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诺西亚低地
区域 拉诺西亚
大陆 威尔布兰德岛
世界 海德林

  从暴风陆门向外延展的拉诺西亚低地,很久以来一直在为船只提供木材,也因此成为了罗敏萨的造船业之乡。伐木者为了在别处进行贸易而来到这里。如今,这里被用作农田,人们清理这片土地并进行耕种。

拉诺西亚低地.png

莫拉比湾

  位于威尔布兰德岛南岸的莫拉比湾(Moraby Bay)包含拱形湾和周围的那片土地——从利姆萨·罗敏萨稍下方可以一览无余。这令人屏息的景色解释了为何此处是幽会胜地......尽管有许多会刺人致死的水母。

错乱桥

错乱桥.jpg

  错乱桥(Madman Bridge)由纳尔迪克&威米利作坊负责维护。但是,冒险越过此桥的人很容易变成地灵族和怪物的猎物。据说,只有头脑错乱的人才会毫无准备地穿过此桥。

眼镜岩

眼镜岩.jpg

  有部分作为黄衫队二队的哨站的眼镜岩(the Eyes)是一块参天的石头,露出两个干净利落的洞,可以偷偷地监视路过的人。

遗孀泪

  尽管这里曾有一条缓缓流向大海的河,灵灾剪断了石头和土地,只留下陡峭的切面。如今,水流向下喷涌,落在下方的浪波中。当地人把这一景观比作在混乱中失去了爱人的人们的眼泪,因此把这瀑布称为遗孀泪(the Mourning Widow)。

暴风陆门

暴风陆门.jpg

  和拂过和风陆门的暖风不同,这座后门“暴风陆门”(Tempest Gate)得名于从海上呼啸而来,穿门而过的强风。

奥修昂大桥

奥修昂大桥.jpg

  当神握角承受着灵灾时产生的巨浪的压力时,一部分半岛在水力的作用下崩塌,削出了这个伸出大陆外的小尖角。纳尔迪克&威米利作坊因而着手建造了这座宏伟的大桥——奥修昂大桥(Oschon's Embrace)——以越过山沟,把被切断的码头和乡村重新与大陆连接起来。

雪松原

  曾经是一片宏大的森林所在地,雪松原(Cedarwood)的树木粗壮笔直,许多罗敏萨船只用这里的树木建造桅杆和甲板。但是,经过多年的采伐,此地已经几乎无法被识别,所生长的植物群彻底地改变了。

赤血雄鸡农场

赤血雄鸡农场​.jpg

  赤血雄鸡农场(Red Rooster Stead)的农民们不怯于试验他们的农业头脑,尝试异域作物或者未验证过的种植方式——比如精心选择的牲畜养育和外国产物的研究——并以他们愿意牺牲一次收获,换来秋季更大产量的精神而骄傲。这座农园的名字据说取自于傍晚后看守人们进行的血腥斗鸡游戏。

灰舰风车群

灰舰风车群.jpg

  高踞于寡妇崖[暂]之上,位于威尔布兰德岛东南岸的灰舰风车群(the Grey Fleet)为驾驭持续不断的,穿过梅尔托尔海峡的南风而建造。人们把这股风用作大片磨坊的动力源,研磨这里的小麦和加工羊毛。

盲铁坑道

盲铁坑道.jpg

  尽管盲铁坑道内的作业已经全部暂停,在全胜时期,内部的空气充斥的灰尘多到可以夺去人们的视野。

神握角

  传说中奥修昂利姆莱茵亲手塑造了这片从莫拉比湾西岸延展开的半岛。在“魔大战”时,尼姆皇家海军奇袭击败了一支无限城的军队,击退了他们在神握角登陆的企图。这次冲突自此被称为神握角之战[暂]

莫拉比造船厂

莫拉比造船厂.jpg

  莫拉比造船厂(Moraby Drydocks)——纳尔迪克&威米利作坊的主办公所——中,造船工人正忙着完成灵灾后第一艘大型舰船“胜利号”的建造。

砂盐滩

砂盐滩.jpg

  卫月外壳上的一片碎片坠落撞击在这片区域,释放出罗塔诺海海床下一大片浓密的以太,立刻与受到冲击高溅的盐水结合并结晶化,形成了砂盐滩(Salt Strand)。由城邦赞助的、侵入内壳的探索被全数返回......

守炬埠头

守炬埠头.jpg

  为了灯塔“奥修昂火炬”而建造的守炬埠头(Candlekeep Quay)也用于帮莫拉比造船厂卸货。

空心穴

空心穴.jpg

  神握角上咕噜咕噜冒泡的小喷泉“空心穴”(Empty Heart)的水新鲜而纯净。这样的水源非常稀有,许多怪物前来解除喉咙的干渴——事实上,多到他们会自相残杀。

奥修昂火炬

奥修昂火炬.jpg

  背负着放浪神之名的奥修昂火炬(Oschon's Torch)伫立于莫拉比湾“航海神戒指”对面的海岸上。这些灯塔共同警示过往的船只莫拉比湾盘陀的海岸的位置。

参考资料

  1. 《艾欧泽亚百科全书》(Encyclopaedia Eorzea ~The World of FINAL FANTASY XIV~)。译者:Walpurgis
  2. 图片来自 艾欧泽亚地图景点汇总(拉诺西亚低地篇),作者红茶CR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