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骑士团总骑士长万德罗·德·鲁什芒德正陷入苦恼之中。

已经65岁高龄、肉体衰老的实际感觉与日俱增,他早就感到骑士生涯恐怕时日无多。然而,眼下的苦恼并非这些细枝末节。而是身为守护教皇的苍穹骑士40多年来,首次对所守护的对象产生了疑惑。

这是大概一个月之前的事。万德罗在通往教皇厅中庭的门前站岗警戒。教皇托尔丹七世以独自冥想为目的进入中庭。这本是毫无稀奇的日常活动……然而,这一天有些不同。在那短短一刻间,万德罗的耳朵捕捉到了轻微的话语声。

是自言自语?还是祈祷?……正在这样猜测的时候,他听到了教皇以外的人声交织其中。他一边想如果是入侵者的话就必须即刻冲上去保护教皇,一边又怕是错觉,暴露了自己耳力衰退的事实。考虑再三,万德罗屏息进入中庭,悄悄地观察着情况。

然后他就看见了穿着黑袍的可疑人物和托尔丹七世密会的情景……


Sline.png


一等异端审问官沙里贝尔·勒西尼亚克按捺不住自己的焦躁。

虽然沙里贝尔一直视自己的职务为天职,但是最近他完全没能遇上能满足自己欲望的「猎物」。而此时因为一个无能部下的到来更是激化了这种焦躁。这个因紧张而摇动着一束长长金发的新丁部下,看起来是给他送来了一份信件。


Hnwds5-1.jpg


「这是什么玩意儿……」


收到的信件是匿名的,虽然以蜂蜡封了口,但是上面并没有印鉴。这样一来就无法知道这是谁写的了。


「那、那个………是今天早上,有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交到我手上的……」


沙里贝尔一边想着待会儿一定要好好地「修理修理」这个连寄信人名字都没问就被人差使的无能部下,一边聚集魔力在指尖燃起火焰,开始以热度熔解蜂蜡。虽然这副精确地只灼烧封蜡、一点都不波及到信封的情景正展示着他作为火焰魔法师的优秀性,但是对于身处其中的部下来说却只会感觉到恐怖。

目光在以巧妙手段取出的信纸上游弋,沙里贝尔感觉到了自己的嘴角随着文字慢慢勾起了笑容。异端审问官果然是他的天职。


深夜,在教皇厅最上层吹着夜风的万德罗,不断在思考着「苍穹骑士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当然,也得出了答案。那是保卫从政教两面领导皇都伊修加德的教皇的守护者,仿照和建国之父托尔丹一同与邪龙尼德霍格战斗过的十二骑士精选而来,皇都最精锐的十二名骑士的集合。代替战神的大盾守卫教皇,代替战神的长枪打倒敌人。无可异议这就是「苍穹骑士」。


然而,本该守护着的教皇,偏偏和混沌的使者「无影」来往,而且是互相讨论蛮神的召唤方法。那还并不是要召唤战神哈罗妮,而是要将某些诡异的「东西」作为神明召唤出来。这显而易见是违背了以战神为至高守护神来尊崇的伊修加德正教教义。


苦恼到最后万德罗下定了决心,必须去询问教皇自身的真实意图。然后根据得到的答案做出行动,即使自己被裁定为异端者,也要用自己手中的剑……

万德罗踏上了这条义无反顾的道路。在通往被黑夜的寂静笼罩的教皇厅最深部、教皇托尔丹七世的居住区域的门前,他向正在进行夜间警备站岗的部下埃尔姆诺斯特出声。


「我有十分紧急的事情必须要向教皇陛下禀报。」


「在这半夜里吗?到底是什么事……」


对埃尔姆诺斯特的疑问摆摆手表示不便回答之后,万德罗踏进了决不允许旁人进入的教皇私人空间。如果不是苍穹骑士团总骑士长的话,这么干恐怕是不行的。静静关上门之后的万德罗,不由自主深深吐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前面不远的走廊下,站着一个人影。


「难道是……!?」


总算是不停将「无影」这个词吞回喉咙里的万德罗,立即将手放在剑柄上,和等在那里的穿着长袍的男人对峙起来。


「这么晚了,这匆匆忙忙的……您这是准备去哪儿啊?」


取下遮住眼睛的兜帽,男人脸上充斥着令人讨厌的笑容。这个头发绑得死死的男人到底是谁,经过一瞬间思考之后明白了的万德罗作出了回应。


「这更应该问阁下你……这里可不是具有异端审问官风情的好地方!」


虽然这个人不是无影令万德罗松了口气,但他绝不会掉以轻心。对方是那个恶评如潮的异端审问官沙里贝尔,意识到这一点的他,眼下这情况看来必须一口气抓住时机速战速决才行。


「哎呀,我这种人都能被您知道……真是光荣至极啊……」


沙里贝尔那吃人一般的说话语气,让万德罗的表情越发的严峻。


「我这也是在执行公务啊……根据异端审问局收到的情报,

今晚这里会有异端者出现,所以我才来这里守着的哦~」


这个回答让万德罗的表情更加扭曲起来。


「没想到教皇陛下对我……」


Hnwds5-2.jpg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行动是怎么被预见到的,沙里贝尔出现在这个居住区域这样的事实昭示了一个结论。教皇自己为了除掉他这个长年侍奉的人,把这个下贱的男人作为刺客招到了这里。

万德罗虽然被震惊和悲伤冲击,但毕竟是一名相当出色的骑士。下一瞬间,为了躲避扑面而来的火炎魔法,他毫不犹豫地飞身了闪到一边。然后紧接着贴身而上,拿起盾牌发起突击。

与之相对,沙里贝尔是一流的魔法师。一边为自己的初次突然袭击被躲过去而咂嘴,一边对着老骑士的突进不为所动,拿出法杖开始咏唱魔法。


「看招!」


沙里贝尔伸出的法杖前端,迸发出炽热的火球,激烈撞向老骑士的盾牌。

身经百战的骑士万德罗,感受到袭来的恐怖炽热能量,立刻将瞬时熔解的盾牌丢弃的同时,不停挥剑劈砍。


「啧……虽然老了,不愧是苍穹骑士啊……」


飞身后退的沙里贝尔右边脸颊裂出一道伤痕,鲜血流落。


「别小瞧人,毛头小子!虽然你可能不想留下战斗痕迹,

但是我万德罗可不是那么轻松就能放倒的!」


的确沙里贝尔在抑制,不想在地上和墙上留下过于狼狈的灼烧痕迹,而是想完美地把这个老家伙烧得一干二净。

或许是因为这份傲慢的失败,在一连串的攻防之后沙里贝尔不知什么时候被逼到了墙角,已经无法开展需要拉开距离的魔法战了。然而正是处在这样压倒性的不利状况下,沙里贝尔浮现出了满是愉悦的笑容。


「好久没这么快乐了啊……值得奉上我的敬意哦……」


Sline.png


翌日清晨,比往常稍稍早一些,教皇托尔丹七世一个人从居住区域现身。对着一宿未眠进行执勤的埃尔姆诺斯特和前来迎接的副总骑士长韦尔吉纳,教皇平静地告知。


「昨晩,万德罗阁下来到我的房间,提出了引退申请。」


「什么!?这是真的吗?」


面对惊讶的韦尔吉纳,教皇颔首。


「看来是作为高龄骑士、最近对身体的衰老感到烦恼的缘故。

昨晚和我谈了一晩上……现在正在休息室进行短暂睡眠,

所以暂时不要去打扰了。看来他也需要休息了……」


想到比任何人都抱有苍穹骑士强烈使命的总骑士长作出了引退这样苦涩的决定,韦尔吉纳和埃尔姆诺斯特百感交集。而为了能让尊敬的总骑士长可以安静地休息,他们紧随前往进行晨间祈祷的教皇离开了。


几天之后,教皇厅正式发表了苍穹骑士团总骑士长万德罗·德·鲁什曼德阁下的引退声明和泽菲兰·德·瓦卢尔丹阁下的总骑士长任命。然而,新总骑士长就任仪式上并没有万德罗的身影。对于此事,教皇托尔丹七世给出了「尊重万德罗自身的希望,准许其一个人踏上旅途」的说法。

就这样,最后的苍穹骑士在皇都失去了身影。在教皇居住区域冰冷的石质地面上,留下了轻微的烧灼痕迹。



参考资料

1、国际服官方出版物《光の回顧録》,翻译:Shinwaryu

2、蒼天秘話 日本語版,翻译:Shinwaryu

3、苍穹秘话 官方中文版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