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豪雪开始慰灵之旅不久发生的事情。这一天的延夏罕见地万里无云,一片晴空。无论是谁,感受到这清爽的阳光,身心都会变得轻快……多玛飞地这里的人们,也比平常更干劲十足地努力进行着复兴。前些天被帝国征兵的一部分同胞回归,使得大家热情高涨,大概也是原因之一。

在这种氛围之中,夕雾向一个百货市场走去。她是代替主君飞燕前去取关于市场买卖和流通的报告书的。本来飞燕准备亲自去取的,但是他一出馆邸,就被人们争先恐后地围了上来进行交谈和报告,就这样被拖住了……不过,有白狼在身边护卫,应该没什么危险吧。最近飞燕来到街上都是这种感觉,一个话题一个话题地认真倾听,非常忙碌。夕雾想着多少要给主君帮一点忙,所以就担下了开始这个任务。

然而当她来到市场前面的时候,她发现了某些平常没有的东西。一只拥有如同夜晚天空一样颜色羽毛的大鸟——「胡鹰」正在入口前的广场上梳理羽毛。看得出似乎并不是飞燕使唤的那只坐骑,那应该是太阳神草原来客人了。从没有引起骚乱这点上看,应该不是什么不善之客……


(如果之前那些盯上飞燕大人的布都嘎部族人增加的话,应付起来多少有些烦人啊……)


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走进市场的夕雾,被出乎意料的重逢搞得有些不知所措。在青果店前某处无所事事站着的,是身为主君救命恩人的少女,其日娜。


「其日娜阁下……?你怎么在这里?」


「啊,夕雾!不好意思,也没提前联系就突然跑来了……」


按照其日娜不好意思的话所说,根据模儿部重要的「神谕」,下一次庆祝宴会所使用的菜肴定下来了。但是,其中有一部分必须的蔬菜无论如何也没能获得。于是在向进出重逢集市的商人们询问了一圈过后,打听到在原产地延夏,也就是多玛,说不定即使在当下这个时期也有流通。


「因此我就来了……不过据说因为前天的大雨,到货时间推迟了。为谨慎起见店主帮我到码头去进行确认了,而让我在这里等一下。」


「原来是这样,真是辛苦了。」


「不,也没什么……」


那之后,交谈就中断了。因为夕雾平常没有和同龄女性进行闲聊的兴趣,所以也不知道怎么把话题接下去;而另一方面,其日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在异乡,看起来多少有些拘束。不过,就这样丢下她离去似乎有些过于不近人情,所以夕雾绞尽脑汁在寻找着共同话题——突然一下子她找到了。


「对了,说到飞燕大人,他在受到模儿部庇护之后是怎么生活的,我想了解一下。如果方便的话在等待店主的这期间,可以说给我听听吗?」


其日娜在一瞬间愣了愣神……不过她很快就理解了所听到的话,脸上浮现出平易近人的笑容。


「嗯,我很乐意!」


两个人走向了角落里用于休息的椅子。然后没过多久,思绪就向过往飞驰而去了——

Sline.png

其日娜和他相遇的地方,是正好位于延夏和太阳神草原交界的山里。据「那块地方横亘着重大的命运」这一神谕的告知,其日娜穿过郁郁葱葱的森林,在来到靠近沼泽的地方的时候……正如谕言所说,一个人横亘在那里。满身血泥,一眼看去皮肤苍白。其日娜瞬间以为那是尸体,发出了短暂的尖叫……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了她的叫声,本以为是尸体的男子指尖似乎微微动了一下。其日娜对他采取了应急措施后,马上前去把伙伴们叫了过来。于是,在与帝国军的战斗中败阵、行至山中力竭倒下的飞燕,受到了模儿衣楼的庇护。

虽说如此,搞清楚他的来历还是花了一段时间。飞燕所受的伤非常重,同时还发着高烧,因此意识并不是十分清醒。族长铁木仑吩咐模儿部的人,「在他自己说之前,什么也别问」。虽然大家从装束上看出他是多玛人,也知道多玛似乎正在发生大的战争,但是无人反对地遵从了族长的吩咐。因为他们十分信任铁木仑……同时,也感到飞燕在噩梦中呼唤父亲的样子非常可怜,觉得不能丢下他不管。后来回过头想想,那些梦呓也许是他唯一发出的示弱声音吧。

此后,飞燕实际上花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情况才稳定下来。当时,身体终于可以动弹了的他,首先向铁木仑和其日娜低头弯下仍在疼痛着的身体,伏地行礼。虽然其日娜慌忙恳请他不要拘礼,他还是保持了低下的身体姿态,对挽救了他的生命以及隐藏他的来历,重重地,强烈地,表示了感谢。他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并表示为了不让多玛的战火殃及此地而打算离开。但是,铁木仑摇头。


「你应该多休息一段时间。不管去哪里、想干什么,都等你恢复强健的身体之后再决定吧。我们已经把你当做了亲人,当然,也会保守亲人秘密的。」


这句话让飞燕更加弯下腰,竭尽全力地表示感谢。

Sline.png

事实上,在同加雷马帝国关系浅薄的太阳神草原,要委婉地隐藏他的来历并不是什么难事。另一方面,长期卧床的飞燕身体变得十分迟钝,别说战斗了,最开始的时候连日常生活都很困难。虽然他当时笑着说「真是糟糕」,但心里肯定是百感交集的。不过即便这样最终他也没有悲观失望,他一个一个地克服了无法做到的事,后来甚至成了部族中备受信赖的劳动力。反对他留在这里的人,一个也没有。

一天傍晚,其日娜前去喊飞燕吃晚饭。跟平时一样,在小山丘的高处发现了他的身影。他什么也没做,只是坐着,望着遥远的他方。

其日娜对这种时候的他的背影多少有些手足无措。总有一天会再次回到故乡,为了国家抛头颅洒热血也毫不厌烦——飞燕这样的觉悟无声无息地在他周围满溢。无所谓伟大或者愚蠢,只是感到苦闷,所以才每天同一时间这样度过。

其日娜犹豫了一下……她定了定神,从他背后出声道。


「飞燕先生,今后有什么打算?」


飞燕既不惊讶也不回头,平静地喃喃道「是啊……」。


「人民如果重新振作起来,我当然第一时间赶到,成为他们手中的刀。

 但是,已经遭受那么严重的打击了,大概也有人觉得不再打仗比较幸福吧。」


「那么,到时……」


到时,我就留在这里,就这样过着安稳的生活不也很好吗——这句话飞燕欲言又止,他明白这不过是他自己的困扰所在。对于其日娜来说,国主的义务也好责任也好,她并不了解。她觉得这些跟铁木仑这样的族长立场多少有些不同。他仅仅因为「生在那样的环境下」,就每每为了没见过面、没说过话的人单方面地以命相护。为什么能有这种决心呢,她一点都不了解……但是她知道这是之所以飞燕成为飞燕的重要一点。模儿部不管被其他部族如何揶揄也要遵守神谕,也是同样的。

大概是顾及到沉默下来的其日娜,飞燕站起身,走到了她的旁边。


「抱歉。该吃晚饭了,一起回去吧。」


其日娜犹豫了一下,握住了向外走去的他的手。飞燕吃了一惊,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两人相互都说不出话来,只有风刮过草原的沙沙声。其日娜鼓足勇气,把哽在喉咙里的话开口说了出来。


「明天我们去打猎吧。后天、大后天也去。

 飞燕先生肯定会比以前更强的……下一次一定能够胜利!」


恐怕对于这个人来说,不进行战斗这一选项,并不意味着安定的生活。这具身躯直到最后——跟他梦里所呼唤的父亲一样——都是属于多玛这个国家的。要是这样的话,其日娜想道,如果战斗并取得胜利是他终其一生追求的唯一道路的话,那么自己就成为他的后援,让他的刀刃恢复锋利,让他磨砺精进吧。能够和他共同背负的,仅此而已。

其日娜放松握住飞燕手的力量,让自己的手慢慢滑落。就在手指即将脱离接触的时候,飞燕坚定有力地握住了她的手。她抬起头,飞燕像是忍耐着什么一样,表情复杂——最后,他微微笑出声来。


「这是个好提议。不认真挑战的话,说不定会输给你啊。」


他放开其日娜的手,边走边说道「走,回去吧」。前方的天空,被夕阳染上了火红的光辉。

Sline.png

将往事说完的其日娜对夕雾微笑了一下。


「所以,夕雾你被飞燕先生叫来的时候,我很高兴。

 我感到了对他来说还有生存下去的道路。虽然当时他好像拒绝了……」


对着苦笑的她,夕雾一声不吭,沉默良久。有为主君在归来之前艰难困苦而感动,也有为自己所选择的道路没有错而安心。不过,除此之外还有点什么——她感觉自己不经意中窥探到了一些大概永远不会为人所知的秘密。

就在这时,好巧不巧,青果店的店主回来了。看来是运送目标货物的船已经抵达了,他把满满一筐的蔬菜递给了其日娜。其日娜接了过来,向夕雾转过身来。


「那,我差不多要回去了。

 你能陪我我很高兴,谢谢。」


「啊、哦哦……对了,也去见见飞燕大人吧怎么样。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不了,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值得让他抽出时间来。

 别打扰他工作了,请你不要告诉他我来过。」


这么说着的她的微笑充满了慈祥。

夕雾不知道为什么格外有些坐立不安,嘟囔着「对了,我想起来我还有急事」然后跑了出去。她充分运用作为忍者所锻炼出来的脚力,飞快奔向街上。

奔跑着,奔跑着。虽然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她觉得,就这样在飞燕不知情的情况下让其日娜回去,总是不太好的。

不一会儿,夕雾就在前方发现了被人们包围起来的主君的身影。她一刻不停歇地飞奔过去,总算是分开了人群来到主君的面前。


「对不起,请让一下。我有急事——飞燕大人!」


「啊,怎么了夕雾,这么慌慌张张的。」


「其日娜……其日娜她有事造访多玛飞地,请您无论如何和她见一面……」


就在这时,从天空的高处传来了胡鹰高亢的鸣叫声。夕雾和飞燕循着声音抬头望去,二人的视线所及,是其日娜所乘坐的胡鹰扇动巨大的翅膀,乘风瞬间远去。夕雾不自觉地「啊」了一声,气馁地垂下了肩膀。然后就在她为了挤进人群打断交谈的失礼表示歉意的时候,沉稳的声音意外响起。


「其日娜平安无事吗?」


这么说着的飞燕,依然仰头看着天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万里无云的晴空过于耀眼——还是因为消失在那里的往日尊严,他微微地眯起了眼。

夕雾长出了一口气,定了定神,以最诚挚的真心对敬爱的主君回答道。


「是的,她非常好。所以她说没必要打扰忙碌中的飞燕大人。」


「哈哈!被这么体贴入微,这堆积如山的工作也没有理由不处理掉才行了!」


然后他向民众转过身去。


「那么,我们继续。在听完大家的要求之前我不会走的,请不要着急一个一个地来!」


人们一副“等到了”的样子,开始再次出声。活力洋溢,显示着多玛这个国家又从这里开始了前行——

参考资料

1、国际服官方出版物《光の回顧録》,翻译:Shinwaryu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