天空消失而去。紧随其后的,是艾欧泽亚同盟军和“拂晓血盟”,他们为了在艾欧泽亚取回自由,朝着加雷马帝国支配下的基拉巴尼亚地区进发……

跨越长城

  控制了巴埃萨长城的艾欧泽亚同盟军,并没有趁势继续东进。虽然他们有着将加雷马帝国军从艾欧泽亚驱赶出去的意志,但自身并不希望成为侵略者。因此,如果要继续进军,那就要以同基拉巴尼亚民众共同作战为前提。于是同盟军高层向阿拉米格解放军派出了“拂晓”作为中间人进行试探。

  就这样踏足基拉巴尼亚土地的“拂晓”一行人在莉瑟的引路下,前往了阿拉米格解放军的基地“神拳痕”,在那里与主力部队指挥官康拉德见了面,并传达了同盟军的意思。然而康拉德虽然欢迎同盟军的加入,但也吐露了解放军所现存的实际困难。赞同性急的铁面公卿主张的人们前往了长城而就此不归,本地战力被大幅削弱,就算想要共同作战,建制也不齐备。于是“拂晓”为了整编阿拉米格解放军的建制,提出了给予康拉德等人助力的建议。

阿拉米格.jpg

归乡

  “拂晓”的人员凭借各自擅长的领域,为阿拉米格解放军进行协助。其中光之战士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其一是在基拉巴尼亚边区参加了同盟军和解放军的首次共同作战。听说了解放军困难情况的恒辉队皮平·塔鲁平协耀将,希望通过战斗胜利的实绩来激发基拉巴尼亚民众的斗志,并整编解放军的建制。他提出方案,尝试展开夹击作战,破坏加雷马帝国军的新型魔导兵器。而后,这次作战行动在同盟军、光之战士及康拉德等解放军部队的大显身手下,获得了漂亮的胜利。

  其二是对基拉巴尼亚山区的征兵活动作出了贡献。一行人到达了莉瑟出生的故乡、小型村落“阿拉加纳”,并打算和解放军主要成员之一的梅弗里德共同开始招募志愿兵。然而,由于先前铁面公卿一事,众多的年轻人丧生,以村长为首的村民对向解放军提供帮助表现出了否定的态度。

  莉瑟和光之战士等人通过不断从事救出被卢恩族盗贼绑走的村民等这些踏实的活动,逐渐获得了阿拉加纳人们的信任。但是,在此过程中,他们也目击了虽然同样流着阿拉米格人的血脉、但是却以持有市民权的帝国人的身份协助进行镇压的年轻人部队“骷髅连队”的暴行,并通过这些了解到,持续了20年的帝国支配,使得一部分人心产生了扭曲。

红莲之焰

担任阿拉米格行省总督的芝诺斯·耶·加尔乌斯是加雷马帝国皇帝瓦厉斯的长子,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同时他作为第十二军团军团长,取得了辉煌的战果,是在本国被称为“战争天才”的武将。

  “拂晓血盟”的活跃和艾欧泽亚同盟军的存在,给不光是阿拉加纳的、俯首低头的众多阿拉米格人带来了勇气。义勇兵的汇合也在不断进行,康拉德终于下定决心开始真正的反抗作战。然而这就意味着,将要开始的,不是“纠纷”,而是同加雷马帝国的“战争”。

  阿拉米格解放军的梅·娜格用亲笔信向基拉巴尼亚远征军指挥官劳班·阿尔丁传达了与同盟军共同作战的意思,并提出了攻打作为交通要冲的“威罗迪纳大桥”的作战方案。出人意料的是劳班迅速接受了这个方案,并派遣养子皮平协耀将对大桥进行侦察。这正是身为艾欧泽亚的代表名将劳班的果断决定。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敌方将领抢先出手了。帝国皇太子、同时也是阿拉米格行省总督的芝诺斯·耶·加尔乌斯果断发起了向神拳痕的突然袭击。由于魔法的隐蔽效果隐藏了大约20年的阿拉米格解放军根据地,究竟是怎么被发现的,虽然主要原因有各种说法,但其中最有力的是现在新入伍的义勇兵当中混进了敌国的间谍这一观点。不管怎样,芝诺斯率领包括骷髅连队在内的少数兵力亲临解放军大本营,在极短的时间内给予了对方致命的打击。

  发现远方燃起战火的光之战士等人同皮平协耀将一道迅速奔赴神拳痕救援。然而皇太子芝诺斯的武力压倒性地强大,格斗术高手莉瑟、一流魔法师雅·修特拉都被轻而易举地打倒。芝诺斯甚至在光之战士、皮平、阿莉塞三人的夹攻下游刃有余,轻松蹂躏对手。在打败了身为英雄的光之战士后,芝诺斯兴趣缺缺转身离去。

  这场突袭使得阿拉米格解放军遭受了莫大的损失。虽然指挥官康拉德保住了一命,但以梅弗里德为首的众多核心成员却牺牲在战斗中。虽然幸存者总算是逃脱转移到了同盟军大本营“帝国东方堡”,但解放军事实上在此战中消灭殆尽。策划中的与同盟军的共同反抗作战行动也被中断,这样下去甚至可以预见,阿拉米格解放运动本身也将溃败。

孕育黄金的港口

黄金港2.png

  向帝国东方堡的撤军结束之后,阿拉米格解放相关者重新被召集起来,召开了商讨今后方针的会议。会上,虽然大家都意志消沉,特别是康拉德,既身受重伤,同时又被袭击者主力部队是阿拉米格人部队“骷髅连队”一事深受打击,战意丧失过半,但是没有人放弃。解放军的年轻女战士梅·娜格慷慨陈词,不能让迄今为止的牺牲白白浪费。被她所声援的劳班同样表态,今后只有继续前进。

  这时“拂晓”的参谋阿尔菲诺将视线聚焦在身为阿拉米格行省总督的敌将芝诺斯同时还兼任着东方行省“多玛”统治者一事上。他提议派出“拂晓”的使节前往支援东方地区抵抗运动这一策略,用以分散帝国军的战力。

  于是包括光之战士在内的“拂晓”一行向海都方向进发,然后与利姆萨·罗敏萨三大海盗团之一“百鬼夜行”的卡尔瓦兰进行交易,得到他的协助,凭借海盗船“惨境号”前往东方。虽然途中在妖歌海受到妖异设下的陷阱所阻碍,但此后航程一帆风顺。一行人所乘坐的惨境号按照预定计划,避开帝国支配下的奥萨德次大陆,抵达了红玉海中央的岛国远东之国的商港“黄金港”。

重逢和启程

  在黄金港五光十色的街景中迎接“拂晓”一行的是一个意外的人物——东阿尔迪纳德商会的掌柜汉考克阿尔菲诺由于横亘在和该商会会长罗罗力特之间的旧过节,面对眼前这个厚着脸皮满脸微笑主动提出支援的商人,丝毫不掩饰警戒之意。但是汉考克毫不在意,娓娓道来。作为持续执行锁国政策的远东之国唯一例外的黄金港,拥有着包括加雷马帝国在内的各国大使馆,表面上看起来是和平的港口城市,实际上是政治和谍报的最前线。

  在阿莉塞的劝说下,决定接受东阿尔迪纳德商会支援的“拂晓”,以乌尔达哈商馆作为在东方地区的据点开始开展活动。眼下的目的,是和率先回到东方的豪雪以及夕雾再次相见,向多玛起义军提出支援。为此他们开始寻找前往多玛延夏地区的方法。

  在此过程中,他们被鲶鱼精族的渔夫“鱼道”算计出卖给帝国军,但在甲人族商人“算盘”的帮助下脱离了困境。根据从被他们抓到的鱼道口中获得的情报,得知豪雪正被治安维持组织“赤诚组”所逮捕。于是,一行人在赤诚组营房与豪雪重逢,并了解到他正在寻找所侍奉的主公、多玛的少主“飞燕”。在此基础上,“拂晓”重新提出对多玛起义军的协助,并相约共同战斗。

黄金港街景.jpg

奥萨德次大陆

痉挛寨.png

  为前往延夏所在的奥萨德次大陆,“拂晓”一行乘坐商人算盘的船只向红玉海起航。途中,由于需要缴纳被称为“红玉钱”的过路费,一行人和自古以来就掌管红玉海的“海贼众”进行了接触,结果了解到了他们的苦境。虽然帝国军曾经对制海权漠不关心,但是在代理总督夜露到任以来,雇佣了甲人族的红甲族进行施压,海上压力更甚于前。

  更有甚者,一行人在大陆一侧的小村子“渔村”处,目击了极尽倒行逆施的夜露此人行径。她把火枪交到善良的村民手中,让他射杀父母亲人来证明服从帝国。在这个惨不忍睹的景象面前,阻止忍无可忍即将挺身而出的“拂晓”一行人的,是豪雪。他向敌人自投罗网,代替可怜的村民成为人质,用以争取时间。

  剩下的“拂晓”一行人为了寻求打开局面的办法,前往了海贼众的大本营——自凝岛,向海贼众的头领罗生寻求帮助。然而,虽然海贼众在内心对帝国军是反抗的,但是要在压倒性的战斗力差距面前公开进行对抗,还是犹豫不决的。但是绝不能就此放弃。阿莉塞为了证明自己一众人充分具有解放多玛的力量,很干脆地放话,揽下对付红玉海一带红甲族势力的工作。如果此事达成,海贼众也必须下定决心挺身而起。

豪神须佐之男

须佐之男.png

  虽然看起来阿莉塞的提议有些许有勇无谋,但是英雄等人还是漂亮地达成了目标。“拂晓”一行前往算盘所属碧甲族的聚居地,开始搜集红甲族的相关情报。在那里他们得知,甲人族正在举一族之力寻找着称为“神器”的充满灵气的物品,而红甲族成为帝国军雇佣兵展开行动,正是为了获得神器采取的手段。虽然执行蛮神讨伐国策的加雷马帝国禁止对神明的信仰,但红甲族隐瞒了这一点,服从帝国军以便行事。

  因此,“拂晓”一行找到了切断帝国军和红甲族关系的突破口。首先,他们接受了碧甲族的委托,为其寻找神器“八尺琼勾玉”。被算盘施加了可以在海中自由活动的“祝祷”的一行人,尝试逐渐和敖龙族晨曦之民的海洋分支“翠水之民”进行接触,并找到了八尺琼勾玉。将此交给碧甲族后,碧甲族长老“文镇”向他们传授了压制红甲族的秘计。

  文镇的方案如下:甲人族各个部落都会将找到的神器供奉在绝鬼岛的“宝物殿”,如果八尺琼勾玉在那里供奉,那么他们所信奉的八百万神明将会大为高兴;另一方面,一旦得知宝物殿被人类入侵,现下服从帝国军的红甲族士兵就会不得不撤回大本营,而海贼众进攻渔村的策划也会出现战机。事实上,这个方案成功了一半。唯一的误算,是在于侵入宝物殿之时由于“三神器”的聚齐、导致蛮神“须佐之男”降临这一点上。虽然经由光之战士之手将其镇压,但也生出了“红玉海一带差点被蛮神所污染”这一危险。

  不管怎样,违反命令擅自撤退的红甲族和帝国军之间产生了罅隙。再加上发生了请神这一事实,虽然是偶然事件,但是由于违反了加雷马帝国的国策,两军分裂是肯定的了。

帝国河畔堡.JPG

烈士庵的起义军

  一手承包对付红玉海的红甲族——这个天方夜谭般的力气活儿被完成之后,海贼众没有理由不兴奋起来。罗生所率领的鲁莽汉子们将迄今为止的郁愤一扫而空,攻入渔村,将当地的帝国军驱逐殆尽。包括豪雪在内,村民们成功获得解救。

  就这样,成功与豪雪汇合的“拂晓”一行,从流向红玉海的大河“无二江”逆流而上,抵达了延夏地区。随后,他们到达了忧国之士汇集的多玛起义军据点“烈士庵”。在那里他们和夕雾重逢,并得知在北方的太阳神草原发现了如今已经亡故的多玛国主海燕的嫡子飞燕的踪迹。但是,飞燕给催促其回归的夕雾出了一个题目,就起义的正确与错误询问多玛的民众的意见。

  此时另一方面,接到代理总督夜露命令的帝国军为了让多玛民众负担劳动,开始将他们强制征召前往废弃了的据点“帝国河畔堡”。虽然“拂晓”和义愤填膺的夕雾一道向被征召的村民们伸出援手,但他们由于害怕帝国军的惩罚而拒绝逃跑。在劝说的最后,虽然由于采取了“欺骗帝国军”的方式,村民们踏上了归路,但是1年前海燕起义的失败在民众心中留下阴影这一事实,却被清清楚楚地显示了出来。

夕雾.jpg

暗杀芝诺斯

  在延夏所发生的强行征召事件过后,多玛起义军得到情报,皇太子芝诺斯为了视察来到了多玛。夕雾认为,暗杀芝诺斯正是直接关系到多玛解放的有效手段,无视豪雪的劝阻,从烈士庵飞奔而出。

  于是,暗杀计划决定在无二江流域的“弓束官邸”实施。但是,即使得到了光之战士的支援,夕雾的刀刃也未能碰到目标的首级。手握甲人族神器之一、妖刀“天羽羽斩”的芝诺斯的武力过于强悍,光之战士继神拳痕之后,第二次尝到了败北的滋味。然而此时援军杀到,以茨菰村的青年一亩为首的农民手持武器摆开架势。看见这副情景,浮起一丝嘲讽意味的笑容的芝诺斯出人意料地撤退而去。

  不管芝诺斯的真实意图是什么,夕雾他们得救了。但是村民们向芝诺斯显示出敌意,毫无疑问是来自多玛人的宣战。得到了民众的支持之后,要使战斗力欠缺的多玛起义军成为能够和帝国军进行抗衡的势力,领袖的存在如今必不可缺。于是,夕雾、豪雪以及“拂晓”一行,快速赶往多玛少主飞燕身边而去。

风驰太阳神草原

巴儿达木霸道.png

  到访太阳神草原的一行人,被呼啸而过的风推着背前行。这里从古至今,是敖龙族暮晖之民所支配的地区。他们没有统一的国度,而是分散成五十多个部落,到现在仍在草原各地围绕着霸权进行争斗。乍一看是恬静的草原,但作物生长艰难,严酷的气候也不适合人居住。然而虽说如此,草原的人们还是依赖着自然,保持了独立的生活方式和信仰。

  飞燕在这个异乡之地,同叫做模儿部的部落共同生活着。面对再次来访的夕雾,他问道,是取走自己的首级,还是成为自己的利刃。夕雾单膝下跪,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利刃,并告知,多玛人民选择了就算艰难险阻也要战斗的道路。但是飞燕对于将战败而逃的自己隐藏起来、看病疗伤、救了自己一命的模儿部,并没有忘记报恩。眼下,太阳神草原正在围绕支配权展开争斗,很快就会迎来称为“那达慕”的大会。飞燕计划作为模儿部一员参与这场大会,在报恩的同时通过称为草原的霸者,将敖龙族的勇士纳入多玛阵营。

  于是,拥有通过“神谕”决定生活方式这样不可思议的风俗的模儿部族人,安安乐乐地迎来了拜访的客人。根据族长铁木仑所说,“神谕”预见到了他们的到来。不管怎样,为了参加“那达慕”,必须要突破古代英雄足迹所至的“巴儿达木霸道”,获得成为一族战士的资格。就这样一行人向着试炼之地进发,开始了横跨草原的旅途。

那达慕

  一行人穿过巴儿达木霸道,在太阳神最古老的祭坛处驯服了怪鸟“胡鹰”。但是在返回途中,他们被自称为太阳神“阿吉木”血脉的奥罗尼部以及其盟友布都嘎部的战士所阻拦。飞燕决定不与之对抗,而是任由他们带走。他认为这是一个了解草原民众的好机会。就这样一行人和骄傲自大的奥罗尼部长兄玛格奈相遇了。并且在应玛格奈的要求行动途中也认识了族长纱都所率领的勇猛部落朵塔儿部。一行人对在大草原上生存的各部落独特的神话、风俗、生死观的理解逐渐深刻,并且,在迂回曲折的最后回到了模儿部。

  不久,“那达慕”大会开始了。遵照传统,嘎儿部的祭司们将土壤撒向大地。大地重生,无垢的大地渴望新的统治者。怪鸟胡鹰飞翔在天空,奥罗尼部英勇吼叫,朵塔儿部奔驰在大地上。血液的红,是昼夜交替的颜色。既是作为终结的颜色,也是开始新生的颜色。暮晖之民将血缘和因缘抛之过去,迈向新的季节。在被杀之处获得新生,如同他们的父祖母祖所说。

  最终,光之战士通过激战成功与无垢的大地进行契约,宣告了模儿部的胜利。虽然之后不解风情的加雷马帝国将领格林瓦特为了寻找反帝国分子而出现,但一样很快就决出了胜负。飞燕作为草原霸者模儿部的一员一发出号令,刚才还在相互争斗的暮晖各部就变成了像一块坚硬岩石一样的军队。草原各部举起各自的斧子、长枪、弓箭、法杖,向着帝国军发起攻击。几乎是一边倒的战斗结果,格林瓦特仓皇而逃。而草原各部在模儿部的号令之下,宣誓为多玛的解放贡献力量。

那达慕.png

重返动乱之地

重返动乱之地.jpg

  随着飞燕返回烈士庵的一行人,终于开始着手作为多玛解放最后手段的进攻“多玛城”计划。而此时“拂晓”的阿尔菲诺提出了一个深思熟虑的作战方案。

  方案第一阶段,莉瑟率领多玛民众引起暴乱,吸引帝国军的目光。在此背后,擅长控制飞行魔兽的太阳神草原的暮晖之民逐步掌握制空权,“拂晓”和忍者们则一起趁乱向大龙月门进攻。然后,通过破坏阻隔无二江的魔导障壁,将海贼众和甲人族的军舰投入。他们的舰队一边从船上向多玛城进行炮击,一边横渡江面迅速进入多玛飞地,引导当地民众进行避难。而最终攻入多玛城的,则是以光之战士和飞燕为核心的主力部队。

  飞燕接受了年轻军师提出的作战方案,但做了一点改动。他提出,由甲人族的一支队伍从水中接近多玛城的城墙,并实施爆破,将无二江的水流引入城内。这个自己对作为多玛象征的王城实施水攻的大胆作战计划,理所当然地也收到了反对意见。但是飞燕的决心非常坚定,这是为了确保胜利,将代理总督夜露驱赶到天守阁上部的必要手段。不用说,这个强烈的想法深深打动了面临决战的所有人。

多玛城.jpg

多玛

  决战由多玛的百姓拉开了序幕。按照阿尔菲诺的计划,起义军的忠烈之士、多玛民众、海贼众、碧甲族、暮晖之民的战士们,所有人都各自履行了自己的职责。“拂晓”和飞燕、夕雾、豪雪等人不同的前进方向所纺织出来的羁绊丝线交错编织,形成了一张将帝国的统治拽倒的大网。

  根据芝诺斯的命令,为了对发生了叛乱的多玛以儆效尤而实施高压政治的代理总督夜露,年幼时失去双亲、被养父母虐待、所嫁非人、最终被卖到青楼的她,对于对自己熟视无睹的多玛百姓单方面心怀仇恨。虽然这股怨气成为她作为帝国情报员活动的原动力,并她引起芝诺斯的注意,获得专制者职务,但是她果然并非将才。在她面前,处于下风的帝国军被紧密配合发起进攻的起义军不断戏弄,最终由于水攻而被孤立,而她则被一直追到天守阁之上。

  在那里,飞燕和光之战士等人的主力部队一拥而上。然而夜露的决心也没那么简单。就算被飞燕砍倒,她也抱着要死大家一起死的想法,引爆了事先设置在天守阁的爆炸物。于是多玛城的天守阁分崩倒塌,只留下为了争取逃脱的时间挺身而出保护君主的忠臣豪雪,以及在他背后开枪袭击的怨恨化身夜露。

  行省总督府所在地多玛城倒塌了,在付出了25年时间以及众多可敬的牺牲后,多玛终于获得了解放。在踏足多玛飞地的飞燕面前,诸多百姓屈膝垂首,表示敬意。然而飞燕同样地也在他们面前弯下膝盖,请求他们给予重建故乡的力量。这是一幕赋予了新国家样子印象的情形。

雷天军星

  就在东方陷入动乱漩涡的同时,西方的艾欧泽亚也处在战斗之中。在基拉巴尼亚地区,艾欧泽亚同盟军和帝国军的拉锯战仍在持续。此外,阿拉米格解放军和恒辉队的阿拉米格人部队展开共同作战,进攻阿拉米格城邦内的政治犯收容所和山里的强制劳动设施。众多被囚禁的人们被救出,取得了一定的战果。

  另一方面,帝国军对反帝国运动的压制也在加强。站在战场最前端挥刀的,是芙朵拉·雷姆·卢普斯所率领的骷髅连队。他们跨越长城入侵黑衣森林,对承担了护送负伤者任务的“拂晓”和同盟军联合部队发起突袭,并绑架了作为护士同行的可露儿·巴尔德西昂。等待成功解放多玛并返航利姆萨·罗敏萨的“拂晓”一行人的,正是这个不幸的消息。

  “拂晓”立刻前往帝国东方堡和艾欧泽亚同盟军以及阿拉米格解放军联军进行汇合,并报告了多玛解放的消息。不用说,遥远东方的胜利使整个会场一片沸腾。但由于担心可露儿这位同伴的安危,欣喜当中也笼罩了阴影。而且,如果战线的停滞再这样持续下去的话,刚刚有所起色的阿拉米格解放军组织很有可能会分崩离析。断定这是分出胜负的关键节点的艾欧泽亚同盟军指挥官劳班,决定开始实施以解放阿拉米格为最终目标的反抗作战计划“雷天军星”。

  也被称为“战场指导者”的劳班的计策非常巧妙。层出不穷的佯攻和伏兵,以及替换敌人据点的军旗挫败敌军士气,这些作战行动戏弄着威罗迪纳基地的帝国守军。我方以最小的损失夺回了威罗迪纳大桥,控制住了基拉巴尼亚边区。另一方面,指挥着防御一侧的芙朵拉尽管在战力上占有优势,但任务仍然失败了。而且在败走的过程中,由于错误应对阿难陀族伽黎亚派,导致蛮神“吉祥天女”被召唤了出来。对于因为战功而获得如今地为的芙朵拉来说,这是个过于沉痛的失败。

毗罗派之神、伽黎亚派之神

  成功夺回威罗迪纳大桥的“拂晓”为了确认安全,前往了梅·娜格的故乡“对等石”。在那里一行人从协助解放军的阿难陀族毗罗派得知吉祥天女被召唤的消息,并接受了她们的救援邀请。

  吉祥天女是执掌美与治愈的女神。阻挡在败走的芙朵拉等人面前的阿难陀族伽黎亚派请求他们释放事前作为人质的族长之女遭到拒绝,双方产生了小冲突。这当中被恐惧所驱使的骷髅连队士兵杀害了作为人质的女孩。于是伽黎亚派的族长香蒂为了将女儿阿娜米卡从死亡深渊中唤醒而召唤了美神吉祥天女。并且,在美神力量背景下,对分道扬镳的毗罗派提出了立下臣服誓言的要求。

  为了守护基拉巴尼亚地区,绝不能允许蛮神的存在。回应毗罗派请求的“拂晓”潜入了伽黎亚派的据点“天母寝宫”,作废掉水晶的同时,光之战士成功猎神。虽然基拉巴尼亚边区就这样名副其实地获得了解放,但也留下了很大的祸根。

吉祥天女.jpg

混乱的监望塔

监望塔.png

  处理了由于阿难陀族的请神这个意料之外的事情之后,“拂晓”收到了梅氏的猫魅们的欢迎,进行了短暂休息后,前往了基拉巴尼亚山区。在那里他们看到的,是在劳班指挥下的主力部队和平解放的驿站城镇“阿拉基利”的光景。

  以阿拉基利为据点准备停当的他们,将接下来的攻击目标锁定在了帝国军据点“御制监望塔”上,计划带着解放基拉巴尼亚边区的气势乘胜追击,压制地面设施的敌兵。但在进攻主塔时发生了异常状况:一阵爆破声和冲击突然袭来,主塔开始坍塌下来。

  这是来自帝国白山堡的炮击。将同盟军和解放军的将士们集中到监望塔,让塔坍塌削减他们的战力——这是受命于芝诺斯的芙朵拉,在知道将会击中众多参与防御战斗的己方士兵的前提下,仍然实施的非人道攻击。由于这个炮击,阿拉米格解放军失去了重要的领袖康拉德。这是发生在为了营救躲在主塔里的骷髅连队士兵而呼吁他们投降的时候的事。

  另一方面在帝国白山堡,为了继续追击,加农炮的发射准备正在加紧准备。但是由于不知是谁的攻击,炸药输送管发生了爆炸。就这样同盟军和解放军撤往了阿拉基利,避免了毁灭的结局。

潜入帝国白山堡

潜入帝国白山堡.jpg

  在御制监望塔的战斗中遭受很大损失的艾欧泽亚同盟军及阿拉米格解放军,在阿拉基利进行了部队的整编。同时“拂晓”也整理了体制,弥留之际的康拉德对莉瑟·赫克斯特留下了让她接任部队指挥的遗言。莉瑟是以阿拉米格革命英雄闻名的卡提斯·赫克斯特的女儿。但康拉德并不是因为她的血脉、而是看中了她在东方的多玛解放等广阔世界的战斗中积累的经验,才以后事相托。虽然被突然的事态所动摇,但莉瑟还是接受了老战士的遗愿。只是一些小组织拼凑的阿拉米格解放军,由于康拉德的存在,总算是成为了一支连队。现在自己站在这里,就绝不能让这个很不稳固的联系中途切断。

  莉瑟为了虽然暂时但在这个非常重要的局面下指挥部队,决定站在士兵们的最前头。她自己和光之战士一起潜入帝国统治下的小村落“辐射村”,在当地的恒辉队工作人员接触,寻找侵入帝国白山堡的方法。而目标则是率领少数力量侵入白山堡并控制加农炮管制室。

  于是,光之战士和莉瑟等人在管制室对上了芙朵拉。但是状况压倒性处于不利,芙朵拉以超乎常人的反应速度看穿莉瑟和阿莉塞的攻击,予以反击并逃脱。在这场战斗中,阿莉塞受了重伤,离开了战场。但是由于他们的行动,同盟军和解放军得以将主力开进并成功控制了连接阿拉米格城市区的最后关隘。

自由或是死亡

自由或是死亡.png

  战斗之后,率领同盟军的劳班邀请莉瑟和光之战士到了“寒炉村”。那里是劳班的故乡,也是年轻时的他与革命英雄卡提斯相遇的地方。他描述了出现在苦于暴君泰奥德里克高压政治的人们面前、畅谈理想的卡提斯的样子。“自由或是死亡”,通过斗争能够得到的东西,只有不是自由就是死亡的二者之一,而不追求随后的财富和荣耀的卡提斯的态度不知道鼓舞了多少人。莉瑟继承下当日父亲的理想,将这句话放在了心中起誓。

阿拉米格王宫.JPG

向自由进军

  在可以眺望阿拉米格城郭的基拉巴尼亚湖区玄关“天营门”,前所未有规模的军队进行了集结。除了迄今为止经历了连续战斗的主力部队之外,各国领袖所率领的援军也持续到来。这个规模甚至远远超过了曾经参加加尔提诺战役的同盟军部队。然后,攻城战斗终于开始打响。

  另一方面,“拂晓”得到曾经进行潜入搜查的贤人桑克瑞德带来的消息,前往营救被帝国军俘虏的可露儿。他们借助盐湖的地下水道潜入阿拉米格人居住区,一边从内侧打开大门引入解放军部队,一边向“超越技术研究所”进发。随后,他们打败了等在那里的芙朵拉并将其俘虏,并且救出了可露儿。

神龙与芝诺斯.jpg

红莲之狂潮

  阿拉米格解放最终决战的舞台,定在了曾经是暴君君临天下、现在是皇太子芝诺斯所居住的阿拉米格王宫。艾欧泽亚同盟军在赶来支援的多玛部队协助下打破城门,一口气攻入了城市之中。

  艾欧泽亚的英雄也为了和芝诺斯进行决战而奔赴王宫方向。这是曾经两次败给的对手,但是,经历了往返于大洋东西两端的旅途,英雄之刃被磨砺一新。激战的最后,芝诺斯被成功击败并逼到了绝境。但是敌方亦非常人,芝诺斯为了和自己承认的劲敌战斗,准备了秘密的后手。那就是,通过重复进行人体试验获得的、可以称为人工“超越之力”的“超越者”异能,以及被捕获的蛮神“神龙”。在阿拉米格的空中庭园,芝诺斯利用异能控制了神龙,向英雄发起袭击。

  人造的异能者,征服了无神话可循就被召唤出来的可怜神明,向猎神的英雄发起挑战。如同“神话”般的战斗展开,并决定了胜利者。生平首尝败绩的皇太子芝诺斯,带着如同已经尝尽了生存的喜悦一样的满足感,将刀刃架在自己脖子上,然后自尽而死。在美丽的人工花园自毙对芝诺斯来说,真是一个平淡无奇的结局。

  就这样,阿拉米格从20年的帝国统治中被解放,重获自由。在闪耀于天空的彗星之下,被红莲之焰蔓延的战火平息,阿拉米格解放战争在此终结。在暴君和帝国的夹缝中悲叹亡国的阿拉米格,开始了新的历史。

参考资料

1、《艾欧泽亚百科全书II》(Encyclopaedia Eorzea ~The World of FINAL FANTASY XIV~ Volume II)。译者:Shinwaryu

avatar
avatar
溪木
0

这效率....大佬你是神仙吗

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