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福尔唐家的仆人。

工作时间马上就5年了。对于新人们来说,我应该算是受到仰慕的好前辈吧。

但是对于我的主人们来说,我依然是一个连名字都没被记住的存在。毕竟福尔唐家的仆人超过100名,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以早日成为能够被点名从事某项工作的仆人为目标,每天勤勉地工作着。


那是那个恐怖的皇都决战——与邪龙尼德霍格的战斗——几天之后、在皇都转向共和制、城中还在过着人心惶惶的日子时的事情。

福尔唐家的宅邸受变革影响的氛围也越来越浓,特别是作为情报交换场所的聚会宴席甚至到了每天都在举行的程度。来问候继承伯爵之位的阿图瓦雷尔大人的人,来慰劳退居二线的埃德蒙大人的人,就连忙得不可开交的下议院议员,都一批接一批地到伯爵府来拜访。

就在这份喧闹之中,我被在走廊擦肩而过的管家菲尔米安给叫住了。


「我有件事要你去办。因为太忙碌其他的仆人没法抽身,

 这件事情责任重大,交给你可以吗?」


在我挺起胸脯回答「当然没问题」后,菲尔米安简洁地交代了工作的内容。据悉,虽然阿图瓦雷尔大人正在按新议会的要求提供关于领地所有权的文件,但是巨龙首营地的部分并不在他手头上,现在应该还保存在原地,需要马上去取回来。

我应下工作,往旁边的窗外看去。太阳依然很高,现在出发的话在傍晚应该可以到达巨龙首营地。


……此时,熟悉的身影从我视线的前方经过。

引导龙诗战争走向终结的英雄、冒险者,也是福尔唐家的客人。

虽然我经常想向其打招呼,但是作为一介仆人之身多有畏惧,充其量就只是远远围观,投去赞赏的目光而已。


「菲尔米安先生,那位又准备去哪里吗?」


「这个……我们也有无法窥知的事情吧。

 但是,刚才那位似乎在和我们府里的执事在回忆过去。

 说不定是想要进行追忆之旅吧。」


原来如此,即便作为英雄,也必然会有很多应当回忆的东西。

我自顾自地下了结论,离开了现场去执行任务。


Sline.png


我正如预期地到达了巨龙首营地。

和当地的骑兵说明了情况之后,开始查找文件……但,那十分艰难。虽然曾为负责人的奥尔什方大人在指挥桌的抽屉里杂乱堆放了大量各种各样的文书,但是就是没有作为目的物的权利书。士兵宿舍和营地内的重要场所也找了,但哪儿都找不到那个文件。结果就陷入了联络府里后在营地滞留好几天进行彻底查找的窘境。


查找开始几天后的一个深夜,我一个人在奥尔什方大人的私人房间搜寻文件。虽然触碰主人已故的房间令人畏手畏脚,但是搜寻了好几次之后焦急的情绪更胜一筹。就在举着不能指望的灯光、带着半途而废的心情从书桌的抽屉里往外扒拉寻找的时候,突然,我突然发现了它的底是两层的。一边心砰砰直跳地怀抱着期待一边拆下第一层的底板。在那下面慎重地放置着一捆文书。


「找、找到了……!」


我马上解开捆扎,迅速浏览内容……正是所要寻找的东西。

我重重地松了一口气,突然间一枚信封从手中滑落下来。

那似乎是夹在文件中间的。我赶忙拾起来进行细看,信封上没有收信人,也没封口。为了确认这个是否也是相关文书,我把里面的信纸抽了出来,着眼看去。


……瞬间,我倒吸了一口气。

这是一封书信。

是已故的奥尔什方大人给一位朋友的信……


在昏暗摇曳的灯光下,过去的回忆在书信的文字中静静地浮现上来。


Sline.png


致亲爱的挚友:


你过得是不是一如既往的好呢?

预测龙族将再次袭击皇都……收到这个消息,你和阿尔菲诺阁下向西出发已经过了几天了。对不知如今身处何方的你,我没想过寄出这封信,想必就算寄出你也不可能收到。也就是说,这是我自行写下的自言自语而已。

即便如此,当我眺望远方的天空时,我依然希望能表达起码一次对你旅途平安的祝愿。

万一这封信能被你看到的话——其实这正是我的一个希望。


那么,你觉得被邀请来到伊修加德是一件幸事吗?

还是,为在这个辗转逃亡的落脚点再次卷进和他人的战斗争端中而感到厌烦呢。不过即便发生这种情况,你应该也会奋战到底的吧,这不难想象,也令我苦笑不已。


于我而言,你能来到伊修加德,我发自肺腑地高兴,内心满是感激。

我高兴有更多机会能近距离见识你十分坚强出色的冒险者英姿……最重要的是,能够和值得信赖的友人一起朝向共同的目标,一起战斗。怎么能不令人激动呢!


在你们逃出乌尔达哈、辗转来到雪之家的那天。

就像「拂晓血盟」不令灯火熄灭那样,我也认为你这位友人不能被残烛之烟所熏。因此,我就「好歹邀请你们进入伊修加德」一事直接向福尔唐伯爵……我的父亲进行了诉求。


Hnwds8-1.jpg


……坦白地说,我不太擅长和父亲相处。

我并没有恨他。只是因为,对于母亲来说他是真命天子,但也因此不堪自己的身份处境,丢下我失踪了,仅此而已。父亲对于母亲也好,对于我也好,都是爱着的吧。但是,我们相互之间都没办法很好地传达这份爱……我除了作为福尔唐家的骑士之外,都不知道怎么跟他说话。


我把你的事情向他请求的时候,一开始父亲的回答很是勉强。

即使是之前对开拓团的支援等都非常积极的父亲,对于收留被通缉中的人,作为一家之主也是有所顾虑的。

面对不肯放弃一直恳求的我,父亲问起了我为何要执着到如此地步的原因。我把和你的回忆随心直述了出来。即使数量并不是很多,但每一件对于我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充满惊奇和光芒的事情。因此,我首要考虑的就是将我的朋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以及我希望能够救助朋友的心声表达出来。

回头想想,大概我从来没有和父亲说过这么长时间的话。注视了说完话的我一小段时间后的父亲忽然目光柔和下来,说道「我明天再给你答复」。

然后第二天,他以正式监护人的身份给了我回答。


之后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

托福,我相对于以前,对于在家里露脸这个事情稍稍有了些乐趣。

虽说如此,但每次听到你几乎不在家、不知又到哪个地方去执行麻烦的任务去了的时候,我也时而想到你是不是又是单纯被卷进我祖国的争端中去了。对于这一点,如果你有怨言的话,有机会我们边喝边聊吧。


但是,我的挚友。

我对你毫无保留地坚信着。


无论什么样的困难,都绝对无法将你挫败。


不仅是这次的旅行,之后无论你朝向何种目标,也都是一样的。

即使有独自跨越不了的高墙,只要你决心前行,必定会有人伸出援助之手。就像我现在所希望做的一样。


然后,在困难的前方,必定有新的风景在等待着你。

当你看见的时候,希望你畅怀大笑。


希望你的旅程,一片坦途……

祝你平安。


——奥尔什方·灰石


Sline.png


第二天,我拿着奥尔什方大人的信,在雪道上飞奔。

在即将返回皇都前夕,我听说英雄阁下在巨龙首营地经过的消息,似乎是要从营地向北进发。哪里有什么,就连在深宅大院工作的我也十分明白。


无论厚厚的积雪多少次绊住脚步,我跑啊跑着,一直在跑。

那位阁下一定还在追忆一路走来的旅途。

如果是这样,这个旅程到底是怎么开始的,不把这封信送到的话……!


远远看见英雄的背影,我的脚步终于缓了下来。

想大声呼喊英雄的名字……但猛然间无法开口。


英雄正在静静地凝视着奥尔什方大人的墓碑。

虽然从这里看不到,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英雄是在微笑。

说不定……这封信里所写的那些,英雄老早就知道了吧。不管事实如何,信里倾注的奥尔什方大人的感受,已经怀抱在那位阁下的心里了吧……不可思议地,我不由得这么想着。


就在握着书信的手稍微放松了一下的时候,一阵风吹起。

我「啊!」的一声反应过来却为时已晚,信纸脱手而出,在雪原的上空飞舞。就好像被某个看不见的人引领着,越飞越高,越飞越高……

很快,与天空融为了一体。

Hnwds8-2.jpg


参考资料

1、国际服官方出版物《光の回顧録》,翻译:Shinwaryu

2、蒼天秘話 日本語版,翻译:Shinwaryu

3、苍穹秘话 官方中文版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