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雷马帝国东洲远征记

  统一了北洲伊尔萨巴德大陆加雷马帝国开始着手对东洲奥萨德次大陆的侵略,是在50年前。东方地区由此一口气迎来了激荡的时代,迎来了战乱和高压统治。为以史为鉴,就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这个过程……

画有北洲统一战争中投入的最早期的飞空战舰的绘画作品。和现在最新型的高速魔导驱逐舰相比,虽然巡航速度和 有效载荷都大幅不如,但可以空中运输士兵的飞空战舰在战争中登场,使以前依靠城墙的防御失去了效果,在军事史上留下了很大的冲击。

东洲远征前史

  加雷马族的国家“加雷马共和国”在伊尔萨巴德大陆北部的寒冷地带兴起,是在至今600多年前的第六星历922年。那之后虽然一直是一个边境小国,但在第六星历1513年,因为果断实行了由引入魔导技术导致的军政改革,共和国成功转变为了压倒周边诸国的军事强国。

  而后在第六星历1517年,共和国史上第一支飞空战舰队由就任了独裁官的索鲁斯·加尔乌斯亲自率领,投入实战,攻陷并吞并了北洲小国“纳尔马斯卡”。此后数年间,共和国接连攻下周边各国,并于第六星历1522年实现了北洲统一。同年,索鲁斯宣布改行帝制,自己坐上了加雷马帝国的皇帝宝座。而加雷马帝国大军着手开始东洲远征,是在6年后的第六星历1528年。

第一次东洲远征中所使用的多足型魔导装甲。由于无法抵御终末焦土地带严酷的环境,多台机体接连不断发生故障,暴露出了从陆路进行东方远征的局限性。

第一次东洲远征的失败

  眼前的地平面延伸之处,前进吧,毁灭吧,踏平吧!第六星历1528年,即帝国历7年,东方远征进入实施阶段时,索鲁斯皇帝在参加阅兵式的将士们面前,高声发出了这样的命令。然而,投入了三个军团的这次大远征,结果以失败告终。当时的飞空战舰由于续航距离问题对长距离的远征十分不利,而以多足型魔导装甲为中心编成的陆军部队也发生了问题。在作战计划中,原定是穿过终末焦土地带向东进入纳夏地区的,但荒野的沙地导致运输中枢的魔导装甲故障频发。而且,几乎一点水源地都找不到的严酷环境使将士疲惫不堪,进军陷入不得不放弃的状况之中。

  这期间,索鲁斯皇帝为了躲避日晒进入焦土的溪谷,在那里发现了已经毁灭的城市遗迹。据说就是这在个时候,索鲁斯皇帝认识到正是远古时代不断重复的“蛮神召唤”导致了这里的荒废这一事实,并意识到行星正受到侵蚀威胁,他在暂时中止东洲远征并撤军的同时,定下了“蛮神讨伐”的国策。

攻陷达尔马斯卡

  从终末焦土地带返回帝都的索鲁斯皇帝向魔导院投入了大量预算,加速研发魔导兵器。特别是飞空战舰的续航距离的延长和飞行魔导装甲的研发受到重视,之后,帝国暂时停止了对外扩张。然后,第六星历1547年,即帝国历26年,终于以航空战力齐备为契机组成了大型舰队。这次,帝国的目标不是纳夏,而是进入终末焦土地带中段后转而南进,跨越斯卡提山脉[暂],直指达尔马斯卡王国。

  达尔马斯卡王国踞于北洲伊尔萨巴德大陆和东洲奥萨德次大陆连接处,作为交易的节点而繁荣。因此,自古以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历史上多次受到侵略。将这个地方守卫了千年以上的是博纳甘王朝。街道两侧连缀多个要塞,构成了一个稳固的防御阵势。在以陆军为主体的第一次东方远征里索鲁斯皇帝之所以避开了达尔马斯卡王国,背后也有这样的原因。

  但是,现在以最新型飞空战舰为核心的舰队出现了。看见飞越险峻的斯卡提山脉、一举自北方飞来的加雷马帝国军,达尔马斯卡军的将士人心动摇。在要塞接二连三地陷落、防御阵被切割得七零八落之际,达尔马斯卡军以拉斯勒王子为中心,躲进守卫王都拉巴纳斯塔最后的堡垒——那尔比纳城塞中持续抵抗。该要塞拥有坚固的魔法障壁,飞空战舰的攻击可以被轻而易举地抵挡。

  然而,拼死的抵抗持续了半年后达到了极限。诺亚·范·伽布拉斯军团长所率领的帝国军第四军团展开陆军部队,构成完美的包围圈,持续加以激烈的攻击。就这样,多达7万人战死,那尔比纳城塞陷落。被誉为“沙漠中的蓝色宝石”的拉巴纳斯塔落到了加雷马帝国军的手中。

从纳夏到延夏

  控制了旧达尔马斯卡王国后,帝国将斯卡提山脉以南的达尔马斯卡沙漠一带划为行省,命名为“上达尔马斯卡[暂]”,并将行省总督府设在了贸易城市“拉巴纳斯塔”。同时,在包含密林地带“葛尔摩大密林”在内的格雷利克河曲[暂]一带设置了“下达尔马斯卡[暂]”行省,总督府位于港湾城市“雷蒙德”。这两个行省合称“达尔马斯卡管区”,是帝国统治东方的关键。

  随后,加雷马帝国军以拉巴纳斯塔为起点,进军纳夏地区。虽然当地并没有统一国家存在,毫无与帝国军相抗衡的势力,但由于高温潮湿的密林地带所阻,平定该地区花费了3年的时间。不过小势力也一个不漏地被解决掉了,纳夏成为行省纳入帝国版图。于是第六星历1522年,即帝国历31年,帝国开始向统治延夏地区的多玛进攻。

多玛灭国

  面对侵略危机的多玛国主“利刃海燕”明知希望渺茫,仍然向对岸的远东之国派去了使者请求救援。但是,在达尔马斯卡陷落后趁机表明中立态度的远东之国幕府将多玛使者拒之门外,连对话的机会也没有给。虽说是意料之中,但由于遭受如此冷遇,多玛家臣团愤愤不平,而海燕则认为这是在武士发祥之地发现“真正的武士魂”的绝好机会,豪爽地一笑置之。

  就这样战争拉开序幕。一开始,帝国军想用自傲的航空战力一举攻陷多玛城,但对此,海燕并不在城池而在横跨无二江的“大龙月门”处集结兵力与之对抗。在大门之顶,多玛一方风水术忍术并用,扰乱风脉卷起突风,将飞行魔导装甲接二连三打落在地。而且,众所周知的延夏守护者、瑞兽“玉藻御前”也在战场上现身,对帝国军发起攻击。

  然而,拼死的抵抗也终于达到了极限。帝国军决定跳开第一波攻击,认真展开攻城战。利用浮岛建造的简易要塞被数艘大型飞空战舰牵引着,从达尔马斯卡被搬运过来。凭借这些,“帝国河畔堡”被一夜之间搭建出来,帝国军陆空双管齐下,稳健地削减着多玛的军力。就这样,看到压倒性的战斗力差距的海燕,为了避免无谓的抵抗造成百姓白白丧命,决定投降。于是延夏之勇在帝国的营门前低下了头。

延夏2.JPG

东方行省的起义

东方行省叛乱.png

  就算并入了帝国的版图,东方地区的人们也不会长期顺从在帝国统治之下。譬如在达尔马斯卡,大约20年前开始就起义频发。特别是在数年前发生的“巴尔海姆事变”中,包括帝国军在内的众多人员战死一事十分有名。此时,在达尔马斯卡驻军的第四军团凭一己之力无法镇压,盖乌斯·范·巴埃萨麾下的第十四军团被派遣了过来。莉维亚·萨斯·尤尼乌斯得到“达尔马斯卡的魔女”这个外号,也是由于这个时期残酷镇压起义军的缘故。

  此外,多玛的反帝国运动也在持续暗流涌动。多玛解放的前些年,由于原国主海燕的揭竿而起,起义之火燃烧蔓延,行省临时总督府所在的多玛城被攻破,起义眼看就要成功。然而由于皇太子芝诺斯所率领的第十二军团作为增援赶到,再加上忍村的上忍背叛,起义军败北。此后,为对全部行省杀一儆百,多玛被实行了极端残酷的镇压。

参考资料

1、《艾欧泽亚百科全书II》(Encyclopaedia Eorzea ~The World of FINAL FANTASY XIV~ Volume II)。译者:Shinwaryu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