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利姆萨·罗敏萨里,内心黑暗的人才会穿白色。因为这样是最融入周围街景毫不起眼的。拥有白色头发的你,生来就该是个坏人啊——

拽着还一脸天真的小桑克瑞德的头发,男人吐出这一句话。这两人之间没有血缘关系,而只是一个在懂事之前就被父母遗弃、沿街讨生活的少年和一个廉价雇他过来合伙干坏事的商人……仅此而已。

时代还处在梅尔维布发布海盗禁令之前。在这个强者生存的海都,没人会在意这个对商人怒目而视又无语忍耐的少年。


有不择手段的毒辣雇主,也有稍微好一点的。在为分到简单的工作高兴时,可能下一次就是累死累活。不管怎样,反正工作干完了也就一拍两散……在这样的关系层层堆积过程中,桑克瑞德成长着。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他出色能干、身手敏捷,还擅长抓住机会,所以在无人庇护的情况下也这样生活了过来。

其中,虽然他通过巧妙手段成为了连海盗们也害怕的「规矩」的守护者——盗贼行会的友方并为他们出力,但并没有加入行会正式成为其中一员。在他们当中静静燃烧着的某种骄傲,对于桑克瑞德来说是难以分享到的东西。


然而,这种近乎漂泊的生活突然之间就宣告结束了。

这一天,桑克瑞德打算在因为远洋航船靠岸而热闹起来的码头捞上一票。

说直白一点,就是偷窃。

于是他对某个看起来十分文雅老人的行李伸出了手……难以置信,他居然失手了。

他被魔法剥夺了四肢的自由,翻滚倒在白色石板地面上,认命地咬着牙等着被扭送见官。但是老人竟然驱散了在周围人发出呼叫时开始聚集起来的围观人群,一副坦诚亲切的样子跟桑克瑞德说起话来。


「我的名字是路易索瓦·莱韦耶勒尔

 为了进行研究,从知识之都萨雷安来到这里。你叫什么名字?」


「……桑克瑞德。」


「姓什么?家里人呢?」


「没有……不知道……」


路易索瓦短暂思考了一下,然后就像明白了重要的事情一样,用平静而认真的口气开始劝说桑克瑞德。劝他将那份上天赋予的敏捷身手和能干不要用在只为自己身上,而用于帮助别人——这样一来总有一天,幸福会眷顾桑克瑞德。

桑克瑞德虽然沉默不语,但从他纠结的表情中多少能窥见他「就算话是这么说……」的困惑。路易索瓦为此主动用慈祥的微笑和惊人的提议来打消他的疑虑。

前往萨雷安,学习能够发挥才能的技术——


于是桑克瑞德的新生活开始了。

路易索瓦为他取了「沃特斯」这样一个姓氏。以河流与知识之神沙利亚克为守护神的萨雷安,认为水是知识的象征。这是希望桑克瑞德在这里能够学到很多东西,真是非常有路易索瓦范儿的关心。

与此同时他也致力于把桑克瑞德培养成为间谍活动的好手。

在不停持续收集知识的萨雷安本国,谍报技术也是被认为是「正当的」。路易索瓦认为,这条道路毫无疑问能够充分发挥桑克瑞德的才能。


事实上,桑克瑞德早早就发觉了自己应该扮演的角色,拼命在学习着。

除了采取秘密行动所必需的身形动作之外,为了能够潜入各种环境所需仪态和知识也尽可能地充塞在教学中。

从他身上,过去那个在海都路边讨生活的少年的模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甚至可以惑人心魄的翩翩青年,这中间甚至没有花费很长时间。

不久后,他的脖子上文上了因技能卓越被认可的「贤人」象征刺青。久别重逢的路易索瓦也为此非常高兴。


Sline.png


与当时还叫做「阿希莉亚」的少女的相遇,恰好就在这个时期。

加入了路易索瓦创建的「救世诗盟」的桑克瑞德,面对艾欧泽亚地区不知不觉到来的战乱预兆,带着秘密使命来到了乌尔达哈

表面上是为了到此留学,学习剑术,而实际上的目的则是用关于蛮神的知识作为交涉资本来接近这个国家的中枢,敦促他们出台针对国力激增的加雷马帝国的对策。

而由于这当口所发生的悲惨「事故」,那个少女在桑克瑞德的面前变成了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当时——看到靠在父亲遗体上拼命呼喊的阿希莉亚的当时,那份心情实在是难以一言蔽之。

有对陷入跟曾经的自己相似境遇的少女的可怜,也许还有正因为知道即便如此、「无论用什么方法」也必须要活下去的苦闷。

或者还有对更加自由任性、技多傍身却无能为力的自己的灰心丧气也不一定。

——不管怎样,难以形容的这份感受,还是透过一句话泄露了出来。

「没能保护你」,这一句无力的话语。


不过所幸阿希莉亚得到了芙·拉敏这一个庇护者。

这样一来按理说作为局外人的桑克瑞德就已经没有理由再对她加以关注了,但由于发现了她父亲是帝国军的双重间谍这一事实,他还是继续观察了一阵子——至少,当时的桑克瑞德给自己找了这么个理由。

诚然优先要考虑的是自己所身负的使命,但他在乌尔达哈的时候还是时而抽出了时间去见她,还时而为了不让她卷入危险事件,提前去解决一些「麻烦的家伙」。如果只是街头小混混这种程度的都还好,但可能是由于她父亲生前关系的原因,当他发现她身边有帝国间谍出没的时候,还是冒了一身冷汗。

桑克瑞德向阿希莉亚提出了在明面上使用假名字生活的建议。如果她想从今往后重新构筑人际关系,过上如她发色一般明媚日子的话,这绝对是个好提议。

阿希莉亚思考了一会儿,大概终于接受了,问桑克瑞德道:「……取个什么假名字好呢?」。

桑克瑞德沉默了一下后,给出了「敏菲利亚」这样一个对于高地之民来说虽然十分平凡但也没有无存在感到随处可见的名字。

虽然不像曾经路易索瓦给自己起的姓氏那样具有幽默意味,但也蕴含了代替无法整天陪在身边的自己对她的守护之意。

阿希莉亚微笑着接受了这个名字。


某天晩上,桑克瑞德向酒馆走去,计划顺带进行情报收集,他发现了在昏暗的乌尔达哈道路上行走的敏菲利亚。看她背着鹤嘴锄,应该是刚刚采矿回来。


「怎么这么晚,敏菲利亚。平常你应该早就回来了啊。」


「啊,是桑克瑞德。今日碰到了点小麻烦……晚了一点。」


他跟缩着肩的敏菲利亚说了声「我送你」,两个人并排走着。

敏菲利亚和芙·拉敏所住的小房子就在前面不远,就在听着今天麻烦的经过、聊着最近听到的无聊传闻,说说笑笑之间不一会儿就到了。


「谢谢你送我回来。你现在是要去喝酒吗?

 可不要喝得烂醉哟。小心被女人勾了去……」


「是是……我会牢记在心的。」


对于桑克瑞德漫不经心的回答,敏菲利亚抱怨了一句「真是的!」,一边推开了自家的大门。门里照射出温暖的橙色灯光,照亮了桑克瑞德和昏暗的路面。

敏菲利亚挥着手融化在光芒之中——打破那一刹那情景的嘎吱声响起,大门关上了。


不一会儿,透过大门听到了说话声。

「我回来啦!」「啊,欢迎回家。」


站在恢复原本昏暗的小路上,桑克瑞德静静地吐了一口气。

他的身影一半溶解在黑暗里,表情无法窺知。

不过,他不会磨磨蹭蹭的留在这里。

没必要去想门那面的事。自己的任务充其量就是让她平安回家而已。

这就是个小小的倔强心作祟——即便如此也不可击碎的他的骄傲。


Shdbr1-1.jpg


那些日子到现在,已经经过了很长的时间。

桑克瑞德现如今,因故来到第一世界,现在正在欢乐都市游末邦的地下室屏息凝神。

他是为了救出被囚禁在这里的某个少女而来的。


这座城市的建筑物使用了白色岩礁,虽然知道不是一个地方,但仿佛令他身处利姆萨·罗敏萨。

大概是因为这样吧……他突然想起了曾经雇佣自己的无良商人所说过的话。

『在这个城市里,内心黑暗的人才会穿白色——』

桑克瑞德脱下为了乔装穿着的游末邦士兵甲冑,一边将手臂穿过自己的纯白大衣的袖子,一边愣住了一样笑了笑。这是用强化纤维制作的,可以有效防护对自身的各种攻击,这对于放下双剑拿起枪刃转为防护角色的他来说是不可或缺的装备。

而另一方面,选择了白色也是因为这更容易在这个充斥着光的世界里成为保护色的缘故。

如果自己是品格高雅的骑士的话,说不定会穿一身漆黑跟这个城市正面对着干呢。曾经一度这么想过来着,不过瞬间改变主意了。

重要的不是方法,而是结果。无论如何也要救出「她」。


构筑成游末邦的巨大岩礁,当然也延伸到了海面之下。

将其挖空出来的广大地下空间,在某个时代作为了储备仓库,而在另一个时期则作为了保护人们不被食罪灵攻击的避难所。

而现在,自从沃斯里当上元首后,这里就被用来作为了监狱和储存妙料等食物的仓库。


在最深处就是他此行目的的房间,这是他事前经过缜密调查得出的结论。

桑克瑞德躲避着巡逻人员的耳目前进,如果遇到阻碍退路的人就让其昏倒,采取措施让其暂时不能动。老实说,任凭游末邦的警卫力量怎么雄厚,他一个人也能够来去自如。但是如果还要带着一个人的话……而且恐怕还是个没什么战斗经验的小姑娘的话,难度就陡然提高了。他从来到第一世界开始到决定采取行动经过了很长的时间,包括进行枪刃的修行,都是为了能够「两个人一起」逃出来而做的准备。

桑克瑞德处理完不知道第几波杂兵之后,终于站在了那个房间门前。

在那里面的少女,虽然第一世界的人们都叫她「光之巫女敏菲利亚」,但根据水晶公所说,并不是桑克瑞德所认识的那个她。

即便如此,就算有一丝关系,能跟她联系上的话——自己也必定会赶到。

桑克瑞德微微的吐了一口气,迅速地打开了房门的锁。


房间里太过于普通,反而令人感到异样。

简朴而柔软的床铺,和小小的收纳架。一套桌椅,可能还用来学习了,上面放着纸和笔。最大的家具是书架。分门别类满满当当,都是书。虽然由于是地下而没有窗户,但令人不满的也就仅此而已。

——正因如此他懂了。这里是将抓来的「光之巫女」囚养到世界终结来临的瞬间的场所,不给她绝望但也不给她希望。

房间中间有一个少女,正用她水晶色的眼睛戒备地看着突如其来的陌生来访者。


「你是……?」


战战兢兢的声音,既不是桑克瑞德所认识的敏菲利亚,也和年幼的阿希莉亚不同。虽然心情不由得一阵难受,但他还是努力保持了淡定。


「我来带你离开这里……敏菲利亚。」


他想起了在这个名字里倾注的心愿。

他想起了那一天真切站在自己眼前的少女的笑容。

无论之后发生什么也不会忘记,他竭尽全力刻在了心上。

然后,少女的小手犹豫地抓住了他伸出的手。

——两人间的羁绊,这时还没有名字。

Shdbr1-2.jpg

参考资料

1、漆黒秘話 日本語版,翻译:Shinwaryu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