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 icon cover 64.png
技能图标 深谋远虑之策.png

Healer why don't you adjust?
这篇文章需要翻译。你可以点击这里来翻译这篇文章。
部分原文可能隐藏在代码模式的注释符<!-- -->中。

奈尔·范·达纳斯
  • 无头盔
  • 有头盔
奈尔·范·达纳斯全身.png
性别
种族 加雷马族
阵营 加雷马帝国
年龄 享年38岁
座右铭 その穢れを払え
弱者只能终日哀叹,沉浸于悲伤,以泪洗面。

就像曾经……柔弱的我一样……

—— 奈尔·范·达纳斯

简介

  • 奈尔·范·达纳斯(ネール・ヴァン・ダーナス,Nael van Darnus)
  • 为侵略艾欧泽亚,奈尔策划了导致第七灵灾发生的第二次“陨石计划”,然而其与卫月进行试验通信时出了差错,被蛮神巴哈姆特精炼。冒险者等人在巴哈姆特大迷宫与奈尔相遇,作为巴哈姆特信徒的奈尔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奈尔·神·达纳斯(ネール・デウス・ダーナス,Nael deus Darnus)。
  • 事实上真正的“奈尔”早已去世,作为帝国第七军团长的奈尔是他的妹妹尤拉[暂]假扮而成的,其本名为尤拉[暂]·达纳斯(ユーラ・ダーナス,Eula Darnus)。在她身上流传着从已故的父亲——加雷马帝国的创始人之一、古代亚拉戈文明的后裔——身上继承来的尊贵血脉。

人物性格

  • 奈尔被每个人都当做是男人,她对自己的部下也是冷酷无情的,部分原因是她因为哥哥的死堕入癫狂,以致深深地被人们忌惮着。她认为所有的信仰都是异教徒的理想,她只对小月亮“卫月”表现出热心,认为帝国对艾欧泽亚的进攻是为了净化世界而进行的神圣干预。 奈尔认为自己是世界的救赎,从虚无中看到了潜在的光明。
  • 尽管隶属于加雷马帝国,但奈尔在意见不合时并不会区分敌友,她把自己放在制高点上看每个人,认为所有人都愚不可及,甚至是帝国的皇帝也被如此看待。奈尔拥有戏剧化的怪癖,采用极其傲慢的神气与她认为的劣等人交谈。

人物经历

    早年

  • 尤拉[暂]·达纳斯出生在加雷马,她是达纳斯一族[暂]的长女,也是她家族有关亚拉戈帝国的秘密的继承人。因为她祖辈中的女性大多都是外科医生,所以小时候尤拉[暂]梦想着成为一名外科医生。 她跟随着她的哥哥奈尔进入了帝国军队,但是当哥哥奈尔执行父亲下达的一个错误命令,带着致命的伤回到家中时,她的梦想破灭了。 身为外科医生的尤拉[暂]却无法拯救她的哥哥,由此陷入深深的哀伤。她暗杀了导致哥哥死亡的“罪魁祸首”——她的父亲,并且使他看起来像是死于疾病。
  • 尤拉[暂]接续了了她已故哥哥的名字和命运,并在父亲死后迅速掌权,成为第七军团的军团长。 “奈尔”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公开处死父亲的军官和警卫。 尤拉[暂]的转变如此完全,以至于她相信自己是真正的奈尔。至此有关奈尔谋杀了父亲谣言开始传遍加雷马。虽然大多数加雷马领导人都因为道德原因谴责这种行为,而皇帝索鲁斯·佐斯·加尔乌斯却更看重奈尔能摧毁一切阻碍达到目标的能力。

    遗留之境

  • 在1.0游戏开始的十年前,奈尔开始调查亚拉戈的知识,以解决征服敌国的问题。在修复了一件父亲保存的古亚拉戈机械后,奈尔发现它能够与卫月相互作用。奈尔希望帝国研究这个卫月交互器来重现被遗忘的魔法“陨石”。 皇帝批准了"陨石"项目,在近东部的博兹雅堡垒研究这个装置,并在这里首次尝试召唤卫月。然而在第一次沟通尝试后,从卫月降下的白光抹除了这座城市及其居民。奈尔在远方目睹了这一切,这次的意外进一步破坏了她已经破碎的理智。
  • 在博兹雅被摧毁之后,奈尔试图向皇帝解释该事件虽然是一个挫折,但也是该项目的一个重大突破,并且卫月的坠落是可以控制的,因此它不会对帝国造成威胁。然而,皇帝取消了陨石计划,并将范·达纳斯的第七军团调遣至东部战区驻扎。
  • 第六星历1572年,在帝国于银泪湖空战中失败之后,奈尔·范·达纳斯——白银的凶鸟从东部战区返回,并且声称已经找到了控制卫月坠落的方法。奈尔想要在艾欧泽亚上空召唤卫月,以便从大规模蛮神召唤中净化它。虽然帝国中的许多人都不看好这个项目,但是皇帝重启了这个计划,然而皇帝并不知道奈尔这个唯一一个了解卫月将给世界带来什么的人,对于卫月的真实计划。
  • 在与第七军团一起被派遣到艾欧泽亚之后,白银凶鸟造访了一些营地,并且以统治者的身份警告冒险者(玩家):在各地散播预言“第七灵灾”的于里昂热是假的预言家。奈尔在冒险者击败伊弗利特之后再次现身,并且询问这些能够击败蛮神之人的名字。奈尔向冒险者声称:卫月的改变是帝国为了艾欧泽亚更好的未来所做出的。然而冒险者和他的小队并无意于加入帝国的事业。随后他用枪戟撕裂了炎帝陵的以太径流,将其射向冒险者,冒险者在千钧一发之际得以逃脱。
  • 冒险者利用超越之力回溯了一个因为窃听到了奈尔和盖乌斯的谈话而被奈尔致哑的帝国兵的回忆:奈尔试图说服盖乌斯“征服艾欧泽亚并不能阻止蛮神的召唤,只有在这片土地上使用禁忌的亚拉戈魔法——陨石才能清除他们。”盖乌斯因为卫月行为的的不可预测性反对奈尔,然而奈尔却声称自己将找到三个用来完全控制陨石魔法所需的神典石。
  • 在迦楼罗被冒险者击败后,达纳斯发现蛮神的死亡能促使卫月降临,所以放任冒险者不断地去消灭其他的蛮神。
  • 用来召唤卫月的通信雷波塔被搭建在了帝国军新堡中。新堡建成后很快通信雷波塔就被启用了。在艾欧泽亚大国防联军和冒险者的努力下,通信雷波塔被摧毁了。奈尔失去理智,击败了联军,被卫月的力量——深红火焰吞没,声称她不需要通信雷波塔也有能力使用卫月的力量净化艾欧泽亚。奈尔的袭击还在继续,冒险者九死一生才逃出了卫月的火焰。
  • 大国防联军在荣誉野营地附近的漂浮亚拉戈遗迹Rivenroad找到了奈尔的踪迹。冒险者小队进入了这个被奈尔用作祭坛的浮岛。在小队乘企业号到来前,奈尔从卫月打下了陨石雨。
  • 为了歼灭冒险者并向卫月献上祭品,奈尔与冒险者展开了正面对决。在一场激烈的战斗后奈尔被打败,于是她沐浴在卫月的火焰中试图获得更强大的力量。这使得奈尔失去了最后的理智,纯粹为破坏和仇恨而存在。即使获得了卫月的力量,奈尔依然被击败了。在成为以太流并消失在妖火中之前,奈尔用她生命的最后一个动作向卫月献上忠诚。只剩下她的枪刃Brandamante留在原地。
  • 在她死后,奈尔的阴影依然笼罩在光之战士的头上,出现在光之战士的噩梦里——奈尔杀死了加雷马和艾欧泽亚的士兵,包括救世诗盟的贤人们,艾欧泽亚城邦的领导者,还有光之战士自己。在第六星历最后的日子里,成群的强大怪物开始出现在整个艾欧泽亚,甚至闯入到城邦内。其中一些怪物正是堕落的奈尔形成的妖异。
  • 卫月继续陨落,直到加尔提诺战役中蛮神巴哈姆特从内部挣脱封印,在艾欧泽亚释放了被称为第七灵灾的巨大破坏。

    重生之境

  • 近乎损毁的巴哈姆特收集了奈尔·范·达纳斯的本源,并将她重塑为了巴哈姆特大迷宫中的守卫,为其效劳。第七灵灾的五年后,奈尔的枪刃布拉达曼特(bradamante)被吉尔伽美什寻获,但随后被“凶鸟”奈尔偷走。吉尔伽美什只好在布拉达曼特被奈尔带回到大迷宫后,自己制作了其仿制品。
  • 在光之战士帮助阿莉塞调查巴哈姆特大迷宫的第一层时,他们目睹了奈尔在已故的贤人路易索瓦身边一起观察着巴哈姆特的头部,然而阿莉塞却似乎看不到奈尔的身姿。
  • 当光之战士和阿莉塞抵达了迷宫外环,他们遭遇了在大门后等待的奈尔。奈尔明言“原本的”奈尔·范·达纳斯已经在灵灾之初消灭在了Rivenroad,且她的现在的身体不过是为巴哈姆特所控制的躯壳,名为奈尔·神·达纳斯(Nael deus Darnus)。奈尔警告光之战士一行人,如果他们继续深入第二层迷宫,他们将不得不面对她。奈尔从大门的边缘跳下,消失在了迷宫的深处。
  • 在到达了Holocharts(迷宫二层最深处)后,阿莉塞和光之战士惊讶地发现天空中漂浮着的卫月和自己已处在Rivenroad的浮岛上的现状,而奈尔·神·达纳斯正在这等着他们。奈尔·神·达纳斯告诉光之战士一行他们的存在是对原本的自己的安息之所的亵渎,并扬言要杀掉他们。阿莉塞使用了“毁灭”打掉了奈尔的百夫长头盔,展现了奈尔的真容:一个有着加雷安胎记的白发女人。可见巴哈姆特在重塑奈尔时保留了她原本的外貌。奈尔·神·达纳斯交代了自己的所谓复活,是巴哈姆特用原本的奈尔的记忆的断片人工制造的。在疯狂中,奈尔·神·达纳斯变身成了一个翼龙形态的怪物,并召唤出布拉达曼特,与光之战士开战。
  • Following her defeat, Nael regains her will though her affected sanity makes her confused and not recognize her own body. Alisaie believes that said female body is a manifestation of "his" memories from someone from the past. After seeing she was enslaved by Bahamut, Nael curses her weakness for succumbing to the very power she had been trying to purge from the world, but she makes clear that Project Meteor had been solely her idea. Once Alisaie introduces herself as Louisoix's granddaughter, much to her surprise, Eula warns her to steel herself if she wants to learn the truth that awaits her, and not crumble under the weight of her despair as Nael did as a child. Louisoix slays Nael with a spear of light to silence her. In her final moments Nael sees an image of Dalamud, the symbol of the plan that ultimately cost her her life, but still marvels at its beauty.
  • Ancient Allag's most destructive weapon, Omega, was buried below the Carteneau Flats. Raubahn Aldynn speculates the reason Nael van Darnus chose that place to bring Dalamud down was to ensure the destruction of the only weapon that could have stopped her.

    暗影之逆焰

  • Despite her death and the massive destruction of the VIIth Imperial Legion at end of the Sixth Astral Era, Garlemald reformed the legion after the fall of the XIVth Imperial Legion at the Praetorium to work on the development of new Ultima Weapon-like projects, which host synthetic auracites with skilled Garlean soldiers' data within.
  • The first prototype, the Ruby Weapon, is also known by the code name "Darnus", hosting Nael's data in its core auracite. After the Warrior of Light defeats the Ruby Weapon, its pilot, Milisandia, initiates the Oversoul process, making the auracite transform her into a manifestation of the fallen Legatus. She is possessed by the memories and feelings of the formerly-known Eula, making even some references to the real Nael, but is finally destroyed by the Warrior of Light.

人物武器

  • 奈尔使用的兵器是一柄叫做布拉达曼特的枪戟,相传这把武器是以她杀死的一名少女武士的名字命名的(译者注:典出15/16世纪文学作品《热恋的奥兰多》《疯狂的奥兰多》),而事实上这个名字是其兄未婚妻的名字,她在奈尔死后将自己刺穿在了这把武器上殉情。

相关副本

相关物品

参考资料

  1. Fandom Final Fantasy Wiki(Nael van Darnus)。
  2. 《艾欧泽亚百科全书》(Encyclopaedia Eorzea ~The World of FINAL FANTASY XIV~)。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