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bgs7-1.jpg

“爱梅特塞尔克!”喊我的声音在议事堂的入口处响起。

既然听见了就没办法了。我停下本来走向入口打算离开的脚步,转身看去。

一路小跑朝这里而来的声音主人,不出我的意料,是穿着白色斗篷的小个子年轻人。覆盖在他脸上的,是代表十四人委员会的红色面具……这副样子那就根本不用问了,是同事艾里迪布斯。

我用眼神问他有什么事,他呼出一口气,非常严肃地说道。


「你知道准备拿来讨论的火山一事吧?」


「知道,据说是临近大喷发了……

 虽然也不是特意要记住的」


根据提交到十四人委员会的报告,某座孤岛上的火山火属性异常活跃化——也就是被证实出现了喷发的征兆。

岛上有一座城镇,还有大片农场。如果火山喷发,这一切将会被吞噬……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和其他很多这类事情一样,“仅此而已”。岛上的居民也已经司空见惯,如果愿意,现在已经开始搬家了吧。即使委员会计划要讨论应对事宜,也并不会得出进一步的结论。

而这种事情艾里迪布斯也拿来跟我说——我心里只感到一阵不耐烦。


「事实上,阿泽姆已经到那座山去了,说是要阻止火山喷发」


我皱起眉头,忍下要脱口而出“我就知道!”的冲动。

我花了好几秒钟稳定了一下情绪,终于说出了第二句话:「……他要怎么做?」。

艾里迪布斯依然一副非常认真的样子回答道。


「你应该知道火精伊弗利塔吧?」


「……嗯。那在拉哈布雷亚所创造出的理念中可谓杰作中的杰作」


听见这句话后艾里迪布斯一本正经的嘴角绽开了喜悦的笑容。

从他真心地念叨着「没错,那个真的非常优秀」的样子中,我真切感受到了他对拉哈布雷亚――对同事们是何等的仰慕。

如果是平常,我会觉得又令人欣慰又多少有点尴尬,但觉察到他现在所说的,我再一次皱起了眉头。


火精伊弗利塔,是凝聚火属性以太而创造出来的幻想生物。

因此,阿泽姆要怎么阻止火山喷发我大概也能想象出来。

将火山中充斥的火之力变化为伊弗利塔的形态带离,在别的地方让它分解消散――也就是,将其讨伐。

但是,要达成这个目的应该还要一个协助者才对。

把伊弗利塔这一理念交给阿泽姆的人。如果那不是拉哈布雷亚自己的话,能想到的……只有一个人。管理所有理念的创造管理局局长,如果是他的话,不管管理得多么谨慎的理念都能带出来。

我脑海里浮现出那位朋友面带愉快微笑送别阿泽姆的样子,不由得用手扶上我还戴着面具的额头。

艾里迪布斯看到我这个动作,大概知道事情已经传达到了。


「虽然我觉得不用担心,但是如果事情扩大化的话,阿泽姆又会挨训了。

 快去吧,爱梅特赛尔克」


「情况我了解了……

 不过这样好吗? 调停者艾里迪布斯这么偏袒那家伙」


「我没有偏袒的意思。

 不过,火山一事还没得出结论。

 因此,我觉得想要阻止火山喷发的阿泽姆的意见也应该得到同等的尊重」


他毫不犹豫地说。对此我既不能反对也没法肯定,只能耸肩以对。

阿泽姆应该会有这么一次对自己时代的调停者是这个心地善良的年轻人而感恩吧。


「……顺便问一下,他去阻止喷发的理由你问了吗?」


离开前我这么问道,艾里迪布斯一边回答「没有……」一边陷入思考。

大概是在仔细回忆和阿泽姆的交谈内容吧。作为调停者,他不说没有根据的话。

一会儿,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他霍然抬起头,严肃地说道,仿佛要揭示什么重大的事实。


「那个岛上出产的葡萄很好吃……他确实这么说过……

 可能他把那个看作非要违反天意也要保存下来的东西也说不定……!」


「…………可能……是那样吧」


为了不辜负他这份深厚的信赖,我一边应和着,一边心里暗暗决定回头一定要好好说一说那两个损友。

没法理解我内心复杂想法的艾里迪布斯又弯起了嘴角,一副关爱的口气念叨道:「阿泽姆的见解总是那么新奇」。


——总而言之,艾里迪布斯就是这样一个年轻人。

忠实履行使命,同时比谁都仰慕和尊重十四人委员会的同伴。

把他当亲弟弟看待的人也不在少数吧。甚至当召唤佐迪亚克的时候,在得知艾里迪布斯最适合作为核心以后,任务在身的委员们大家也都非常依依不舍。


因此,与他的不期再见,让我们大家都大吃了一惊。


就在佐迪亚克成为了行星的意志并平息了终末的灾厄之后不久。

对于今后期望什么样的未来,人们的意见产生了很大分歧。

很多人认为,用新的生命作为交换,复活献祭给佐迪亚克的同胞们是最好的。而另一方面,认为正应该把行星的未来托付给新生命的主张也根深蒂固。

就在我们被迫做出决定的时候,突如其来地,从佐迪亚克身上掉落下来了“什么”。那个东西蠢动了几下,最终形成了人形。就在周围人们的愕然注视下,他的嘴巴不自然地动了动——但是的确浮起了笑容。


「没、问、题……

 你们、正确地判断、正确地实践……

 艾里迪布斯、会、帮助你们的」


Sline.png


从那以后经过了很久,日子多到我都懒得去数了。

结束了作为加雷马帝国国父索鲁斯的使命的我,回到漂浮在时空狭缝的昏暗据点,打算睡个久违的长觉。

由于索鲁斯的肉体放在了原初世界,现在我就是一个亡灵一般无形的存在。

所以,我变回了很久很久以前我还是我自己时候的本来样子。因为我想通过这样子睡觉,洗刷掉身上扮演别人的时间。

我不知道保持自我到底还有多少意义,就连不如直接舍弃自我反而更轻松这样的想法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即便如此,一想到另外两个原生种的状态……我就觉得我为自己的固执找到了感伤以外的理由。


“爱梅特赛尔克”的呼唤声响起,把我从小睡中叫醒过来。

我怀着“我很累别打扰我”的心情决定装没听见,但是声音的主人径直靠近,又在喊我的名字。这是跟遥远的从前在议事堂把我叫住时一样的声音……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但听在我耳朵里就像是别人一样,大概是因为态度完全不同了吧?还是说实际上已经变质了呢……

不管怎样,声音的主人——艾里迪布斯,在我旁边站着,严肃说道。


「拉哈布雷亚消散了」


——我还是站起身来,和艾里迪布斯面对面了。

他一动不动。笼罩在对方身上的长久沉默告诉我,这是一个无法掩盖的事实。

对于无影来说,「死亡」并不是意味着终结的词语。

但是,是啊,「消散」的话——


「我们应该早就知道,这一天总会到来」


我一边听着艾里迪布斯的讲述,一边闭上眼睛,把一口闷气吐了出来。

他说的没错。拉哈布雷亚活得很长久,比谁都积极地开展活动。甚至可以说“过于积极”。他越是穿梭在各个世界改变身体,奋勇前进,身体就越出现衰败。最近,即便已经通过黑暗引发了灵灾不久,他又在试图采取助长黑暗的行动。

我觉得他就像火焰一样,大概是因为以前他曾经成功地创造出了多个火焰的幻想生物吧。从熊熊燃烧的不死鸟,到火精伊弗利塔……当代拉哈布雷亚所创造的火焰,既强大,又美丽。于是他自己也在持续熊熊燃烧着。

——即使一旦全部变成灰烬,火焰也会消散。


我慢慢掀起眼帘,窥视着艾里迪布斯。

唯一没有被面具覆盖的嘴巴紧闭,无法看出情绪。

是已经不会像以前一样透露出敬爱的情绪了吗。还是说这份情绪本身,已经——


「……爱梅特赛尔克?」


「啊,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拉哈布雷亚老爷子跟他所创造的东西很像。

 仅此而已」


「创造的、东西……」


不断重复这句话的艾里迪布斯,这次明显露出了困惑的神色。

在我觉察到他已经想不起来了的同时,他自己似乎也发现自身还欠缺了什么。他的拳头在虚空中握紧起来。

他作为调停者回到十四人委员会面前以来——不是作为人,而是作为愿望编织而成的“什么”——随着时代的变化,自我内在应有的东西正在不断失去。


「……艾里迪布斯。你还是不打算看看那个水晶吗」


在他还是他、拉哈布雷亚还是拉哈布雷亚的时候,我们收集了每个委员的记忆,封存在水晶里。这是为了转生种再次就位时进行学习用的。

艾里迪布斯如果使用的话,肯定有些记忆能被想起来。

然而他平静地摇了摇头。


「我是艾里迪布斯,我只需要记住我应该做的事情,以及方法……就足够了。

 就算想起这样那样的事情,在持续的战斗中又会再一次丢失。

 ……如果是重要的回忆,就别让它一次又一次忘记」


如果他是这么希望的,我确实不能反对也没办法肯定。

我只好夸张地耸了耸肩,任由谈话进行下去。

他一边发动转移魔法,一边对我说道。


「现在开始我要回到原初世界,处理将拉哈布雷亚逼入绝境的英雄」


「明白了。如果对手是“英雄”的话,应该不是你的对手才对」


「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为了早点结束这个危险的时代,你那边也要继续活动才行」


不不我想稍微休息一下——这句话我还没说出口,他的魔法生效,身影消失在黑暗中。我和他的直接会面,这是最后一次。


Sdbgs7-2.jpg


然后——


现在,我的魔法全部被打破。

剩下的,只有自身的存在而已。


就连这个也分崩离析,如同卷入风中的沙子一样归去。

就连一个呼吸也没办法进行了。

战斗到了这个程度——不是这样是不行的。

因为这是我搭上自己的全部而想要实现的愿望。


就像我曾经无数次看见的一样,以太被冥界所吸引。

在那奔流之中,怀揣着长远的过去,还有少许的未来。


结局从我的手中离开了。

但是演员们还——以一种非常奇妙的形态——聚集在舞台之上。


那么,还要等一等。降下帷幕,不应该在此时此地。


我还是用早就不成形的手,打了一个响指。

——敬请观看,这个故事的最后一幕。


Sline.png

拓展:英文版最后的部分

英文版的本章最后部分是以莎士比亚的《暴风雨》的终场诗为蓝本创作的英文诗句,其中前两句为直接引用。在此附上原文及个人翻译:

Now my charms are all o'erthrown,
现在我的魔法已尽被打破抛弃

And what strength I have's mine own,
所剩无几的力量都属于我自己

Which is most faint, as is my breath
似有若无,如我的呼吸一般微弱

That quavers here at brink of death.
颤抖着仿佛要从死亡边缘跌落

'Twas e'er my fate to wager all
我的命运就是倾尽所有的赌注

For that which wrought my brothers' fall,
为导致我同胞堕入深渊的前路

And thus the aether beckons me
因此在如今以太向我招手示意

To depths of black eternity,
引我前往黑色永恒的冥界之地

To dream of things long lost and gone,
去梦见那些曾经远去和失去的

And futures which might yet be won
以及那些也许可以胜券在握的

Though not by me, lest you mistake,
并非由我,我必须澄清以免误会

For others wait, the stage to take,
因为其他演员正等待登台就位

And while their worth is far from sure,
而当他们的价值还远未能确定

I bid the falling curtain——pause.
我向落下的帷幕告别离场——暂停

Let "encore" be my final word,
让我说出我的最后一句台词“安可”

Their epilogue to death preferred.
而他们上演对于死亡终幕的选择

参考资料

1、漆黒秘話 日本語版,翻译:Shinwaryu

2、暗影秘话 官方中文版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