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娜莫听说事情的始末,是在醒来的第三天之后。

她从打从她小时候就成为她的护卫、现在退休了依然多蒙照顾的原近卫骑士帕帕夏恩那里,听取了关于这一系列事件的报告。

简直是接连不断的精神冲击。在听说有关劳班失去左手和以光之战士为首的「拂晓血盟」的事情之时,她气愤至极,差点就要处决罗罗力特

但是,帕帕夏恩静静地摇了摇头,这样说道。


「请您首先对罗罗力特阁下的真实想法进行了解,仓促行事并不好。」


几天后,乌尔达哈王宫内的「芳香堂」中,三位人物应召而至。

嫌疑的中心人物罗罗力特·那那力特,恒辉队局长劳班·阿尔丁以及纳尔札尔教团大祭司杜菈菈·杜菈,每一位都是沙蝎众的重要人物。

并且分别是是在共和派、王党派、中立派中各选了一人。


「这是一次辨白的机会……臣可以这么认为吧?」


罗罗力特首先开口,毫无惧色地这样说道。


「……你有什么要说的,尽管说吧。」


娜娜莫一边尽量使自己心平气静,一边催促道。

低沉地说了一声「那么……」的下一瞬间,罗罗力特取下了他的面具。

虽然本来在谒见的场合戴着面具本身是个不敬的表现,但是作为拥有绝对权力的罗罗力特一向以「强光刺眼」为理由,坚决不在人前露出容貌。而这个面具现在慢慢地被拿了下来。


Hnwds4-1.png


「恕我直言,娜娜莫女王陛下对乌尔达哈面临的危机太过轻视了。」


用金色的眼睛径直盯着女王,老商人说道。

听到他在自我申辩的同时对女王进行批评,劳班眉头一皱,但也许是因为场合的原因又平复了下来。余光觉察到这个的娜娜莫催促着罗罗力特继续往下说。她要全部听完再做出判断。她已经厌恶了仓促决断而导致失误。


罗罗力特的主张大体如下。

由于新皇帝的登基,加雷马帝国艾欧泽亚的再次侵略已经是时间问题了,在这种情况下改变国家体制是极其冲动的决定。

泰勒吉·阿代勒吉为了阻止这个而策划暗杀女王,而另一方面罗罗力特利用了这个阴谋,用娜娜莫的昏睡来维持国家体制,并设计除掉了泰勒吉·阿代勒吉。到此为止都是和从帕帕夏恩那里听到的内容是一致的。


「我不得不采取如此强硬的手段,

原因是女王陛下废除君主制这么重要的决定跟我们沙蝎众一点商量都没有。

至少也应该和作为心腹的劳班商量一下吧。」


这句话如同荆棘般刺进娜娜莫的胸口。

正因为考虑到要是商量了肯定会被阻止的,她才没告诉劳班。

为了解决持续恶化的难民问题,她想建立一个可以将民众声音反映到政治上的体制。

由于作为斗技场永久冠军的劳班在民众中拥有巨大的声望,因此她对他在实行共和制之后也能参加执政抱有期待。当然,罗罗力特等富商也会对民心进行收买,但她甚至考虑到了财富的分配,才做出了这个决定。

然而,结果是一连串的骚乱席卷而起、劳班失去左臂、对她有大恩的「拂晓血盟」事实上的分崩离析等接踵而至。这是一个追悔莫及的结局。


「我的计策也有破绽。其中之一就是被拂晓那帮人逃掉了。

没想到他们在王宫里大打出手……因而事态变得复杂这是事实。」


罗罗力特用没有情绪起伏的声音淡淡说着。

将暗杀女王的嫌疑指向光之战士,并策划消灭「拂晓血盟」,这是泰勒吉·阿代勒吉的想法。这是他对边境计划受到阻碍一事的报复,罗罗力特这么认为。虽然罗罗力特自身对「拂晓」没什么仇恨,但在所有事情结束之前,他不能让泰勒吉·阿代勒吉觉察到伊尔伯德是为自己做事。

因此他想着当时把「拂晓」相关人员拘禁起来是必要的,到事情结束之后就解除嫌疑释放他们。

虽然娜娜莫对这种将责任转嫁到完全是受害者的「拂晓」身上的措辞内心感到恼火,但还是忍着没有出声。


「还有一个,就是伊尔伯德的背叛……

他围绕劳班进行对立这件事,想必您已经知道了。」


确实知道。

那么,为什么伊尔伯德会违反雇主罗罗力特的意思,这么执着于杀害劳班呢?

对于这个疑问,罗罗力特也给出了答案。

和缔结契约时所约定的一样,他为伊尔伯德提供资金和武器,将阿拉米格难民组织化,然后编成阻击队伍送往阿拉米格,对帝国军的行动构成阻碍以争取时间。这同样起到了减少乌尔达哈周边难民的效果,是一箭双雕的做法——这是罗罗力特的说法。

然而,劳班的存在成了问题。阿拉米格的难民们以达到了沙蝎众上层的劳班为所希望的目标,梦想在乌尔达哈获得成功。这与遭受帝国暴政压迫的阿拉米格的现实背道而驰……


「要想阿拉米格难民从美梦中醒过来,劳班必须死——大概是这样吧。

相反,要女王陛下重新登上王座,

劳班的生存是不可或缺的。这就是我们的对立点。」


劳班如果被杀害的话,自己会怎么样?

说实话,娜娜莫对此并没有保持理智的足够自信。她很有可能变得自暴自弃、再一次宣布废除君主制。这一点上,罗罗力特的判断可以说是正确的。

滔滔不绝讲述自己阴谋的罗罗力特,最后拿出了一张羊皮纸。


「请收下这个,女王陛下……」


这是罗罗力特将其所管理的泰勒吉·阿代勒吉的全部资产以及其自身的一半财产进献给王宫的契约。


「罗罗力特……你,想用金钱解决这一切吗!」


对罗罗力特的态度忍无可忍的劳班站立起来,娜娜莫举起手制止了他。


「支付金钱正是商人担起责任的方式……

这个资金用来充实对「拂晓」的支援也罢,用来救急难民也罢,全凭陛下做主……

反过来,请陛下早日着手针对帝国军的对策。

那么,恕我就此告退。」


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再次戴上面具,也没有等获得退出的允许,罗罗力特就把「芳香堂」甩在背后离去。


和罗罗力特的会面结束之后,娜娜莫回到自己的房间,独自一人继续思考着。

罗罗力特的做法是绝对不能原谅的。但是,自己所考虑的转向共和制的方法也有问题——现下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自己的肤浅决断招致的混乱和牺牲……要承担这个责任,到底要如何做呢?

至少罗罗力特作出了交出视同血肉的财产的一半这样的决断。那么,依然还坐在女王宝座上的她,到底要如何做呢?


「让劳班来一下!」


娜娜莫把羊皮纸交给了在新的侍女带领下来到她房间的劳班。

看见罗罗力特的契约上有娜娜莫的签名,劳班眉头皱了起来。

面对这样的他,娜娜莫斩钉截铁地说。


Hnwds4-2.png


「朕讨厌罗罗力特!」


「是……」


「但是,朕更讨厌自己。

连最应该信任的人都没有商量、也没有把沙蝎众的话放在耳边、

甚至对有大恩的人造成伤害的朕,真的是愚蠢至极!」


劳班不知道要怎么应答才好,说不出话地低下头。


「罗罗力特残暴无道、冷酷无情、贪得无厌。

但同时也非常有能力,无论如何他为了守护乌尔达哈而竭尽所能了。」


被卷入各种各样情绪的漩涡,娜娜莫非常纠结。但即使如此,她也坚定了决心。

看着敬爱的女王陛下,劳班不知道何时起露出了父亲一样的表情。

娜娜莫转向劳班,坚定有力地说道。


「立刻召集八官府的长官!

我们要商量山都伊修加德回归艾欧泽亚同盟军的方式,

以及探索对抗加雷马帝国的策略!」


娜娜莫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劳班,朕要成为即使那种男人也能被朕自如驱使的女王!」


这是娜娜莫的宣誓。

和以前5岁继承王位时所进行的连意思都没搞懂的加冕仪式宣誓不同,这是融入了真正决心的宣誓。


「是!」


劳班现在对于女王回归了沙都这件事体会更加深刻了。

笑容再一次回到了沙之女王和独臂将军的脸上。


Hnwds4-3.png


参考资料

1、国际服官方出版物《光の回顧録》,翻译:Shinwaryu

2、蒼天秘話 日本語版,翻译:Shinwaryu

3、苍穹秘话 官方中文版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