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灵灾的记忆

  (本篇对应游戏1.0版本(旧FF14)主线剧情

  后世的历史学家对第七灵灾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个问题进行过激烈的争论。回看历史,从第六星历末期的“银泪湖空战”开始,整个世界的趋势就走向了那个唯一的终局……

银泪湖空战

  由于阿拉米格的陷落,其余的艾欧泽亚城邦不得不进行紧急应对。利姆萨·罗敏萨乌尔达哈格里达尼亚伊修加德四城邦在第六星历1561年成立了“艾欧泽亚城邦军事同盟”,开始尝试与加雷马帝国进行对抗,但在龙堡内陆低地建立了殖民城邦的“萨雷安”并没有加入。萨雷安为了回避全面战争,在阿拉米格陷落之后立刻向帝都派出了特使,然而没有能够说服帝国坐到谈判桌前,政治上的企图以失败告终。因此,领导萨雷安的哲学者议会作出了放弃殖民城市的决定。

  第六星历1562年,在艾欧泽亚诸城邦的步调还没有完全达到一致之时,帝国军第14军团就像洞悉了一切似的出动了。以飞空战舰“阿格里俄斯号”为旗舰的大舰队开始向艾欧泽亚中心部的摩杜纳地区进军。

  然而,在帝国舰队面前出现了意料之外的迎战者。银泪湖的守护神、自古受到崇拜的“尘世幻龙”突如其来地率领了众多的龙族向帝国军发动了袭击。在这次历史上首次空中作战“银泪湖空战”中,阿格里俄斯号和尘世幻龙两败俱伤坠落大地,失去了旗舰的帝国军不得不进行了撤退。

向飞空战舰阿格里俄斯号发起攻击的飞龙群。其统帅“尘世幻龙”是所有龙族的始祖。此战中被认为死去了的幻龙遗骸现今仍然同阿格里俄斯号的残骸一道留在了银泪湖上。

  此后以这一年为分界线,艾欧泽亚的兽人种族开始相继进行“蛮神”的召唤。这种以水晶和祈祷之力为能量来源的异形生物,无论打倒多少次都会复活。更有甚者,它们通过“精炼”扭曲人的灵魂,强行将人变为“信徒”,有勇无谋地对蛮神发起挑战是一件过于危险的事。确认了蛮神出现的第14军团长盖乌斯·范·巴埃萨向皇帝索尔·佐斯·加尔乌斯奏报了情况,并决定暂时中止对艾欧泽亚的侵略战争。

  另一方面,龙堡内陆低地的殖民城邦萨雷安启动了经过5年准备的计划:一个断然将民众全部回撤到位于北洋本国的“大撤退”计划。面对一夜之间成为空壳的城市,其他城邦的民众只有愕然以对。

无风时代

  银泪湖空战第二年,即第六星历1563年,伊修加德宣布退出“艾欧泽亚城邦军事同盟”。当时加雷马帝国军队不仅是从已经行省化的“阿拉米格准州”中折返并终止军事行动,更是在与格里达尼亚的国境线上开始建造巨大的防御壁垒“巴埃萨长城”。帝国所表现出的不仅谈不上是准备再次侵略、而且还与“被蛮神污染了的区域”艾欧泽亚隔离开来的态势,使得伊修加德教皇厅得出了当面的安全得到了保障的见解。对于正在与龙族持续着“千年战争”的伊修加德来说,实在没必要为了长久不动弹的帝国军而分散战力。因此,他们下了退出同盟的决断。

  就这样,处在看不见未来的胶着状态中的艾欧泽亚,迎来了一个怪异的和平时期“无风时代”。艾欧泽亚城邦军事同盟解散了联军,于是军事同盟变得有名无实。并且,失业了的雇佣兵们最终集中在一个佣兵队长手下,成立了互助组织“冒险者行会”,行会在各城邦设立窗口,一边开始接受城邦民众的危险委托任务,一边将任务分配给行会成员“冒险者”。委托的任务从魔物的讨伐到工匠工作,各式各样,类型繁多。就这样“冒险者”们活跃在世界各地,新的时代拉开了帷幕。

救世诗盟的活动

  时间稍微往前追溯,第六星历1562年,在北洋的萨雷安本国,著名的大贤者“路易索瓦·莱韦耶勒尔”麾下集结了12位“贤人”,组成了一个组织。这个以“救世诗盟”为名的秘密结社,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拯救艾欧泽亚”。他们与厌恶卷入战争、主张不干涉方针的萨雷安哲学者议会的意见相反,开始推动直接对艾欧泽亚的行动。

大国防联军.png

  为了对抗加雷马帝国的威胁,必须将陷入机能不全的艾欧泽亚城邦军事同盟再次激活。作如此想的盟主路易索瓦向同盟成员国也就是利姆萨·罗敏萨、格里达尼亚、乌尔达哈三城邦派遣了贤人,他们与各国的领导层进行接触,推动“大国防联军”的建立。大国防联军是为了应对灵灾规模的危机,将各城邦国内的军事、经济、技术进行统合,执行总体战体制的传统性综合司令部。大国防联军历史上最后一次成立是在1500多年前的第五星历末期,据说各主要国家为了应对迫在眉睫的第六灵灾将其设立,并抛弃旧有恩怨而结成了同盟。而现在正是要将这个古老的传统进行复活。贤人们这样的热情和行动后来改变了历史。

 

蛮神的威胁

第六星历1564年发行的经济杂志“秘银之眼”的其中一页,是迅速报道了袭击艾玛吉娜矿山公司3号秘银挖掘场的“喷火的巨大魔物”情况的新闻。这被认为是“伊弗利特”的召唤得以被确认的最早事例。

  救世诗盟的行动并没有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这是因为由于加雷马帝国从阿拉米格撤军使得失去了共同敌人的各同盟成员国开始将目光投向对各自怀有敌意的兽人势力的战斗中。

  第六星历1564年,以帕戈尔赞为根据地的蜥蜴人族召唤了火神伊弗利特”。他们开始向视为圣地的赞拉克地区进军,烧毁艾玛吉娜矿山公司的采矿设施,再次占领了南萨纳兰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在威尔布兰德岛,崇拜水神利维亚桑”的鱼人族和崇拜土神泰坦”的地灵族也有所行动。对此,统治拉诺西亚地区的利姆萨·罗敏萨在第六星历1565年与著名的佣兵团“海雄旅团”缔结契约,在第二年迅速地成功讨伐了蛮神。然而旋即兽人势力又再次召唤了蛮神,彻底抵抗的态势没有能够瓦解。慢慢地,召唤了蛮神的兽人势力被用具有帝国风格的“蛮族”一词来进行称呼,对于艾欧泽亚民众而言,他们成为了比帝国军更加切身的威胁。

  在这种状况下,救世诗盟提出了蛮神对策。如果将消耗水晶资源和环境以太的蛮神召唤放任不管的话,总有一天艾欧泽亚大地会变得一片死寂。他们既然主张要“拯救艾欧泽亚”,那同蛮神的战斗就是不可避免的必由之路。救世诗盟会同他们的后援组织“巴尔德西昂委员会”一道,开始解读古代记录,对蛮神及其背后的暗之使徒“无影”展开了相关调查,并将所获得知识积极地向艾欧泽亚诸国的高层进行传授。于是,他们脚踏实地的活动获得了坚实的信赖。救世诗盟的贤人们逐渐成为了各城邦不可或缺的导师。

大国防联军的复兴

  虽然与蛮族的战斗愈演愈烈,但也并没有给艾欧泽亚诸国带来致命伤害,就这样第六星历1560年代过去了。然而,在进入1570年代后,发生了一系列让人意识到“无风时代”即将结束的事情。本应停留在阿拉米格境内的帝国军越过巴埃萨长城,将飞空战舰送入艾欧泽亚领空,争夺制空话语权。艾欧泽亚首家民间飞空艇公司“高风飞行社”的飞空艇遭遇帝国飞空战舰被击落的事件相继发生,该公司不久就宣布停止定期航班的运营。空中航路被割裂四碎。

  更有甚者,时间进入第六星历1572年后,人们发现东方战线上的奈尔·范·达纳斯麾下的帝国军第7军团被派遣至原来屯驻在阿拉米格的第14军团作为了增援部队。这时期前后,受到帝国军陆军部队在艾欧泽亚各地都能见到这一事实的冲击,   在艾欧泽亚城邦军事同盟各成员国中终于显示出了一股高涨的设立大国防联军的意向。于是在救世诗盟的帮助推动下,利姆萨·罗敏萨的“黑涡团”、格里达尼亚的“双蛇党”、乌尔达哈的“恒辉队”相继成立。

  艾欧泽亚城邦军事同盟三国共同举办了“大国防联军复兴节”,开始了大规模的募兵活动。城市繁华的街道上撑起颜色鲜艳的帐篷,大国防联军的将士们列队站立,向街上的人们发出参军的热烈邀请。各国特别致力于的,是对于拥有各式各样专业技术、战斗值高度可期的“冒险者”的参军劝说。黑涡团、双蛇党、恒辉队都宣布成立冒险者部队,激烈地开展争夺熟练冒险者的竞争。

大国防联军复兴节.png

白银凶鸟展翅翱翔

  统率派往西部战线也就是艾欧泽亚方面的加雷马帝国军第7军团的,是以“白银凶鸟”这个令人害怕的外号而著称的奈尔·范·达纳斯。在其身为加雷马帝国建国战争英雄的父亲神秘“病死”之后,继承其父之职,就任了第7军团军团长。而其作为军团长新上任的第一件事,是签署了一纸命令,把父亲的心腹幕僚全部处死。

奈尔·范·达纳斯因其白银铠甲和超出寻常的残酷而被称为“白银凶鸟”,其以枪术高超而著称,喜欢手握枪戟“布拉达曼特”亲自出现在前线战场上。

  奈尔对违逆己意的人,即使是己方人员也毫不留情,这种做法不仅在敌国、甚至在帝国内部也凶名昭著,有时候都需要皇帝出面解决。然而正是这种恐怖的强力约束使得第7军团战斗力令人闻风丧胆,在镇压东洲奥萨德次大陆的战争中大显身手。以巨大战果站稳脚跟的奈尔逐渐成为连当时的皇帝索尔·佐斯·加尔乌斯也要稍逊一筹的人物。

  皇帝索尔·佐斯·加尔乌斯是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加雷马共和国执政官的英杰,他引入魔导技术,改革军队体制,使军事力量大增,从而平定了周边诸国。而在33岁时,他宣布国家转向帝制并自己登基为帝,此后统治了这个巨大帝国50多年。虽然在第六星历1572年时他已经80多岁高龄了,但仍然霸气未收,大步向统一三大洲的目标迈进。他在改国家政体为帝制后所进行的东洲远征中目睹了“蛮神毁灭之地”,因此将“歼灭蛮神”作为了国策之一,而奈尔巧妙地利用了这一点。奈尔运用达纳斯家族秘密传承下来的古代亚拉戈文明的知识,释放自己具有歼灭蛮神秘计的信号,从而接近皇帝。这之后给艾欧泽亚招致了“第七灵灾”的悲剧。

陨石计划的重启

  奈尔到西部战线赴任的10年前,帝国历41年/第六星历1562年,在位于东洲边境的帝国行省——城塞都市“波兹亚要塞”进行了一个实验。在首席机工士“米德·南·加隆德”的指挥下,帝国尝试着与古代亚拉戈文明所发射的人工卫星“达拉加布”进行通信。

  遵照索尔帝的命令进行着蛮神讨伐方法探索的米德,在解读古代知识的过程中发现,古代亚拉戈帝国的军队曾经数次与蛮神进行战斗并成功镇压,而卫月“达拉加布”也不是如传说所记载的是月亮神“梅茵菲娜”的守卫、而是古代亚拉戈文明的人工产物、并且蕴藏着巨大的能量(这一事实在当时给人们带来了巨大冲击)。了解了这些情况后,米德提出了“陨石计划”,并在索尔帝的许可下,开始进行求证实验。然而,实验以失败告终。“达拉加布”上积蓄了5000年的巨大能量涌入在波兹亚要塞所建造的“通信雷波塔”,导致不仅是雷波塔本身、就连整个城市都一起“蒸发”这一巨大的悲惨事故发生。这就是所谓的“波兹亚要塞蒸发事故”。

  事故导致“陨石计划”失去主导者米德,从而计划受挫。索尔帝也以“对无法驾驭的力量不感兴趣”为由将计划无限期中止。而奈尔在前往西部战线赴任前后时期向皇帝进言,重启了这个可以说是帝国旧伤的“陨石计划”。而皇帝接受奈尔关于“只要有达纳斯家族传承自古代亚拉戈帝国的知识,计划一定可以成功”这个说辞,是对奈尔主张“不对‘达拉加布’所蕴含的能量进行利用、而直接使卫月本身坠落在艾欧泽亚上从而使召唤蛮神的‘蛮族’从根本上灭绝”这个作战方案很感兴趣的缘故。这就是奈尔的“第二次陨石计划”的真面目。

三方混战

  随着第二次“陨石计划”的启动,在重新启动的卫月“达拉加布”所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红色光辉中,奈尔一步一步推进着计划的准备工作。第7军团的陆军部队被派往艾欧泽亚各地,开始对作为蛮神能量来源的水晶矿脉和环境以太浓度进行测定。与此同时,他们对残留在艾欧泽亚各地的古代亚拉戈文明遗迹进行发掘,着手收集着推进计划所需要的器材和信息。

  与之相对,艾欧泽亚各国的大国防联军虽然还没有弄清敌军的目的,但已经在适时对入侵的帝国军开始了迎击行动。这个时期,各城邦的冒险者部队成功对入侵黑衣森林托托·拉克千狱库尔札斯泽梅尔要塞等地的帝国军进行了驱逐,大国防联军因此陆续积累着实际战果。另一方面,救世诗盟的盟主路易索瓦·莱韦耶勒尔亲自造访艾欧泽亚,与各国的大国防联军一起共同推进针对随着帝国军行动而活跃化的蛮神召唤活动的对策。

  然而并不是所有事情都那么顺利。在冒险者部队被派遣去讨伐蜥蜴人族所召唤火神“伊弗利特”的当口,奈尔·范·达纳斯出现在他们面前强行阻止他们的行动,使冒险者们不得不被迫撤退。之后,莫古力族所召唤的“贤王莫古尔·莫古十二世”、鸟人族所召唤的风神迦楼罗”相继在黑衣森林出现,使得事态进一步陷入混乱。虽然在贤人路易索瓦的指挥下冒险者部队迅速行动,各个蛮神都被成功讨伐,但人们发现蛮神消失后的以太并没有回归大地,而是被卫月“达拉加布”吸收。给各蛮族施加压力促使其召唤蛮神,以此不断削弱艾欧泽亚城邦军事同盟的战斗力,并且将蛮神所聚集的以太交由“达拉加布”加以吸收从而促进其活跃化——奈尔的这一深不见底的阴谋,逐渐浮出水面。

从今天的观点来看,这个时期的奈尔·范·达纳斯,极有可能已经被封印在达拉加布内部的蛮神“巴哈姆特”所精炼,而以至死忠心不渝著称的第7军团的将士们也很有可能已经被信徒化。

通信雷波塔破坏作战

  各大国防联军为蛮神对策四处奔走,而帝国军的行动则一直越来越活跃。第7军团和第14军团联手占领了摩杜纳地区的一部分,并在该区域开始建造前哨基地“帝国新堡(后来经过扩建,改称帝国中央堡)”。而在这个基地里,开始竖立起与卫月“达拉加布”进行通信的设施——“通信雷波塔”。

  在此之前就以魔导技术观察员身份被招待到艾欧泽亚城邦军事同盟的加隆德炼铁厂社长“西德·加隆德”一眼就看穿了“通信雷波塔”的目的。因为曾经进行了这个雷波塔基础设计的,正是第一次“陨石计划”的主导者,也是他的父亲,米德·南·加隆德。经过观测,西德确认了卫月“达拉加布”正在缓缓接近海德林行星、并位于向星球坠落的轨道上这一事实,他将雷波塔是一种引导装置一事通报给了各大国防联军。于是经过召开紧急军事会议,曾经有名无实的“艾欧泽亚城邦军事同盟军”正式再次成立,并决定将成立后的第一次共同作战定为“通信雷波塔破坏作战”。

  该作战方案的主要内容如下:各大国防联军的正规部队作为主力,开始对“帝国新堡”发动攻击,吸引在当地防御的帝国军注意,同时派遣以冒险者部队为核心的精锐部队突击深入敌后,对通信雷波塔内部进行破坏。对于与加雷马帝国的正式正面决战,同盟军将士士气异常高昂,这场战斗收到了期待以外的效果。虽然是面对严阵以待的帝国军,但同盟军的气势还是将其压倒了。最终精锐部队的突击作战获得成功,中枢设施被破坏的通信雷波塔在火焰的包围中化为灰烬。

月下之战

  在通信雷波塔破坏作战中,冒险者部队在雷波塔内部再次与敌将奈尔·范·达纳斯相遇了。那时候奈尔毫不掩饰对于作为重要设施的雷波塔遭到破坏而焦急的样子,但又留下了“通信雷波塔已经不需要了”这样令人费解的话而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而后,如同作为这句话的证据一样,不久之后,观测结果表明,卫月“达拉加布”的坠落并没有停止,正在向地面持续接近。

  确信了奈尔的秘密计划之后的艾欧泽亚同盟军开始全力对其进行追踪,然后,奈尔带领了少数部下向库尔札斯地区方向而去这一事实被查明。根据救世诗盟的贤人“于里昂热·奥居雷”为艾欧泽亚同盟所提供的所提供的资料,奈尔所前往的库尔札斯东部低地地区的“荣耀野”一带,是发现了多处古代亚拉戈文明遗迹的一个地方。敌将前往这种地方一事,决不能轻易忽视。于是艾欧泽亚同盟军立刻派出侦察部队,着手深入搜索。

  然而,所派出的侦察部队遭到了毁灭。在达拉加布的某一部分发出光芒后,大量的陨石向侦察部队的集结地点倾泻而下。这毫无疑问是敌方攻击。而后,在陨石攻击之后不久,库尔札斯上空出现了漂浮的“岛屿”。古代亚拉戈文明的遗迹就像支撑这个“岛屿”的地基一样显露出来。而且,从这个人工浮岛当中向达拉加布放射出跟雷波塔中十分相似的光柱。不用询问西德的判断,这是引导达拉加布落下的光柱这一事实也显而易见。

  于是艾欧泽亚同盟军发动了以诛杀在浮岛上企图不断引导卫月下落的奈尔·范·达纳斯为目的的作战计划。少数精锐的冒险者部队乘坐西德的飞空艇“企业号”,奔赴库尔札斯上空的浮岛。在这场此后被称为“月下之战”的战斗中,冒险者部队经过激烈的战斗,成功将敌将奈尔消灭。当这一战报传到艾欧泽亚同盟军临时司令部的格里达尼亚时,人们被巨大的欢呼声所包围。

贤人路易索瓦的秘计

  在奈尔被消灭后,人工浮岛失去控制,不久就向地面崩塌坠落了。然而,即使失去了“浮岛”这一引导装置,达拉加布的下落仍然没有停止。就在同盟军司令部陷入“对奈尔的诛杀是不是太迟了”的普遍动摇不安之中时,正式就任了军师的贤人路易索瓦提出了一个秘计。

  这是以“请神”方式使艾欧泽亚十二神降临、将达拉加布重新推回天空再次封印的计策。然而染指这一与“蛮神召唤”同义的行为,意味着可能会给艾欧泽亚的全体民众带来被精炼的危险。据此路易索瓦提出,他将采用并不召唤艾欧泽亚十二神的本体、而是仅仅是众神的力量显现这样的方式。

用于艾欧泽亚十二神的“请神”仪式的秘石。据说在第七灵灾发生前,这些秘石发出了神秘梦幻的光芒。

  达拉加布一旦着陆,艾欧泽亚全境将面临难以想象的灾厄。这简直就是“灵灾”了,它意味着经历了六属性全部的灵灾后被认为可以永久持续繁荣的第六星历时代将迎来终结。对于“第七灵灾”的到来这一危机,艾欧泽亚同盟司令部在采用了贤人路易索瓦的秘计背后,也绝对不会忘记这种危机感。

终焉之名为希望

  就这样路易索瓦开始着手“请神”秘术仪式所需的准备工作。他请求成功诛杀奈尔的冒险者协助对存在艾欧泽亚各地的“十二神秘石”献上祈祷,以此作为促使十二神觉醒的契机。与此同时在大国防联军的全力协助下,鼓励同盟成员国居民向众神进行祈祷。这个时代所生存的人们大家异口同声,艾欧泽亚全境被祈祷的声音所包围。

  在“请神”的准备一点一点推进的过程中,帝国军也采取了行动。有消息表明,在作为达拉加布预定坠落地点的艾欧泽亚中部的“加尔提诺平原”,奈尔麾下的第7军团残余势力正在陆续集结。这一消息的来源,是一个令人意外的人物:统率帝国军第14军团的军团长“盖乌斯·范·巴埃萨”。盖乌斯所图的,是将艾欧泽亚变为帝国的行省,而对于将这片土地全部化为焦土的“陨石计划”,他一开始就是持反对立场的。盖乌斯出现在了正在进行“请神”准备的冒险者面前,传递了本应是友军的第7军团的动向:狂热信徒一样的第7军团将士直到现在也不接受奈尔的死亡,在“军团长的指挥下”,展现出死守加尔提诺平原的态势。

  第7军团的这个令人费解的行动给艾欧泽亚同盟军带来了巨大的妨碍,因为“请神”仪式的最终阶段一定要在达拉加布的正下方进行。为了阻止达拉加布的坠落,避免时代终结的到来,就不得不与第7军团残余势力展开正面决战,获得加尔提诺平原的控制权。为了给最后的终结留下希望的种子,战争开始了。

加尔提诺战役

  在后世的历史中被记载为“加尔提诺战役”的这场第六星历最后的战役,简直是一次倾尽各方全力的战斗。乌尔达哈将城市的防卫交给了铜刃团和银胄团,率领几乎全部兵力从“札尔之门”开拔进军。这是自古以来军队要从冠以死神之名的大门穿过、通过体验一次“死亡”以避免在战场阵亡的一种祈祷仪式。另一方面,在海对岸的利姆萨·罗敏萨,基于事先签订的“加拉迪翁协定”表明愿意给予黑涡团协助的海盗诸派组成了“打击陆战队”。断罪党、百鬼夜行、红血圣女团等有名的海盗团紧接着正规部队之后加入了军队行列。而格里达尼亚的双蛇党,则在“幻术三皇”之一的嘉恩·艾·神纳亲自打头阵的率领下,从森都发兵。双蛇党系的部队之外,本应担负城市防卫任务的鬼哭队和神勇队也有半数以上参战。而最为重要的,是从属于这些大国防联军的冒险者们,也大多各随所愿拿起了手中的武器。

  艾欧泽亚同盟军在北萨纳兰进行集结后,随即北上穿过摩杜纳,向西进入加尔提诺平原。与之相对,帝国军第7军团则实行了一边将主力部队在加尔提诺平原东侧排兵布阵、一边派出游击队从帝国中央堡出击对后方进行扰乱的策略。针对这个策略,艾欧泽亚同盟军临时司令部派出了各大国防联军属下的冒险者们进行迎击,以为主力部队的行动进行支援。响应艾欧泽亚同盟军临时司令部的号召,众多的冒险者在摩杜纳集结,并在银泪湖湖畔迎击由帝国中央堡出击而至的帝国军部队。

  然后,战争终于在加尔提诺的地面上打响了。为了保护正在临近达拉加布的高台上开始“请神”仪式的军师路易索瓦,艾欧泽亚同盟军主力摆开阵势,而摆出典型横向阵列的帝国军也像被吸引了一样开始前进,两军开始正面激烈交战。

  以步兵肉搏战拉开序幕的加尔提诺战役,最开始时双方一进一退,攻防不断交替。然而当帝国军一方投入了约200骑操纵骑乘型魔导机甲“魔导死神”的魔导骑兵后,战争形势为之一变。受到具备强大火力的新型魔导兵器的突击,同盟军一方的战阵发生了混乱。

  对于艾欧泽亚同盟军来说,这么大规模的共同作战是第一次。跟攻入帝国中央堡的“通信雷波塔破坏作战”比较而言,这么大规模的兵力集结,使得各大国防联军之间的配合没有像想象中那么顺利。而且,即使是在每个大国防联军内部,比如黑涡团的海盗部队、恒辉队的阿拉米格人部队等,这种非正规军混杂其中的状况使得维持精密的阵型一开始就成了一纸空谈。就这样,在受到魔导骑兵的突袭之后,敌我双方就陷入了混战状态当中。虽然单纯从兵力上来说艾欧泽亚同盟军具有优势,但由于相互配合被切断,这个优势没有办法发挥出来。相反,人数上处于劣势的帝国军第7军团其装备的精良程度和训练纯熟程度都盖过了同盟军,战争的优势逐渐倒向帝国军一方。

  改变同盟军这种痛苦局面的,是冒险者部队。取得摩杜纳战斗胜利、成功击退敌军游击部队的冒险者们随后赶到了加尔提诺平原,并一鼓作气向帝国军主力发起了进攻。由于身经百战的冒险者们的英勇奋战,同盟军松了一口气。濒临溃散的第一方阵撤向了后方,成功重整旗鼓的同盟军终于挽回劣势,慢慢开始将阵势压向帝国军。

达拉加布.png

  在战场的上空,散发着诡异光芒的卫月“达拉加布”正在迫近。被那赤红光芒所照亮的战场,呈现出如同传说中的“七狱”一样令人恐惧的样子。

古代蛮神“巴哈姆特”

  给持续激战的加尔提诺战役打上休止符的,是谁也无法想象的存在。不断迫近地面的卫月“达拉加布”在加尔提诺上空突然碎裂,从其内部出现了古代蛮神

  根据救世诗盟此后的调查,这是古代亚拉戈帝国封印在卫月内部的龙神巴哈姆特”。这个在5000年前亚拉戈所进行的南方大陆远征过程中被当地龙族所召唤出来的龙神,一解开拘束器获得自由,就爆发出由于长期被封印而积蓄已深的愤怒。甫一苏醒,它不仅在加尔提诺,而且在艾欧泽亚各地上空飞翔,散布灾祸的火焰。奈尔所实行的“陨石计划”的真正目的,并非是使达拉加布坠落,而正是将龙神解放出来。

  达拉加布瓦解之后的无数碎片散落各地,以及紧追而至的巴哈姆特所吐出龙炎的灼热燃烧,使得战场陷入巨大混乱。双方阵营已经分不清敌我,也不再理会胜败,将士们四散奔逃。然而在这个陷入混乱漩涡的加尔提诺平原上,还有唯一一个冷静持续进行战斗的人。这就是还在继续着“请神”仪式的军师路易索瓦。

  注意到古代蛮神的路易索瓦,一醒觉到将达拉加布推回天空这个最初的计划已经以失败告终,就马上将目的转向封印巴哈姆特。于是,借助名杖“天命杖”所聚集的巨大环境以太以及祈求救赎的艾欧泽亚民众的祈祷之力为能量之源,在使十二神之力显现的同时,以此尝试发动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封印魔法。艾欧泽亚各地的秘石发出炫目的光柱,形成十二根封印之楔向巴哈姆特进行攻击。那样的巴哈姆特也被这个攻击所阻,在加尔提诺平原上空被一层光芒外壳所覆盖,封印眼看就要成功。

  然而此后事情的发展即使是在场的目击者也没有办法详细说清。大部分幸存者记忆混乱,各自的证言无法达成一致。这就是被称为“灵灾后遗症”的现象。也许是一口气被放射出来的巨大以太对人们的记忆造成了影响吧。可以明确的,是以此事为分界线,龙神巴哈姆特突然消失无踪。然后,和军师路易索瓦一道创造了“请神”奇迹的“英雄们”也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了……此后艾欧泽亚进入了第七次衰亡时代,也就是“第七灵灾”。

战争的印迹

  达拉加布破碎,蛮神巴哈姆特出现,在这陷入大混乱的战场中,艾欧泽亚同盟军临时司令部决定撤退。虽然恒辉队的劳班·阿尔丁局长表示出继续作战的意图,但双蛇党的嘉恩·艾·神纳劝阻了他,强烈主张撤退。然而,虽然想发出撤退命令,但不知道是古代蛮神的影响还是环境以太的混乱,使得通讯珠丧失了通信功能。因此司令部下属的士官们只能发出传令,直接向前线部队传达命令。在这之中,还留下了黑涡团的最高指挥官梅尔维布·布鲁菲斯维因亲自骑着心爱的陆行鸟“胜利号”冲向化作混沌一片的前线、阻止还在持续战斗的海盗部队“打击陆战队”并令他们撤退这样的轶事。

无数卫月的碎片散落在战场上,这其中不仅有卫月的外壳,也有很多用来封印古代蛮神的“拘束器”。

  就这样,加尔提诺战役终结。艾欧泽亚同盟军从加尔提诺平原上撤退,而帝国军的残余力量也也因为失去了战斗的目的,零零散散地退去。

  同盟军大部队首先退到了北萨纳兰地区,以恒辉队为中心扎下营帐,并立刻对生还者进行确认以及对负伤者进行治疗。黑涡团由于在撤退过程中梅尔维布提督负伤陷入昏睡状态,因此决定在副指挥官爱因扎尔正漩将的指挥下返回祖国。另一方面,双蛇党则招募志愿者返回加尔提诺平原,在宛如“七狱”般悲惨状态下的战场上搜救幸存者。据说以优秀的治疗手法著称的嘉恩·艾·神纳亲临阵前指挥,不分敌我地挽救了不少人的生命。

砸向地面的卫月碎片贯穿了地脉,造成大量的以太喷发并瞬间结晶化,从而在各地留下了大块的橙色“偏属性水晶”。这可以说是到现在还留存的灵灾的爪痕最有代表性的东西。

不可思议的新生

  众多生命的消逝,并不只是在作为战场的加尔提诺平原上。四处飞散的卫月碎片在北起库尔札斯、南至萨纳兰的广阔范围内坠落,造成了巨大的灾害。特别是在利姆萨·罗敏萨,由于巨大的卫月外壳坠落在海面上,引起了大海啸,沿海地区受灾严重。此外古代蛮神“巴哈姆特”所释放的龙炎也造成了大量的牺牲。

  然而就在令人恐惧的破坏发生之后不久,不可思议的重生现象就席卷了大地,自然界以惊人的速度在恢复。根据后来艾欧泽亚城邦军事同盟所公开发表的假设所说,在军师路易索瓦以“请神”击败蛮神巴哈姆特时,可能使用了艾欧泽亚十二神的力量使这个重生的奇迹得以发生。另一方面也有证言说在战场上“看到了不死鸟”,所以在人们当中各种臆测和传言交织传播。关键人物路易索瓦不知所踪,仅是他所喜欢用的名杖“天命杖”的残骸被双蛇党的搜索队所找到。第七灵灾发生的那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真相仍然处于不明所以的状态。

  总而言之即使受到了巨大的灾害,艾欧泽亚最终也避免了灭亡的结局。各城邦国家从最开始的混乱中走了出来,开始有组织地进行救助和复兴活动,一边忍耐着悲痛一边站起来向前迈进。他们相信,下一个繁荣的时代“第七星历”一定会到来。

参考资料

1、《艾欧泽亚百科全书》(Encyclopaedia Eorzea ~The World of FINAL FANTASY XIV~)。译者:Shinwaryu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