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努族
瓦努族1.png
蛮族
在阿巴拉提亚云海浮岛上生活的居民。

因长期居住在与大地隔绝的云海之上,所以与其他种族的交流几乎为零。 近些年来,地上的人们借助飞空艇踏上了云海,使得他们的警戒心也有所增强。

—— 官方描述

  • 瓦努族(Vanu Vanu)有着鸟喙般宽阔的吻部以及粗壮的身体,其形象往往被描述为“肥胖的大鸟”。不过不要被这些兽人笨重的外表所迷惑,当他们舞动起那结实的,长满羽毛的双臂时,会展现出惊人的灵活和敏捷。
  • 虽然瓦努族有着鸟类的外表,不过他们并没有任何飞行能力,只能通过驾驭腾云蛇在浮岛间穿梭。
  • 瓦努族的部落依靠血缘关系来维系,有着相同祖先的部族成员在一名长老的管理下共同生活。通常来说这些社群之间各自为政,但是权力转移可能会导致部落间的征服战争。
Cloud with gale.png

符号


瓦努族的各个部落都有着自己独有的符号。图示中的是温杜族的标志,其象征着狂风席卷的滚滚云层。

饮食


除了瓦魔蛾等百虫纲魔物的幼虫,云海鱼在瓦努族的食谱中也占了很大比重。将这些主食与野草揉成团,便制成了瓦努族招牌美食“特制菜丸子”。通过加入精心挑选的幼虫肉,他们赋予了菜丸子极富弹性的口感。

衮杜族

声望任务详见: 美艳的衮杜


衮杜族是瓦努族部落之一。当温杜族来犯时他们曾试图依靠传统的太阳之舞来抵御,但是这些被俾斯麦精炼的敌人不为所动,凭借武力打败了衮杜族,长老乌努瓦努也在战斗中牺牲。衮杜族最终被征服,被迫服从温杜族的统治。尽管如此,当已故长老之子利努瓦努提出衮杜族独立的要求时,他的民众也觉醒了反抗意识。虽然利努瓦努因煽动叛乱而被囚禁,但是他的妹妹利努瓦利成功逃出了温杜族的控制。在热心的冒险者帮助之下,利努瓦利得到了尊杜族提供的庇护所,如今她正努力将支离破碎的衮杜族重建起来。

“就像沃土中的种子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新的衮杜集落也会如这般繁荣壮大。”

—— 利努瓦利(Linu Vali)

利努瓦利是衮杜族长老乌努瓦努的女儿。逃出温杜族的魔爪之后,她在尊杜族赠予的浮岛上成立了“纳基衮杜集落”,与同伴一同致力于恢复温杜族往日的面貌。尽管利努瓦利少不更事,身形纤弱(按瓦努族的标准),但是随着盟友力量的逐步壮大,她成功地解救了自己被囚禁的哥哥利努瓦努。在重建部落的过程中利努瓦利逐渐成熟,最终生性优雅的她也成为了一名威猛的太阳舞者。

当问及她芳龄几许时,坦率的利努瓦利将会如是作答:“就好像东升的旭日一般,我的一生才刚刚开始。”

主要产业

云海垂钓

瓦努族擅长在浮岛边界上挥杆放线,钓上五花八门的云海鱼。作为部落获取食物的主要手段,在垂钓方面展现出过人天赋的部落成员将会赢得其同族的钦佩和赞许。

腾云蛇驯养

为了弥补无法飞行的缺陷,瓦努族驯养一种有翼的甲鳞纲魔物“腾云蛇”,使其成为连接浮岛与远方的桥梁。除了用于坐骑之外,腾云蛇的鳞,肉,甚至是骨头都有重要作用,可谓一身是宝。

神话传说


详见词条 云神

社会文化

瓦努族很少与其他文明接触,高耸的栖息地在悠久的岁月中庇护他们,使其免受外来文化的打扰。他们不变的习俗和较为原始的社会深刻反映出这种孤立状态的影响。由于浮岛的矿石体积较大且难以熔炼,瓦努族对于金属加工也几乎是一无所知。因此他们的武器大多由一些简单的残余物制成——以动物的骨头和牙齿为主。

尽管他们缺乏所谓的“文明教化”,但事实上这些蛮族绝非愚鲁之辈。恰恰相反,仅仅在伊修加德人到达后的几年时间,瓦努族便能娴熟地使用艾欧泽亚通用语。而利用“太阳之舞”(一种震慑对方,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仪式)来避免不必要的流血冲突,则进一步证明了这个观点。不过他们的文化中也存在着不同寻常的一面,比如 “猴面雀斗技” 这种令外人难以理解的活动。

命名规则

瓦努族的姓名后缀因性别而异:代表男性的“瓦努”和代表女性的“瓦利”。这些单词翻译过来就是“男性部落成员”和“女性部落成员”,并且这个后缀不会用于指代动物或其他事物。当部落间相遇时还会提及自己的部落名,比如“火奴瓦努,强大的温杜族长老”。

传统意义上,每个部落都有一个专属的形容词(如前文所述“强大的温杜族”),不过通常很少提及。但是发生部落冲突时这些蛮族会及时地为他们敌对部落的名字前加上一个贬义的形容词。

瓦努族部落

温杜族
The Vundu
瓦努族部落最强大的一支。自从召唤云神俾斯麦并被其精炼之后,温杜族开始逐步征服其他部落。
尊杜族
The Zundu
一个较小的部落,因与其他种族和平往来而闻名。他们通过按时向温杜族上供而保持了独立。
衮杜族
The Gundu
被温杜族统治的部落。在被征服之前曾与尊杜族保持着友好关系。
本杜族
The Bendu
现已消失的部落。因反抗温杜族的侵略而被灭族。

蛮族导航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