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世界里,由于种族、地区、时代的不同,存在着许多种语言。通过考察这些语言的根源、特征,就能大概掌握各种文化的背景和思想。

通用语

冒险者们.png

  存在多样种族和文化的海德林,理所当然地存在着大量不同的语言。仅三大洲范围内就确认存在包括方言在内的语言200种以上,此外还有很多学者们尚未发现的语言。而在现代社会使用得最多的,是也被称为“艾欧泽亚语”的“通用语”。通用语基本对应现实世界的英语,是基于人族中原之民的语言。他们通过人族的三次大迁徙,把通用语带到了艾欧泽亚,并在各种族之间传播开来,促进了各族相互交融。所以现在在艾欧泽亚地区几乎随处可见通用语的踪迹,各种书籍、地图、标志、招牌等等基本都是用通用语书写。

语言的一生

  包括通用语在内,现在使用的大部分语言都是由第三星历时代的亚拉戈语派生演化而来。这种语言以更早以前居住在阿尔迪纳德次大陆的人族所使用的方言为根源,并因亚拉戈帝国的领土扩张和千年以上的存续而得以广泛传播,最终固化形成。也就是说,这意味着由于这个长久的亚拉戈帝国时代的统治阴影,此前的语言都消亡了。但在亚拉戈帝国因第四灵灾毁灭以及此后的否定文明行为,各地区间的沟通、来往变得困难,于是多数的都市和部落都变成了孤立状态。此后历经数代,单一的亚拉戈语开枝散叶,演化出了多种新的语言。

  经过了第四星历“被遗忘的时代”进入了第五星历后,文明复兴,多个城邦和国家应运而生,同时也产生了无数的语言。城邦、国家间无法有效交流,时常会发生由误解而产生的政治对立。这个时代,以笔译、口译为生的从业者作为新的社会阶级产生,并在外交场上活跃起来。懂的多门语言的人们,利用翻译技术获得了权力和财富。

胜出的语言

格里达尼亚发行的《渡鸦周刊》上关于莫古力族传承的文章。这篇文章很快经东阿尔迪纳德商会的交易商人之手流传到黄金港,还刊登在了远东之国的瓦版上。受此影响,远东之国开始制作“招财莫古力”雕像,并使之成为受欢迎的吉祥物品。这也是在东方地区多有使用通用语的人的逸闻之一。

  进入第六星历后,几乎跟现在的通用语差不多的语言,开始在艾欧泽亚落地生根。而让这种语言广泛流传的,同样是人族。虽然第六星历初期更早在艾欧泽亚中部平原地区定居的是精灵族,但他们人数稀少,并不能古精灵语扩散流传开来。相对的,经历了几次大迁徙的人族却散布在艾欧泽亚各个角落,将自己使用的语言传播出去。虽然人族文化博采众长,但却对使用自己的语言有着顽固的坚持。人族和精灵族共同生活在黑衣森林里,但古精灵语已经基本没有人会说了。

  自视甚高的精灵族努力地想要保住自己的语言,但拉拉菲尔族商人的流入逐渐地改变了这个状况。比起自尊来说,拉拉菲尔一族更重视利益。他们发现掌握多数族群人族所使用的语言能够获得更多的商机,从而开始学习人族语言。之后来到艾欧泽亚的猫魅族也选择了多数方使用的人族语言。这导致了通用语的地位越来越难以动摇。

  在艾欧泽亚获得一席之地的拉拉菲尔族,下一个目标就是伊尔萨巴德大陆及更远方。他们在交易场合基本上使用人族的通用语,而觉得词汇量不足时,就会用拉拉菲尔语进行补足。结果,在短短的数十年间,通用语甚至渗透到了三大洲的东端。在此背景下,目前在近东拉札罕极东远东之国等地都能够发现使用通用语交流的人。

艾欧泽亚文字

  虽然古代亚拉戈帝国时代使用的文字和现代艾欧泽亚文字有着不少形状相似,但是“读音”却是截然不同。这让很多语言学家感到迷惑,并一直以来都误以为亚拉戈语和通用语是完全不同的语言。但是,通过对近年来所发掘的亚拉戈神典石进行解读,人们发现了正确的亚拉戈语发音。研究成果表明,亚拉戈语可以说是通用语的根源,他们有着紧密关系。而文字与读音“错位”的现象,应该是受到第四星历时代文明否定运动影响、一时间废除“文字”而导致的。还有推测认为,在此后的第五星历对文字进行转用过程中,文字表示读音的过程发生了误用。

字母表一览

  虽然没有正确的统计,但推测艾欧泽亚的识字率大概是在50%以下。同时,即使在会书写的人之间,标点符号以及大小字母的使用也并非一成不变,词缀也非常混乱。因此甚至有写错了的招牌存在。

  艾欧泽亚字母共计26个,分为大小写。根据字母的形状和笔顺,有语言学家认为该文字本来是左手持笔、从右往左方向进行书写的。

艾欧泽亚文字.png

古精灵语

  古精灵语基本对应现实世界的法语,精灵们在与人族的相互理解过程中,逐渐使用了“通用语”,但也仍然没有废弃古精灵语。他们将来自古精灵语的单词和通用语交杂使用,甚至渗透影响到了其他种族。特别是在姓氏方面他们还是坚持了古精灵语的后缀和发音。(参见词条:人名取名规则

古拉拉菲尔语

  古拉拉菲尔语是拉拉菲尔族在故乡南洋诸岛仍然在使用的一种独立语言,是一种跟“诗歌”有着很深关系的语言,特别体现在他们族人的名字上,“节奏”、“韵脚”和“音节”都具有规律性,非常简单易懂。此外,古拉拉菲尔语只有五个母音(a i u e o),因此和其它种族明显不同的拼写和发音也是其特点之一。(参见词条:人名取名规则

古猫魅语

  当前对古猫魅语的了解不算太多,可以明确的是,他们的语言里在拼写上常使用“h”字母(比如:Bhee, Kuzh, Pahsh),这是猫魅族在说话的时候会发出猫科动物一样独特声音的体现。但是对于猫魅族以外的种族来说发音很难,一般情况下多忽略这个“h”。(参见词条:人名取名规则

古鲁加语

  古鲁加语是鲁加族发源地埃尔斯兰特岛以及北阿巴拉提亚山脉深处的村落等地至今仍在使用的独立语言。在拼写上和人族的通用语有一些可以类比的地方,但是也有很多的不同。(参见词条:古鲁加语辞典

龙语

  由于持续千年的龙诗战争结束,伊修加德龙族达成和解,人们对龙族所使用的独特语言的研究机会也增加了。以下文字是萨雷安的语言研究学生花费数月逗留在不洁三塔写成的论文的其中精髓。

简洁为区别之魂

不洁三塔.png

  龙语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的话,“高效”是最合适的。龙族,更确切的说是七大天龙,花费了1万年以上的漫长时间对语言进行了精简。而这个省略不仅只有单词,也包括语序、语法、发音。因此,龙语一个单词包含了很多的意思,而近义词则被大幅削减。同时为了减轻说话的负担,龙语单词都极其简短,表达不同意思也不是通过语言而是通过呼吸方式和词尾屈折变化来实现。而最关键的是,经历了数千年与同族的对话交流,揣度对方的意思变得十分容易,结果是只需要用很简短的话语就能够充分表达自己的意图。它们所达到的,就是我们人类所说的“以心传心”境界。也就是说,龙语是一种揣摩字里行间对理解非常重要、就算是不发音的音节之间也蕴含了无数的涵义的,高等语言。

恒定的语言

  语言是在人们的使用过程中潜移默化地发生变化的“活物”。人们使用语言,改变语言,死后其后代继承这些语言,并继续改变着。在这个往复循环中,语言经常向着意料之外的方向进行着进化。然而,对于使用者几乎不进行世代交替的龙语来说,七大天龙所决定的方向恒定不变,并传给它们的子嗣。而七大天龙的眷属们也只是遵从着天龙们所定下的规则对语言进行学习。

  而在多数情况下,龙族的寿命都比七大天龙要短。因此,它们对这个不花费数千年就不能领会真正含义的以心传心的语言,需要花上“短短”的一生来进行学习。这是一个奇妙的现象。

生死概念

  龙语最基本、最具特征的一点,是绝大多数单词都被指定了“生命”属性的有或无。“龙”、“人”、“肉体”这类“有生命的单词”,必定含有低频率的鼻音,而另一方面,“逃亡”、“睡眠”、“看”等“无生命的单词”则没有鼻音,而是含有像在萨维奈语中可以见到的“H”那样的用声门气流发出的呼气音。用艾欧泽亚文字写的话,前者用[n],后者用[h]来表示,以区别于一般的“n”和“h”。

dra[n] arr[n] 肉体 [n]esh
逃亡 e[h]sk 睡眠 so[h]m [h]ess

  但是龙族所认为的“生命”,并不完全以“生物”和“不是生物”来进行区别。例如,表示“死亡”的单词“mor[n](/mɔːn/)”,就含有表示“生命”的[n]。对于人类来说,“死亡”意味着“无生命状态”,然而对于龙族来说,正因为有“死亡”所以才有“活着”,“死也是生的一部分”。以“寻觅”意思的“[n]oshk(/nɔʃk/)”为另一个例子,其中也含有[n],这是从龙族“一生就是探寻存在意义的旅途”的思想中来的。也就是说,寻找答案的尝试是为了接近“生”的目的的行为。另一方面,表示“太阳”的“soo[h](/su:/)”则不含有[n]。很多的文明都认为“太阳”是大地“生”出来的,但对于七大天龙来说,“太阳”只是发光发热的以太块,也就是不过一个工具的同等存在。

见古而知今

  再举一个例子,另一个可以反映“高效”特征的是,龙语的动词几乎没有活用。通用语的动词有过去式、现在式、将来式,随着时态的转变词语的形态也有很大的变化。但是,这些在龙语里全部都是用同一个单词表示。唯一不同的是,未来式不是吐气音而是吸气音。以表示“吃”的“ee[h]s”为例:

ee[h]s
吃了 ee[h]s
将要吃 [s]ee[h]s

  在现在式和过去式里,从喉咙里吐出大量空气,发音为/i:s/。而未来式的吸气式发音,龙族整体都采用加入/s:/这一个音的方式,用艾欧泽亚文字表示的时候,需要在词首加上[s]这样一个符号。

  那么,为什么在龙语里没有过去和现在的区别呢?答案是,龙族对“时间”和“因果”有着独特的思想。对于它们来说,现在是过去所发生的一切聚集的结果,所以基本上过去就等同于现在。极端一点说,对于活了数千年的龙族来说,现在所发生的事情,无非是在过去体验了多次的同一现象。

龙语的语序

  龙语的语法构造和通用语不同,其基础语序为“谓语→宾语→主语”。在通用语里“毒蜥蜴吃了拉拉菲尔”这样一句话,在龙语里是“吃了,拉拉菲尔,毒蜥蜴”这样的语序。对于龙族来说,比起做动作的主体,动作本身更为重要。它们认为,是谁吃了拉拉菲尔这点并不重要,先听到“吃”这个动作的话,就能第一时间作出回应。

  此外,形容词和副词可以说是必须跟在其所修饰的单词后面的。其理由也正是重视动词这不变的一点,作为核心的单词和动作必须放在重要的位置。

  “(饥饿的)毒蜥蜴 ‖[慢慢地]吃掉了(愚蠢的)拉拉菲尔”这句通用语,写成龙语的话是“吃掉了[慢慢地]拉拉菲尔(愚蠢的) ‖ 毒蜥蜴(饥饿的)”。顺便一提,在龙语里没有冠词,似乎是认为没有重要的意义,很早以前就废弃了。

与通用语的共通之处

  龙语里有很多和通用语发音相似的单词。因此,也有语言学家认为,早于亚拉戈语的古代语言和龙语同源。

意义 通用语 龙语
祈祷 Pray(/prei/) r[h]ei(/rei/)
连接 Tie(/tɑi/) ta[h]i(/tɑ:i/)
战争 War(/wɔ:/) wor[h](/wɔ:r/)
翻云雾海.jpg

妖精语

妖精族.jpg
  虽然现在妖精族以提倡封闭为主流,但是在第七灵灾以前,他们也跟其他种族一起建立和发展了水晶贸易商“灰冠商会”,在不同种族之间的交流是十分积极的。使用通用语这一点也是跟这样的倾向有关吧。

  妖精族是艾欧泽亚唯一一个主动放弃了自己原有语言而改为使用迁徙到他们居住地的其他种族(现在居住在格里达利亚的人族祖先)语言的蛮族。因此他们不仅在与精灵族、人族对话时会使用该语言,在跟自己同族交流时也一样。他们为什么会如此轻易地放弃了自己的语言呢?这个问题长年困扰着语言学家。也许妖精族所具有的、认为比起过去发生的事情、更重要的是现在怎样活下去这一倾向,也是其中要因。虽然这仅仅是一个推测。快速学习森林入侵者的语言,希望能够相互理解、减少对立。这可能就是他们的“生存战略”。

  此外,由于妖精族没有使用文字的文化,因此格尔莫拉以前的高位妖精语没有相关记录,也就无法知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语言。只有在通过长年吟唱中流传下来的妖精族传统的“歌”中,还残留了一些高位妖精语的只言片语。而他们所称的“精灵语”,只是在“句尾”(编者注:呼啾)和“代词”中使用了特征性的表现,其实和通用语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蜥蜴人语

蜥蜴人族.jpg
  虽然语法和语序都不同,但蜥蜴人语和辉鳞人语的“音”却很相近。虽然蜥蜴人语有着辉鳞人语没有的闭塞音(用“ ' ”来表示)。但是由于两者发音相似的词语太多了,研究者一般认为它们同源,属于同一语族。

  跟外表相反,蜥蜴人族具有高度发达的语言能力。以通用语为代表的一般语言都是按照语法规则将单词正确串联起来进行使用的,但蜥蜴人语却完全不一样。他们是通过数千种抽象的、生涩的熟语(编者注:兵贵神速)按照不同场合进行排列来表达自己的意思。而且,由于这些熟语具有语义含糊、外延丰富的特点,能够在多种不同场合使用。再者,在有些情况下,根据熟语之间的排列组合,还可以强调意图、反向消除特定熟语的意义、进行意义交换等。掌握丰富多彩的熟语组合并有效地使用它们,是非常难的一件事。借用某个拉拉菲尔族语言学家的话来说,“跟一个蜥蜴人交谈,就好像被绵延不绝地反复使用典故的老人们环绕一般”。

鱼人语

鱼人族.jpg

  对于无法理解的人来说,鱼人语就像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嘶”声。那是因为使用的方法和“使用的场所”跟通用语完全不一样的缘故。几乎一生都会在海里生活的鱼人族,他们发展出了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的语言。他们发出来的“嘶”声,是伴随着使水振动的动作被听见的声音,通过覆盖着薄膜的腋下器官感知这种振动,使得交流对话成立。这时如果发出更为强力的振动,那就形成了跟“喊叫”一样的强调效果。

  位于拉诺西亚的天然洞穴“斯珀谢灵窟”这个地名就是来源于鱼人语。他们用水中语言在陆地上发音时,用通用语记下听到的声音,就是“斯珀谢”。

  虽说如此,但包括幼年时期在内,鱼人族也还是有不少上岸的机会,不可能没有在水外交流的情形。他们在通常使用的水中语言之上,也会使用陆上的语言。但这种陆上语言非常简易,而复杂、高端的交谈要在海里进行,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礼仪。而陆上语言的其中一个特征是发音非常洪亮。那是因为鱼人族在适应海中生活的过程中耳部退化了,难以听见陆地上的声音。因此,他们在陆地上交谈时会像喊叫一样大声地说话。

哥布林语

哥布林族.jpg
  龙堡内陆低地的新兴城市“田园郡”是一个哥布林族和人们共存共荣的地方。因此在当地,哥布林族所创造的生造词和新词层出不穷。对于语言学家来说,那里是“混沌的最前线”。

  以交易民族闻名的哥布林族,总体而言语言能力非常高,他们很多都学会了多种语言。他们会根据交易对象使用不同的语言,认为这样能够让自己处于交涉的有利位置。因此,流浪之民哥布林族一来到艾欧泽亚,当然也就会说通用语了。

  而他们原有的哥布林语与蜥蜴人语类似,都是组合不同的单词,但却没有很强的规则性,因而以不断产生奇怪的生造词而著称。加之高度自由的语法构造,导致特别是口语极难理解。因此,语言学家们把哥布林语称作“语言的混沌”。而且哥布林族还将这种“混沌”应用在使用其他语言的时候,就算是使用通用语的对话也十分难以听懂,难以理解。

东方语言

  上面提到,通用语在东方也有着广泛的使用基础。而东方本身历经数千年,也发展出了自己独特的语言体系。比较有代表性的,是延夏地区和远东之国的语言。此外,敖龙族作为东来民族,也保留了他们的语言特点。

敖龙族的语言

  敖龙族的语言根据生活地区的不同而有所区别。从取名方式上可窥见一斑。晨曦之民的名字很接近现实中的日语,而暮晖之民的名字则体现了很多现实中蒙古语的特点。(参见词条:人名取名规则

概说东方文字

  延夏字一例

  主要在东方地区使用的东方文字,如果要追根溯源的话,可以上溯到2000多年前在延夏和无二江流域所使用的“延夏字”。这种文字每一个字表示一个词语或者是语素,是一种“表意文字”。因此,它虽然具有用少量文字就能表达大量信息的优势,但同时也具有就算是在日常书写的情况下也需要懂得成千上万个文字、学习起来非常困难这样的劣势。

  此中登场的,是以发音为基准的“表音文字”。艾欧泽亚所使用的字母也是其中一种,因此可以说东方文字也属于同一个系统。然而,东方文字是借用了表意的延夏字的其中一部分,对其进行分割、变形而产生的,因此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字。

东国文字1.png   东国文字2.png

参考资料

1、《艾欧泽亚百科全书 II》(Encyclopaedia Eorzea ~The World of FINAL FANTASY XIV~ Volume II)。译者:Raphael71Shinwaryu

avatar
avatar
溪木
0

tql

1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