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老夫就在旁边坐下了。」


豪雪恭恭敬敬地打了招呼,在丢弃在荒野中的骷髅旁边坐了下来。

剃光头为战争牺牲者进行祈福云游的老僧辗转漂泊来到了伊尔萨巴德大陆的边境。这里是大约二十年前某个行省的人民同加雷马帝国的军队展开激战的古战场。战争的牺牲者们没有被埋葬,暴尸荒野,面目全非。


「虽然老夫不清楚你是谁,是哪里人,但肯定是在那场战争中死亡的士兵吧。

 无人凭吊,在这里枯朽,想必是十分遗憾的……」


当然,骷髅是没有办法回应他的,但老僧毫不在意地继续说道。


「相反老夫这把老骨头,现在还在世上苟延残喘。

 回想起来迄今为止,老夫都多少次逃离死亡局面了……」

Sline.png

二十五年前——以入侵多玛的帝国军为对手,豪雪化身修罗投入战斗,然而力有不逮,他和主君海燕共同被俘,祖国陷入被占领的境地。

对万念俱灰的豪雪来说,更大的打击接踵而至。由于帝国毫不容情瞄准门前卫街的炮击,他的妻子和幼小的女儿成为了战争牺牲品。豪雪为向主君尽忠,养家的重担都交给了妻子。五岁的女儿为了等待父亲的迟迟归来,经常睡着在玄关。他希望有一天能够休一个长假,跟家里人好好度过。然而就算是这样细小的愿望,也永远实现不了了。

失去生存力气的豪雪,虽然很想在监狱里一死谢罪,但未经主君允许也不能自行了断,只好苦闷度日。就这样过了半年,他突然被从牢里带了出来。

等在他面前的,是主君海燕。终于得到允许的见面机会,多玛原国主没有给爱妻,而是点名给了最信赖的忠臣。即便如此,豪雪一开口就向主君请求切腹——然后被拒绝了。


「为什么……为什么您不允许我这样做呢!?

 作为武士大将没能保护国家,作为家主没能保护妻儿,这样丑陋不堪的我……

 除了切腹谢罪我还能做什么!」


海燕对于豪雪来说,不仅是主君,更是从小一起长大、独一无二的亲密好友。一向注重君臣关系、平常绝对不会不使用敬语的豪雪,这个时候也语无伦次了。面对这样的家臣和好友,海燕平静地说道。


「豪雪啊,我希望你今后……

 能够为守护我即将出生的儿子好好活着。」


由于帝国入侵造成的乱局,海燕没有把妻子美菜怀孕的消息告诉任何人。而且,根据阴阳师的判断,即将出生的是一个男孩。豪雪这个时候第一次知道多玛继承人的存在。在国家被占领这一困难局面中出生的少主,自己这个武士大将如果不予以支持的话还有谁能支持……决不能死在这里。

他泪流满面收回前言,并且立下新的誓言,这次要认真尽职尽责完成自己的使命。

Sline.png

「就这样,老夫因主君之命逃离了第一次死亡局面……

 不久之后,海燕大人的嫡子、旬少爷出生,

 老夫作为帝国的征用兵被派去远征。

 虽然为了主君以外的人、甚至为了所憎恨的仇敌而挥刀,

 对于武士来说是比死亡还残酷的侮辱,但是如果不忍耐,就无法完成主君之命。

 老夫狠下心来拔出了刀。在这片战场应该也杀了不少人。

 如果,你也是老夫的刀下鬼之一,不用客气尽管作祟。

 不过,老夫也是拼命了的……为了完成主君之命。」


骷髅空洞的眼窝,沉默地望着这边。


「然后,第二个死亡局面,是在之前起义的时候……」

Sline.png

1年前——多玛被帝国占领第二十四年之时。海燕已经从监禁中被释放,作为傀儡君主登上了临时的宝座。豪雪以旧伤难忍为理由强行从前线退出,成为了利刃家的管事。令人痛心的是,美菜由于长年操劳而死去,但同时旬也成长为了出色的年轻武者,在完成元服之礼后取名为飞燕

也就是在这一年,从很早就开始试探的以海燕为首的起义,终于迎来了实施的好机会。在帝国内部,围绕下一任皇帝宝座爆发了内乱。抓住驻军的主力都派往帝国本土的间隙,豪雪率领起义军对多玛城发动了猛攻。起义军计策奏效,成功夺回了多玛城,并捉拿了当时的总督。

然而,没过多久形势就逆转了。帝国的内乱结束得比想象中要快,帝国援军抵达了多玛。刚刚加冕不久的新皇帝的长子、皇太子芝诺斯所率领的第十二军团以破竹之势镇压了起义军,并以压倒性的优势再次夺下多玛城。豪雪为了完成主君之命,穿过战火与飞燕汇合。然后,他们得知了为让多玛飞地的民众逃离而奔走的海燕战死的消息。


「事到如今,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为主君报仇……!」


虽然豪雪决心一死突击被帝国军所占领的多玛飞地,但飞燕挡在了他面前。


「虽然父亲确实阵亡了,但夺回多玛仍在半路上,现在正是撤退以图东山再起的时候!

 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主君……我命令你和我们一起撤退!」


豪雪愤怒地颤抖双手将刀纳入鞘中,当场崩溃,毫不顾忌地为主君及最好友人的死而嚎啕大哭。

Sline.png

「于是,死亡局面又一次被暂时寄存。

 主君战死而武士大将逃跑,老夫真是个不忠之人啊……」


这么说着,老僧露出自嘲的笑容,继续说道。


「接下来,虽然幸存下来的老夫等人一边潜伏一边继续和帝国军作战,

 但就在被敌兵追击的时候,老夫同飞燕大人失散了。

 老夫拼死寻找也没找到,因此为了借助夕雾的力量前往了艾欧泽亚

 然后,同那位英雄相遇,成功与飞燕大人重逢,

 就在崩塌的多玛城里,第三次的死亡局面可以说真真正正到来了。

 成功夺回多玛,为了保护飞燕大人而死,这样的死亡局面再好不过了。

 然而,老夫这把老骨头又一次苟活在了这个世界上……」

Sline.png

多玛城崩塌后——在无二江流淌而过的城池残骸之上醒来的豪雪,身边是多玛代理总督夜露的身影。两人奇迹般地从崩塌沉默的城池幸存了下来。尽管如此,豪雪也没有理由对不省人事、毫无抵抗能力的女人出手,他们所攀附的残骸辗转从河口冲进了大海里。

在就这样漂流抵达的孤岛上,夜露虽然恢复了意识,但竟然一副忘记了自己名字的模样。当然,豪雪怀疑她为了保命而说谎,拔刀相向。然而,面对惧怕得哭出声的夜露,他不自觉放下了手中的刀。被责骂而哭泣的亡故女儿的身影,仿佛重叠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对这个胆怯害怕的女人他再也无法斩杀。

于是,二人在岛上的生活开始了。饮雨止渴,钓鱼充饥,生活每天都过得很糟糕,但是比起打仗的日子来却是要安定得多。夜露叫豪雪「爷爷」,好像孙女一样关心着他,豪雪也不再把夜露视为曾经骂作恶女的仇敌。


「阿菖是谁呀……?是我的名字吗?」


某天早晨,豪雪无意识地把夜露叫成了自己已故女儿的名字。似乎是在恍惚之间把夜露和女儿混同起来了。慌忙之间,他决定把夜露叫作「露儿」。如果女儿还活着的话,应该正好跟露儿同龄了。他发觉自己甚至想过,两人就此一直在岛上生活下去吧。

但是,豪雪不愧还是忠臣。既然和夜露一起幸存了下来,那也必须要通知主君飞燕才行。作如此想的豪雪等到伤势一痊愈,就砍断了岛上的一棵松树,制造木筏划出了海面。

Sline.png

「在这里跟你坦白吧。和飞燕大人重逢的时候,

 老夫的心里除了高兴,还对露儿不知会被如何处置而感到害怕。

 但是,我主宽宏,他下达命令,只要还没有恢复记忆,他就将露儿当做多玛人来对待。

 忘乎所以的老夫坚信不疑,是天命让这个连刀也拿不动的自己仍然得以残喘在世上,

 并且余生和露儿一起度过。

 真的是,一个过于骄傲自负、自我感觉良好的解释啊。

 结果,露儿变回了夜露……并且死去了。

 老夫又一次,被残留在了这世间上……」


结束话题的豪雪,无力地垂下脑袋,陷入沉默。

骷髅仍然不言不语地看着这边。


「真是十分感谢,听老夫说了这么长的烦人的话。

 该适可而止了,要不是为了给你们祈福,又为什么来这里呢……」


豪雪直起腰,将荒原上所散落的所有遗骨一具一具地细心埋葬。然后,在对着石头堆成的朴素坟墓诵完经后,老僧像是完成了任务一样,当场突然倒了下来……

Sline.png

恢复意识后,豪雪被淡淡的光芒所包裹,身处在一艘摇晃的小船上。

小船像是大河的渡船,在隐隐可见的对岸,有着他的妻子和女儿阿菖,有好友海燕,还有露儿的身影,他们都在向这边挥着手。豪雪马上就领悟了。自己终于也能够获得最后归宿了……


「老夫马上也要去你们那边了!」


豪雪拼命地划动手中的船桨,然而,不知为何船一直没动。

不久船渐渐离对岸越来越远,就在豪雪想扔下小船跳下河时,他醒了过来。

Sline.png

荒野上,行商样子的男子看向豪雪的脸。


「怎么路倒在这种地方……

 我说,请振作一点,我这有多余的水和食物……」


「路、路倒……?阿菖呢?露儿呢……?」


豪雪还没反应过来他仍然活在这个世上,但就在这时,肚子一阵豪爽的饥饿鸣叫,让他一下子回过神来。

这么一说,豪雪为了埋葬荒野上的所有遗骨,已经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了。他觉得丢脸,又觉得可怜,几次想说话也说不出来,最后笑声冲口而出。


「还以为这次肯定可以获得归宿了,真是令人不如意啊……

 那好吧,如果天命未尽,那么就彻底地活下去吧。

 而只要活着人生就还在半途,在见到终结之前,就笑就好了!」


豪雪畅快地大笑,将获得的北洲风味黑麦面包一瞬间吃光,为继续进行祈福云游,开始了前往下一片土地的旅途。

参考资料

1、国际服官方出版物《光の回顧録》,翻译:Shinwaryu

avatar
avatar
溪木
0

哇,豹哭

4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