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需要改进。你可以帮助最终幻想XIV中文维基来 编辑它
配图!我们需要更多地配图!(高清扫描的设定集图片是坠吼的)
可露儿·巴尔德西昂
可露儿·巴德辛.png
性别
种族·部族 拉拉菲尔族-平原之民
阵营 拂晓血盟
年龄 22岁
专业 魔法学(治愈·净化魔法)
爱好 捉弄阿尔菲诺
出身 瓦尔岛
在灵灾爆发的临界点,拥有超越之力的灵魂就会出现。

—— 可露儿·巴尔德西昂

人物简介

  • 可露儿·巴尔德西昂(クルル·バルデシオン,Krile Baldesion)
  • 毕业于著名的萨雷安魔法大学的才女。可露儿来自著名贤人加拉夫·巴尔德西昂经营的孤儿院,因此她虽是拉拉菲尔族,却有人族风格的“巴尔德西昂”之姓。在她十二岁的时候,可露儿发现自己拥有超越之力。在她身上,超越之力表现为能够打破语言的壁垒,和动物交流。也就是说她极其善于感受别人的意识,为此她度过了被人们的想法所包围的痛苦的青春期。为养女的困境而心痛的巴尔德西昂,在他担任委员长的调研机关“巴尔德西昂委员会”,着手解开超越之力秘密的研究。长久以来可露儿既作为被试验者,又作为委员会的一员而努力着。据说敏菲利亚就是她在研究过程中认识并成为好朋友的。
  • 今年二十二岁的可露儿已经成为了治疗和净化魔法的专家,尽管她的地位不如阿尔菲诺,但是她还是很喜欢戏弄阿尔菲诺。

人物服装

猫耳兜帽

  • 大耳朵形状的装饰是她“打破语言壁垒的超越之力”的象征。据说是加拉夫·巴尔德西昂将其送给了可露儿,用以教导她“异能是一个人的个性而不是可怕之物”。被这句话拯救的她,如今虽已长大,仍继续穿着同款长袍。

人物经历

重生之境

  • 可露儿被敏菲利亚提及或暗指数次。这意味着她在逃离帝国中央堡[译注 1]的过程中和可露儿进行了交流。在拉哈布雷亚被揭示控制着桑克瑞德的身体时,她还被安排负责一块人造黑水晶的运输。
  • 在与巴尔德西昂委员会[译注 2]的联系被突然切断后,可露儿的名字才被提及。于里昂热了解到了瓦尔岛[译注 3]由于未知的魔法消失的事。在061412.png艾欧泽亚的守护者中,敏菲利亚得知可露儿还活着,尽管她的情况并不明朗。

苍穹之禁城

  • 与阿尔菲诺、雅·修特拉和光之战士在田园郡外见面时,可露儿终于亲自现身了。在知道了雅·修特拉从地脉中被救回后,可露儿相信由于她在超越之力[译注 4]上的拥有的技巧,她能追踪到桑克瑞德被传送的地点。为了做这件事,她需要玛托雅的“水晶之眼”(一种非常古老的光之水晶)来强化她的感官,这最终得到了许可。
  • 她追踪到桑克瑞德最后可以被探知的位置在龙堡内陆低地。在询问过猎人们与骨颌族之后,他们得知最近在森林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人族绅士。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遇到了在唯一脑窟穴[译注 5]罗波那对抗的暗之战士们。在谈话过程中,可露儿与光之战士都通过超越之力的视觉看到了这个神秘的小队与一名无影对抗。在这个组织的领导者突然表现出敌意时,桑克瑞德突然出现来援助他们,并因此把这伙人赶走了。
  • 在桑克瑞德和拂晓团聚、而其他人返回伊修加德时,可露儿离开队伍去拜访玛托雅。在完成任务061412.png光与暗的分界后,她去了石之家[译注 6],并且当玩家与她交谈时,可以知道她正在设计一种追踪敏菲利亚的方法。
  • 可露儿发现有一种和他们找到雅·修特拉与桑克瑞德非常类似的方法可以找到敏菲利亚,但信息总是转向海德林,看起来似乎是母水晶[译注 7]将敏菲利亚引导向她的。桑克瑞德陪着她去了天幕魔导城[译注 8],在这里应该可以追踪到海德林的元素,当时敏菲利亚在保护受到究极神兵攻击的冒险者与他们的盟友。在那里,她探求桑克瑞德的动机,想了解他是否爱上了敏菲利亚。桑克瑞德轻微地被可露儿的猜想激怒了,他确认他的奉献不是出于浪漫的爱情,而是由于在敏菲利亚年轻时没能保护好她,间接导致了敏菲利亚失去了她的父亲。可露儿为她的言语道歉,但她坚持为了能够相信他,必须知道是什么动机在驱使着这名双剑师。他们还去了希拉狄哈的水道,通过匹配他们在天幕魔导城找到的信息,确保母水晶的痕迹可以被真正地追踪到。
  • 在收集了恰当的数据后,可露儿确认可以通过进入星海[译注 9]找到敏菲利亚。幸运的是,萨雷安人已经在潜在的入口处建造了一个建筑,他们只需要玛托雅的帮助就能去到那儿了。玛托雅同意了,条件是只能由冒险者去那儿,其他人得留下来帮助她的工作。当冒险者返回并报告敏菲利亚的明确死亡时,可露儿在场。阿尔菲诺开始为他们领导人的离去而哀悼,但玛托雅斥责了他,提醒他们不仅要为他们自己的事业做好牺牲的准备,对其他人的牺牲也一样。雅·修特拉被玛托雅的说教惹怒后,拖着可露儿一起离开了。
  • 在主线任务的最后一段,可露儿再次出现了,她与拂晓一起见证了伊修加德与龙族间的第一次和平会谈。令他们惊恐的是,这次会谈被尼德霍格的出现打断了。尼德霍格的怒火满溢到可露儿可以通过超越之力感受到它。在这次危机后,雅·修特拉与可露儿讨论了他们目前的困境。可露儿悲叹到,相比于艾欧泽亚人永远不会缺乏的勇气,她显得很懦弱。相信玛托雅的话语正在折磨她的盟友,雅·修特拉向可露儿确认,她的老师说这些只是为了打磨他们的决心,并让他们为了将来更大的冲突做好准备。困惑中的可露儿随即注意到雅·修特拉与她老师的相似性,这令雅·修特拉懊恼不已。
  • 蛇心感觉到萨菲洛特开始骚动时,他呼吁冒险者和贤人们援助他。可露儿也亲自来帮忙了,她和冒险者们一样拥有超越之力的技巧,可以使她免疫萨菲洛特的精炼。她协助解除荒神[译注 10]的封印,并继续见证冒险者的战斗。在获胜后,她向他们承认她被萨菲洛特的力量吓坏了,她使出全身的意志力才没有逃走。尽管如此,她还是很高兴能留下来,因为她终于能见证冒险者的惊人能力。她还探查了年轻的蛇心的动机,在使他相信她能读出他的心思后,可露儿终于能使蛇心脸上的表情丰富一些了。尽管可露儿为这场闹剧道歉,但她仍然坚持认为弄清男孩的意图以及他所谓主人身份非常重要。然而蛇心拒绝透露任何事,又重返斯多葛主义[译注 11]中。
  • 之后可露儿简单地在主线故事中出现,和雅·修特拉一起告诉阿尔菲诺,存在一定的可能将埃斯蒂尼安从尼德霍格的控制中解放出来。
  • 在三斗神[译注 12]的故事线中,她扮演了一个更为突出的角色。在雷古拉·范·休著斯设法进入魔科学研究所[译注 13]后,她陪同冒险者、雅·修特拉、于里昂热和蛇心进入这个设施去追逐他。当她在路上受伤时,蛇心留下来保护她,赢得了她的信任与感激。于里昂热之前在思考,为什么蛇心要秘密允许休著斯进入这个设施,然后又让他被拂晓杀死,这些困惑在他看到蛇心照顾可露儿时想明白了。于是他请求冒险者将蛇心欺骗的事保密,他不想让他亲眼见证的、两人发展起来的友谊被破坏。

红莲之狂潮

  • 阿拉米格解放军的作战过程中,可露儿治好了雅·修特拉的伤口,但最终却被芙朵拉俘获,并被作为帝国的囚犯关在超越技术研究所[译注 14]中。在莉瑟潜入到这个场所后,可露儿被救了出来。
  • After the liberation of Ala Mhigo, Krile recruits the Warrior of Light to join her expedition to Eureka, a mysterious island that had recently appeared. She suspects that the island is actually the reappearance of her home, the Island of Val, and is proven right once they arrive. During the course of the expedition, she is reunited with her old colleague Ejika Tsunjika, and discovers the truth behind the island's disappearance and reappearance.
  • 在阿拉米格解放后,可露儿招募光之战士加入她对最近出现的神秘岛屿——优雷卡的远征。她怀疑这座岛屿实际上她的故乡瓦尔岛的再现,这一点在他们抵达时立刻就得到了验证。她在征程中与她的老同事艾吉卡·岑吉卡重聚,并发现了这座岛屿消失又再现的真相。
  • 当拂晓的成员开始失去意识后,可露儿检查了他们的身体,却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她使用玛托雅老师的水晶之眼试图去寻找他们的灵魂轨迹,但没能成功。当阿拉米格边境的战斗再次开始时,可露儿仍然在寻找其他方式来定位拂晓的贤人们。

暗影之逆焰

  • Some time after the Warrior of Light departs for the First, Krile and Tataru track Estinien down to Kugane in an attempt to recruit him to investigate Black Rose. Failing this, Estinien escapes, though the pair catches up to him. Krile fakes an Echo vision, pretending to have seen something embarrassing from his past, allowing the pair to blackmail him into agreeing.
  • 在光之战士前去第一世界一段时间后,可露儿与塔塔露黄金港找到了埃斯蒂尼安,尝试招募他去调查黑玫瑰。这次行动由于埃斯蒂尼安逃走而失败,不过不久这2位又追上了他。可露儿伪造了超越之力的视觉,假装看到了埃斯蒂尼安过去某件尴尬的事,迫使他不得不同意这次委托。
  • Krile monitors the Scions' bodies while their souls are on the First, and is the first to notice an aetherial anomaly developing in them. While the anomaly is currently minor, the continued separation between their bodies and souls will eventually lead to their deaths. She conveys this information to Tataru and the Warrior of Light. She is later present when Estinien returns to report on the current situation in Garlemald.
  • 当拂晓的成员们灵魂处在第一世界时,可露儿负责监视着他们的身体,第一次发现了他们的以太异常。尽管目前的异常很微小,然而他们身体与灵魂之间持久的分离却将导致他们的死亡。她将这份信息传达给了塔塔露与光之战士。在埃斯蒂尼安归来后,她听取了他关于帝国现状的报告。

词源

  • Krile is usually a family name believed to be of Norman origin brought to England when its forebearers conquered the country in the 11th century, though a clear meaning remains unknown.
  • “Krile”这个姓氏通常被认为源自诺曼人。11世纪诺曼征服后,它由诺曼人带到英格兰,尽管这个词的具体含义仍然不为人所知。


译注

  1. 帝国中央堡:Castrum Centri,位于摩杜纳西部
  2. 巴尔德西昂委员会: the Students of Baldesion,曾经是拂晓血盟的后援,瓦尔岛被毁后处于失联状态。在禁地优雷卡中会涉及一些与之相关的信息,目前已知成员包括会长加拉夫·巴尔德西昂、可露儿、艾吉卡·岑吉卡和古·拉哈·提亚
  3. 瓦尔岛: the Isle of Val,瓦尔岛是萨雷安群岛的4座主岛中的东岛,曾经是巴尔德西昂委员会的驻地
  4. 超越之力:the Echo
  5. 唯一脑窟穴:Loth ast Gnath,位于龙堡参天高地南部,是与离群一族抗争着的同心一族骨颌族驻地
  6. 石之家:the Rising Stones
  7. 母水晶:the Mothercrystal,母水晶是海德林的具象化表现
  8. 天幕魔导城: Praetorium
  9. 星海:the Aetherial Sea
  10. 荒神:Eikon
  11. 斯多葛主义:stoicism,是古希腊的一种思想学派,强调顺应天命,恬淡寡欲
  12. 三斗神:the Warring Triad
  13. 魔科学研究所:the Aetherochemical Research Facility
  14. 超越技术研究所:Resonatium

相关阅读

漆黑秘话

相关任务

061412.png厉害的帮手 061412.png水晶之眼 061412.png不期而遇 061412.png星海的呼唤 061412.png深处的灵魂 061419.png生命之树 061419.png赌上行星的命运 061412.png劳班的决定

061412.png生者和亡者 061412.png运送伤员 061412.png分而治之 061412.png有故事的海盗 061419.png未知的岛屿,其名为优雷卡


相关物品

装备

参考资料

  1. 《艾欧泽亚百科全书》(Encyclopaedia Eorzea ~The World of FINAL FANTASY XIV~)。
  2. Fandom 英文Wiki。译者:德鲁德鲁伊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