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夏.jpg

雄伟的大河“无二江”流经的延夏(Yanxia),曾是多玛的领土。现在处于加雷马帝国的支配,曾经令人自豪的多玛城现今变成了代理总督的居所。此地的居民承受着苛捐杂税,生活苦不堪言。

延夏地图


玄水连山

奥萨德的东岸山峦起伏,由于此地极其适合耕种稻米,因而形成了层层扩散的梯田。玄水连山(The Gansui Chain)这个名字来源于多玛一种酒的名字,由本地的稻米发酵蒸馏得来的白酒,因其卓越的品质而声名远扬。与其他的耕作区不同,本地人更习惯一日进食三餐而非两餐,他们将此作为物产丰饶的证据而感到自豪。

醉蛙小屋

醉蛙小屋(The Drunken Toad)是剪定(Sentei Suishu)和他的妻子小萩(Kohagi)的家,建造这座茅舍的材料是从一艘曾经给当地的贵族运稻米和白酒的河船那里回收来的。有那么一段时间,这艘船也被用来搭载乘客穿过帝国的关卡,以及捕鱼。然而,他选择保留它原本的名字来纪念它最初的用途,即使这艘船再也不用渡过无二江的水了。

祖灵笑

当旅者们前往延夏的角落时,会被建议当心那些密布的山岩和巨石,它们经常被包裹在雾气中,一步没走好就会让你跌一跤。祖灵笑(Unseen Spirits Laughing)这个名字取自多玛的一句谚语,被用来劝诫人们在赌博时,要三思而后行,以免让神明对你幸灾乐祸。

苍鹭瀑布

这处流入苍鹭河的小瀑布在灌溉梯田和生产米酒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正如苍鹭瀑布(The Heron's Flight)这个名字所展现的那样,在这附近能看到成群的苍鹭。

茨菰村

Namai.jpg
茨菰村(Namai)是一个位于群山中的村子,村名来自于当地对水栖茨菰的称呼,暗示了这里种植稻米的悠久历史。在帝国到来后,现有的生活方式面临困境,但村民们通过持之以恒的毅力继续坚持自己的道路。

梅泉乡

梅泉乡(Plum Spring)位于茨菰村东部的群山高处,梅泉这个名字得名于这里最显著的特征——围着泉边生长的众多梅树。当地传说有一名长满皱纹的贤者就住在这里,然而那些极少数声称曾看到过他的人,几乎无法使其他人相信他们的说法[译注 1]

无二江流域

当无二江从此地蜿蜒流过,注入红玉海时,给两岸的土地带来了肥沃的淤泥。这些淤泥有许多都堆积在了江中的小岛,以及与河岸相连的浅滩上。在无二江流域(The Glittering Basin)这片土地上,遍布着各类居所,以及去年密集的反抗战争中留下的残垣断壁。

草刈家

草刈家(Kusakari)被于此发家的宗族命名。这个村子在帝国占领中被夷为平地。尽管这里表面上已经被抛弃了,但难民们仍然秘密地在这里剩下的建筑中避难。

东龙鳞桥

东龙鳞桥(Eastern Rynrin Bridge)是双子桥里,从东边连接着无二江中岛屿的那一座。它得名于一个传说:四圣兽中的青龙,曾在延夏褪去了几片他的龙鳞,万物皆生于这些龙鳞中。

西龙鳞桥

西龙鳞桥(Western Rynrin Bridge)将位于无二江中央的岛屿与通向西边弓束官邸的岛屿连接了起来。它在帝国占领期间被毁坏,由于多玛的资源都被投入进多玛飞地的重建中,这座桥至今还未被修好。

帝国河畔堡

帝国河畔堡(Castrum Fluminis)在25年前作为入侵多玛的前线基地而被建立,在帝国占领期间,这里曾担当过一段时间后方的管理中心。随着多玛城重建的推进,这里的居住者重新向城中聚集,将此地弃于大自然中。

弓束官邸

Yuzuka Manor.jpg
弓束一族的族长,世世代代都恭敬地侍奉多玛的君主为无二江的主人,而弓束官邸(Yuzuka Manor)便是弓束一族居住的地方。这里在反叛中被夷为平地,目前一群鲶鱼精正居住于此。

岩燕庙

岩燕,曾作为一名伟大的将领,将延夏交战不息地各方势力统合了起来,从而成为了多玛的第一任皇帝。这座岩燕庙(The Swallow's Compss)里正供奉着他的墓碑,而他的形象则被刻在了此处的山崖上。岩燕文武双全,被视作多玛风水堪舆的创建者。

大龙月门

大龙月门(The Dairyu Moon Gate)建造于天然的岩石上,开口处被制成满月的形状,这些巨大无比的门负责调节无二江上的交通。帝国为了施加更强力的控制手段,还为其添加了魔导场生成器。

高速魔导驱逐舰L-XXIII

装饰在高速魔导驱逐舰L-XXIII(Imperial Hypersonic Assault Craft L-XXIII)生锈机翼上的字母“L-XXIII”标志着它是帝国第十二军团的第23艘飞船。它被派往多玛镇压叛乱。目击报告称它之后被延夏守护者“玉藻御前”击落,葬身于无二江的水底。

七彩溪谷

延夏北部山谷中以太的富集,很有可能促进了七彩溪谷(Vally of the Fallen Rainbow)内遍地可见的晶体结构的形成。除此之外,它还影响了这里动植物的发展——他们中的一些会毫无顾忌地攻击疲惫的旅人。

烈士庵

The House of the Fierce.jpg
烈士庵(The House of the Fierce)原本是那些想逃离尘世烦扰的人,寻求心灵静修的场所;之后这里又作为那些难民以及躲避帝国军追杀的人的保护区;未来这些洞穴还将成为多玛解放组织的总部。通过延夏东部,茨菇村附近的一个湖,可以找到一处水下秘密通道通往这里。

七彩沟

Prism Lake.jpg
七彩沟(Prism Lake)是一处被逐步开凿出的神秘的湖,这里的水带有如彩虹般的颜色。学者将它美丽的色彩归结为该区域富集着高纯度的水晶储藏,而且这些水晶还是裸露在外的。传说则称一位天仙为了她凡间的爱人在此地铸造了一座彩虹桥。

万丝绦

多玛一位著名的诗人曾于一次宁静地沉思中,将万丝绦(The Ribbons)处的景致描绘为“一饷柳风轻拂面,婆娑斜日弄金丝”。

多玛

多玛(Doma)这个区域更精准地描述,其实指的是便是这片国家的心脏地带。这个地区包含了多玛城和损毁的门前卫街,在代理总督夜露的命令下,门前卫街被战争机甲付之一炬。

多玛城

多玛城(Doma Castle)是多玛这个国家的权利中心,统治着整个延夏地区。之所以选址这里,是为了在此居高临下控制住贸易运输的动脉及这个国家重要的供水来源——无二江。在帝国统治时,这里变成了总督的辖区,并且军事能力也得到了极大地扩充。

踏裾桥

几个世纪之前,在一次由长久的干旱导致的饥荒中,一位农夫恳求多玛的君主帮帮他的人民,却被拒之门外。他并没有气馁,选择坐在这座桥上一动不动,直到皇帝外出办公。当皇帝经过时,农夫硬着头皮抓住了他的衣裾。这种行为本已触犯了死罪,然而,皇帝却被这衷心的请求所打动,便饶了他一命,并下令开仓济民。为了纪念这位农夫,这座桥被赐予了踏裾桥(The Coattails)之名以提醒其他人:如果相信自己的动机出于正义,就不要害怕可能遭受的报复。

门前卫街

Monzen.jpg
门前卫街(Monzen)曾经是服侍着飞燕的精英武士们居住的街道。作为对多玛及其他省份人民的警示,夜露颁布法令将门前卫街夷为平地。

城下码头

在门前卫街被毁及紧随而来的去年起义的失败后,此地不再有人居住,南边的城下码头(Mercantile Dock)也因无以维生陷入失修状态。

大龙瀑

The Dragon's Struggle.jpg
根据传说,这处壮丽的瀑布是由四圣兽中的青龙所创造的。青龙多次造访延夏时,都深深陶醉于无二江的美景,便在大龙瀑(The Dragon's Struggle)处重塑了河流的走势。



译注

  1. 这里的老者涉及到了忍者的职业剧情,详情请参考忍者68级职业任务062410.png始祖密令


参考资料

  1. 《艾欧泽亚百科全书第二册英文版》 译者:德鲁德鲁伊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