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记录。

记录这段人类称之为「第八灵灾」的时间。

来自西德·加隆德的证言简而言之,他所遭遇之事的开始如下所述。


成为加雷马帝国行省的多玛阿拉米格,打倒了时任总督再次独立。

以此为契机,其他行省的解放运动也纷纷燎原,在背后支持的艾欧泽亚城邦军事同盟及东方联盟,和加雷马帝国遂成对立之势。

帝国向与阿拉米格国境交界的基姆利特进军,为与之对抗,同盟军也集结于此。虽然也进行了和平交涉,但终究决裂导致开战。

武力更胜一筹的帝国军虽在战争初期占优,但在战斗陷入持久阶段后,同盟军转入了反攻态势。虽然西德过后提到,与士兵多从行省征召的帝国军相比,为祖国挺身而出的同盟军「士气」更盛,但其中作用依然让我难以理解。如果要举出其他明确的主要原因的话,应该是「拂晓血盟」加入同盟军一事。因为通过战斗记录分析得出的可能事实,是他们在战略战术层面带来正面影响,为胜利作出了贡献。


然后,那一天。

西德和加隆德炼铁厂的核心成员们聚集在东洲奥萨德次大陆一隅、被称为终末焦土的区域。

其理由是接受了委托,为防备帝国军下次进攻,对在当地设置的被称为青龙壁的防御装置进行强化。包括这个时候被追踪并召回的尼禄·斯卡艾瓦在内,就在他们进行现场作业的当时,「事态」发生了。


西德提到,起初收到的报告非常简洁。

『艾欧泽亚方面的战场上,被投入使用了某种无从理解的武器。

 与神拳痕分社也无法联络了。』


——没有出现偏差。没有矛盾之处。当时全员已经理所当然地死亡了。

被投入战场使用的,是被称为「黑玫瑰」的帝国武器。

一种将生命体所拥有的以太循环强制停止,几个呼吸之间就能致死的东西。

由于影响范围扩大,在投入地点附近的阿拉米格领地,有生存者的村落很少。有记载显示,大范围地区,不仅邻近的黑衣森林萨纳兰,甚至帝国领地,都出现了众多的死者。


再者,这些都是之后才收集、保存的事实——因为我这具身体不具备除了眼睛传感器和收音麦克风之外的观测功能。当时的我滞留在奥·哥罗摩火山的山腹之中,并没有亲临武器被使用的现场。

不过,在我身边行走的被黄色羽毛覆盖的同行者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样,抬起了脑袋。这一点被我记录了下来。


Sline.png


我在记录。

记录这段人类称之为「第八灵灾」的时间。

没有说话功能、仅被认知为玩具的我,不可思议地,被重逢的西德等人频繁搭话。

那以来,他们的发言都被我不断记录下来了。

详细情况推荐参照各项数据,概要如下。


黑玫瑰所带来的,不仅是众多的死者,还有环境的变化。

由于该武器携带的停滞之力,数条地脉停止了流动。

断绝了以太供给的土地枯竭,人类的生存变得困难。

随即周边地区的以太平衡也开始紊乱,这个属性扭曲时常导致生物性质也发生变化。也曾有过此前作为主食的农作物一夜之间变为有毒植物的事例。由此死者数量进一步的增加。不仅无法继续和灾害以前同样的生活,就连能够使人类所拥有的社会性力量增强的「国家」这一组织形态,也在不久之后无法维持了。

这种变化不仅影响了艾欧泽亚,也持续蔓延到加雷马帝国领土各地。

作为他们生活和军事力量支撑的魔导技术是通过青磷水激烈燃烧时产生的能量实现的。然而在被黑玫瑰侵蚀殆尽的世界里,青磷水无法发挥全部的特性。原本的青磷引擎不能充分运转,变成了普通的铁块。


直面这种死亡和变化威胁的生物,会开始什么?

——会开始为了生存的,斗争。


其中人类对战斗最为积极。

围绕可以居住的土地而战。

围绕越来越少的资源而战。

因失去控制的欲望而战。因复仇的名目而战。

屠杀最多同族的,也是人类。


西德等人对这个状况多次使用了「泥沼」一词。

并非指实际产生出了沼泽地,而是将通常用于描述沼泽的粘性和深度,用于形容一目了然的恶化程度,比喻难以解决的困难事态。请在阅读记录数据时不要产生误会。


在我的认知里,如此开始陷入「泥沼」之争的人类,失去了文化和社会性这一特有之力,变得更加接近了原始的野兽。

然而,在这之中,也有部分个体还继续保持了人性。

加隆德炼铁厂的生存者们也是其中的一例。


他们为了平息蔓延的战火,为了保护被压榨者、抑制压榨者,不断地竭尽全力。

这有时会产生赞同者——但更多时候会使他们频繁失去伙伴。

某个拉拉菲尔族的技术员,在为难民的村落建造水井后返回途中遭受野盗袭击,身负致命伤。同伴们手段尽出也没有阻止他的衰弱。

通常都和他一起行动的大个子技术员在床边不离半步,握着他的手不停打气,他总算是恢复意识,希望伙伴能够活下去,并尽可能传宗接代。

聆听的一方握着对方的手回答「你也是」,声音起伏不定。

而他虚弱地笑着,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我还是,一心喜欢塔塔露……」

我的同行者也贴近他的脸颊,泪流不止。


——然后,泪水终究止住了。

面容越发憔悴的西德等人在据点的一个房间里,进行了长时间的讨论。

仅仅依靠他们,想要修复如今的世界,归根到底是不可能的。

而另一方面也在推测,通过利用他们特有的知识,是否能够给未来留下几个有效的选项。

与此同时也有意见指出,这可能会造成自己等人和生活在同时代的同伴们被抛弃。西德对此颔首,点头后他说道:「但是,我们的活着并不是没有意义的」。因此,他们的行动方针定了下来。


Shdbr3-1.jpg


我在记录。

如今仍然在记录这段人类称之为「第八灵灾」的时间。


加隆德炼铁厂所追求的,是弄清黑玫瑰的效果远超出想象并演变为第八灵灾的理由。以及,从根本上回避这个灾难的方法——也就是,改变过去使「灵灾没有发生」的历史成为现实的手段。他们通过过去的经验相信,这是一个能够确立的理论。

虽说如此,但即使是我也能理解,对于多数的人类来说,赞同是很困难的行为。野兽所重视的,是当下以及可以预测到的不久将来的安定。西德等人的行动对他们来说毫无价值。


实际上,背叛的人出现了。

拒绝进行协助的人也出现了。

叫着「快点儿把物资交出来」猛扑过来的人同样出现了。


这样的人占了大半——不过,不是这样的人,确实也存在。


为了查明第八灵灾的原因,精通魔法和以太学的学识者们提出了协力建议。其中有人发表了以「如果灵灾没有发生,那位英雄也不会死。如此一来,嗯,虽然也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肯定不会比现在的世界更加惨烈」为主旨的发言。周围的学识者们——似乎各自都同那位人物认识——都表示了赞同。

虽然无法断定这个假说是否有附加作用,或者是就算没有附加作用,是否只要他们有理性的上进心就能获得成功,但不久后,他们查明了灵灾的构成以及第八灵灾的真相。


此外,「让第八灵灾不发生的历史成为现实」这一目的,通过换而言之变为「延续那位英雄的生命」,让更多的赞同者出现了。

在物资不足成为长期问题的当中,送来食材的人出现了。希望作为匠人提供帮助的人也从天而降。据他们所说,他们也曾经受到那位英雄的帮助。

其中,种族被称为鲶鱼精的协力者对修改历史表示了深刻的理解。

「巨鲶鱼大人可没说过会发生这样的未来噗。

 所以,俺所见到的是拥有不发生第八灵灾历史的未来,

 这是光风院霁月说的噗!」

——虽然对这段话的意思不是很理解,不过我还是忠实地记录下来了。


即使时光飞逝,协力者也在出现。

例如,帮助了在运输研究器材途中遭遇盗贼的同伴的,是巨大的飞空艇。驾驶它的自称为「空贼」的女性,一边撩起金发,一边这样说道。

「我的妈妈以前曾经说过,她被那位英雄大人帮助过。

 作为第二代空之女王,我来回报咯!」

从为了调查和实验被派遣到偏僻地区的人口中,也获得了被非人类生物帮助的报告。某个人证实道,其在渡过红玉海时在船上遭到袭击被扔到海里,流落到了附近的岛屿。在朦胧的意识当中,觉得有什么大型动物——看起来像是龟或者蛇——对自己进行了照料。

同时,在索姆阿尔灵峰登山过程中遭遇事故的人,也曾经被拥有白色羽翼的巨大存在所救助。虽然当事人说肯定是龙族不会错,但由于据说那些生物因为厌恶人类所引起的战乱早就离开了当地,所以真相依旧不明。

这些事例虽然不能和那位英雄直接联系起来,但由于都是发生在那位留下了活动记录的地方,也有人高度强调其关联性。


——经历这些种种,如今。

垂暮的西德用布满皱纹的手写下了他所追求的理论的最后一行。

他深深吐出了一口气,视线转向旁边站着的尼禄

尼禄如今也同样垂垂老矣,他用我这几十年观测到的一贯的动作耸了耸肩。


「……嗯,这就行了吧?」


口气说是肯定其实模棱两可。

不过西德闭上眼睛,再次深呼一口气,笑容出现在脸上。

之后缓慢站起身,操作身后的腾腾烧水壶,给两只大金属杯倒满咖啡。一杯递给尼禄,并轻轻抬了抬手——这是干杯的动作。

两人一起喝着咖啡,不过我必须记录下,今天尼禄没有说那东西「难喝」了。

这时,西德看着自己等人所写的册子说道。


「你说……能够实现吗?」


「谁知道呢。构建了像模像样的理论,一试才发现大错特错,这种事多了去了。

 这些都一起……就看他们年轻人了吧。」


「没错。」


此后,再无话语。

这份沉默中所具有的只有人类可以观测的东西,我无法记录。

不过,对于西德提出的问题,我推导出了符合人类的回答。

正像,「那时」一样……


在他们的理论中担当核心的是,从水晶塔机神城时空狭缝相关的冒险中获得的经验。而这一切冒险的结局可以用一句话来表示。

也许对于迄今为止失去了生命的同伴们来说,也会是同样一句话。


——晚安。


于是我知道了,人类接下来要说的话。

我知道了,安静地沉睡,终于在太阳升起后,所告知的话。


因为这是——无论多么遥远的思念,也一定通向的道路。


我对此,尽管不能记录,也知道。

Shdbr3-2.jpg

参考资料

1、漆黒秘話 日本語版,翻译:Shinwaryu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