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我们开始今晚的睡前故事吧。

自父母始祖被创造之初,又经过了不知几个寒暑。

如今那已经是久远的往昔。

这是在这个光辉照耀的大草原上繁衍生息的某个敖龙部族的故事。


Stmblds4-1.jpg


Sline.png


沿着发源自峻严的尾山山脉的河流顺流而下的前方,是名叫「太阳湖」的湖泊。

在那个太阳神阿吉木创造了「晨曦之父」的地方,巨大的石制神殿高耸入云,赞颂着普照大地的太阳光辉。

安居在这周边的是奥罗尼部的人们。号称继承了阿吉木神化身的血脉的他们,怀着对祖先和家人的爱,强韧而自豪地生活着。


在这样的奥罗尼部里,有一个小小的少年。

他的名字是玛格奈。与同龄的其他孩子们相比,他身材更加高大,是个沉默寡言的少年。他以不输于大人的大力气,一次可以提起四桶满满的羊奶,或是挥舞着跟身高差不多的石斧帮助大人们进行狩猎。

虽然奥罗尼部是用称为「兄弟斗技」的竞技来决定兄弟次序的,但是带着玛格奈去狩猎回来的大人们都用力抚摸着他的头笑着说「再过不久你大概就是『兄长』了吧!」。


这个小小战士玛格奈最爱的是听故事。

特别是对于自己部落的传说,他一次又一次地聆听部落的说书人为他讲述着。

讲述着那些有关于太阳神阿吉木和月神娜玛的争斗和之后诞生的身披鳞甲的父母始祖的故事;有神明们看见相互牵着手的人类从而懂得了爱,然而太阳和月亮没有交集、天各一方的故事;有太阳神为了保护月神的关联者而将化身降临在大地上,从而诞生了奥罗尼部的故事……

每当说书人的故事讲完后,玛格奈一定会认真地点头。然后以努力实现太阳神所托付的使命为己任,不断刻苦进行武艺修炼。


有一天,玛格奈向说书人提出了疑问。


「我自己的月神,我要怎么才能知道谁是呢?」


在他们一族的传承中认为,月神思念太阳神所流落的泪水会滴落大地,化成太阳神化身奥罗尼部的「命定之人」,并冠以月神之名,称之为「我的月神」。

说书人早已拥有人生伴侣,因此向他讲述了自己和伴侣相爱的起源。但玛格奈一点都不觉得这是美好的命运安排。


玛格奈又向已经拥有娜玛的兄长们提问了同样的问题。

某一位兄长说他和她是在市场相遇然后情投意合的。

另一位兄长则说他是见到了她在狩猎场弯弓搭箭的英姿,然后第一眼就知道了这是他的命定之人。

还有一位在本部族内找到对象的兄长笑着说,他和她长期相处,不知不觉中就习惯了她理所当然的存在。

大家的说法各种各样,玛格奈还是摸不着头脑。即便如此,看着和他交谈的兄长们大家都是一脸幸福的表情,他还是觉得他们果然是遇到了命定之人。

自己一定也正同对自己最重要的人命运交织……当某一天彼此遇上时,双方一定会有所感应的。玛格奈不禁悄悄充满了期待。


Sline.png


从那以后,玛格奈时常在想象着自己的月神会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觉得,草原无比辽阔,不认真思考的话,说不定会错过对方。


玛格奈有很多的姐姐,但她们都是强悍型的,他一想着自在悠闲地过日子,她们马上就给他找事情做。玛格奈也不是讨厌工作,但是姐姐们这么火急火燎地催促他忙活,他还是不喜欢的。他一边晾晒着自己之上第三个和第五个姐姐染制的各色布料,一边想着,自己的月神一定不会像姐姐们那样磕磕巴巴嘈嘈杂杂,她一定是个可爱而又矜持的人。不管怎么说毕竟是最好的伴侣。


又在某一天,玛格奈一个人去追赶妹妹没看住逃跑了的羊。

途中被长得像茂盛的青草一样的刺草球群缠住,不觉赤红燃烧的太阳已经完全落山,终于抓到羊的时候,天空已经被群星缀满。玛格奈没办法,只好和那只羊相伴度过草原寒冷的夜晚。

不知不觉中在他睁眼醒来时,已经是黎明时分。白色的星光逐渐溶入微亮的天空,被柔和的金色包裹着的太阳开始从地平线的那头升起。

玛格奈喜欢这样的早晨。鲜明地渲染了天和地的太阳,是他们远古的父祖。祂为世界带来祝福,仅仅是一动不动地看着那清澄光芒笼罩大地的样子,心里就会被那光芒所填满。在如同婴儿的脸颊一样被染红的天空中向大地隐约投下阴影薄薄云层,也几乎溶解在那光芒里。

玛格奈觉得,要是身边一直能有一个如同这个朝霞一般温柔、美丽、令人心满意足的存在就好了。换句话说,自己的月神一定是这样的人。是的,不管怎么说毕竟是最好的伴侣……


Stmblds4-2.jpg


就这样转眼间,小小战士玛格奈成长为了比谁都要强壮的青年。

通过兄弟斗技成为部族最强的「长兄」的他,充满威严和力量,甚至也拿下了「那达慕」的胜利。族人们也认为他才是统领和保护黑鳞敖龙一族的最合适人选,纷纷大加赞誉。


然而,不管玛格奈如何的出色,他始终没有找到他的月神。

就算有喜欢他的少女,由于他以「这个不是」「那个也不是」提出拒绝,很快就没有谁再跟他提这件事了。

年纪相仿的弟弟们都一个接着一个找到了娜玛,长兄还是孤独一人,这让弟弟们如坐针毡。有一天,弟弟们向玛格奈这样进言道。


「伟大的长兄,由于您的力量,我们奥罗尼部赢得了那达慕的胜利,

名副其实地成为了这一带的霸者。」


「那么,把住在这里的女子都召集起来,寻找您的月神怎么样?」


「那达慕获得的胜利说不定也是为了这件事。

来吧,来吧,让马儿跑起来,让胡鹰飞起来吧,让女子们聚集起来吧!」


就这样,为了玛格奈,盛大的寻找新娘活动开始举行了。


Sline.png


没过多久,这一带部族的女性都集中到了草原的一个地方。

在她们面前,一座用极其奢华的布搭建的遮阳棚下,玛格奈一脸挑剔地坐着,一个弟弟恭恭敬敬地说道。


「来吧伟大的长兄!在这之中,一定会有为你而落的‘泪’的!」


玛格奈静静地点了点头,站起身朝女性们走出来。

然后一个一个地来回看她们的样子。

有的看起来很不安,有的看起来很厌恶……各种各样的反应,玛格奈在人群之中的一个女性身上停下了目光。虽然口鼻处用布遮住了,但看起来是个清秀可爱的少女。她和周围的人都不说话,对玛格奈也没有戒备,洋溢着柔和的气息一直远远地看着不知哪里。


「喂,你……」


玛格奈一靠近过去,她吓了一跳身子往后一退。

其实,来自凯苏提尔部的她只是看到那个遮阳帐篷上豪华的布料,一直在想「如果拿到市场上卖的话肯定很受欢迎」。

不可能知道这个的玛格奈,猛然抓住了她的手腕……不知怎的,她惊得全身僵硬。


——怎么这么细。


被使劲握住的手腕,好像很容易就能折断一样。

仅仅如此,玛格奈就非常被触动了。他一言不发,手也没放开,就这样一直抓着地盯着她看。她的体型和姐姐们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握在他手中的手腕实在是过于纤细,让他的心脏砰砰直跳。


难道,这是?这个人就是?


像是为了要寻求答案,玛格奈越发认真地注释着她。

如果她接下来脸红的话……害羞地颔首的话……就一定不会错了。

接下来马上奉上感谢的祝词,举行盛大的婚礼吧,玛格奈想。


——啊,但是。

被玛格奈阴森恐怖的视线盯住的她,一边泪光涌动,一边呜呜做声把头转向一边去了!与此同时,提心吊胆地注视这里的人群中,传出了一声尖锐的声音。


「喂,放开你的手!没看到她都讨厌你到哭了吗,你那么低级趣味吗?」


声音的主人一副毫无畏惧的表情朝玛格奈他们走了过来。

一头如沙漠的沙子一样白色的长发,身上缠绕着无畏死亡者的刺青……是与奥罗尼部好几次争夺霸权的朵塔儿部得族长,纱都。她也作为候选人之一被召集到了这里。

玛格奈因为纱都的话而回过神来,放开了凯苏提尔部少女的手腕。对着惊慌失措的少女,纱都静静地说了声「好了,离开这儿吧」。少女深深一礼表示感谢,然后急忙跑进了人堆里。


Stmblds4-3.jpg


「你就是奥罗尼部的新族长吗。

之前的那达慕里都没能直接交手……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呢……

原来就是个自以为是的人啊,还是个比起酒肉和财宝更喜欢女人的垃圾吗。」


「……我所追求的东西,是你能理解的吗。

退下,败北的弱者没有道理妨碍霸者之道!」


纱都像锁定了猎物的伯尔斯虎一样眯起了蓝色的眼睛。

然后在玛格奈的弟弟们介入进行阻止之前,挥起法杖,一团火焰向四周散开。

聚集在一起的女性们被火焰所驱赶,纷纷逃离现场。

玛格奈皱眉盯着纱都,纱都从喉咙里发出笑声。


「啊不好意思,好不容易召集的姑娘们都跑掉了哈。

不过,先点火的可是你哦?

我们部确实是败了……

但是也没有被你这个没有交过手的人叫做弱者的道理!」


纱都喊了一声「来吧」,再次举起了法杖。

从立即就赶过来的弟弟手中接过石斧的玛格奈以这是族长之间的战斗为由屏退了他们。然后架起斧头……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到底在哪儿……?

充满慈爱、可爱又矜持……如同梦幻的朝霞一般的……我的月神啊!」


然后以他的一跃而出为信号,持续三天三夜的宿命之战开始了。

这一战的结果,以及长兄玛格奈寻找月神的结果,我们改夜再讲吧。

因为他和他所遇到的人们所交织出来的故事,还在不断地继续——



参考资料

1、国际服官方出版物《光の回顧録》,翻译:Shinwaryu

2、紅蓮秘話 日本語版,翻译:Shinwaryu

3、红莲秘话 官方中文版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