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古老血脉的返祖现象,会让个体拥有远超种群的寿命。

但就算是这样,活久了也是会老的。眼睛会变得迷蒙难以视物,翅膀会肌肉萎缩不堪飞翔。

统率云村聪明的阿马罗们的赛特已经年过百岁,特别是最近昏沉欲睡的时间开始增多了。今天也是这样,它被甜美的花香所吸引,想要美美睡上一个午觉,然后就梦到了怀念的往日时光。

Sline.png

这里是安穆·艾兰的首都,拿巴示艾兰

在被强烈日光照射的城市一角,一只骨瘦如柴的幼年阿马罗倒伏在地面上。本应在生长发育期茁壮成长,但是它被任意驱使,又得不到足够的水和食物供应,就变成了这样。

虽然很不想在这个滚烫的石砖地面上睡觉,但一旦被用皮带和车厢固定在一起,就又无法自由活动了。那么在嗜用皮鞭的主人回来之前,至少让身体休息一下吧,这就是这只阿马罗的想法。


瞧瞧,主人他出现了。


从面街的用石头砌成的商店里,一个肥胖的尘族男人迈着大步走了出来。他手里拿着的是爱用的皮鞭,要是被那根用蜥蜴筋腱制成的玩意儿鞭打,那必然是很疼的。所以,就算怎么筋疲力竭,也只能遵从命令动弹起来。


要来了要来了,鞭子要挥过来了。


是脖子吗?还是肩膀?背上?屁股?至少别打脸吧。年幼的阿马罗闭上眼睛,正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疼痛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平常总是呼啸而至的鞭子这次却没有打过来。

睁开眼之后,它吓了一跳。

面前站着一个年轻到可以称为少年的男子,扛着与他身材十分不相称的大铁斧,身影正挡在瘦小的阿马罗和肥胖的男人中间。


「可找着你了嘿,拉穆恩斯先生! 或者应该叫你“狐狸杰德”比较好?」


这就是以后被冠以「赛特」之名的阿马罗和冒险者阿尔博特的相遇。

不过,在他们相互承认彼此是搭档之前,还稍微需要一点时间。

时间倒回到几个月前,拿巴示艾兰的市场上发现了宝石赝品。这些东西甚至骗过了经验丰富的鉴定师,引起了很大的骚乱。诚信和名誉受损的拿巴示艾兰宝石商组织把这个身份不明的骗子叫做「狐狸杰德」,并进行了大额悬赏。

然而,并没有抓到人。

虽然众多的冒险者从各地奔着赏金而来,但能够找到的就只有「狐狸」流到市场上的赝品而已。

给这种情况画上句号的,是仍然初出茅庐的冒险者二人组,阿尔博特和拉蜜图。他们在原为王国骑士的老练冒险者布兰登的帮助下,破解了巧妙利用幻影魔法制造赝品这一秘密,终于逮住了那个叫拉穆恩斯的男人。

三个人把奖金进行了分账——要是把大笔现金放到大酒鬼布兰登手上,他肯定会一晚上就给喝光的,他们彼此早就清楚这件事。所以在拉蜜图分期付款的提议下,布兰登勉勉强强答应加入了队伍。当然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那么,长这么大头一回到手这么大一笔钱,阿尔博特都用来干什么了呢。

令人惊讶地,他把那只瘦小的阿马罗给买下来了。在听说作为拉穆恩斯所有物的阿马罗被拿巴示艾兰有关部门收押之后,他二话没说就进行了交涉,出钱购买。

被阿尔博特带回来的瘦小阿马罗连抵达营地的力气都没有,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见它这副样子,布兰登惊讶地丢下一句话就走开了。


「喂喂,你是认真的吗小鬼。这么个瘦不拉几的玩意儿你要拿来干什么。

 别说长途跋涉了,我看它连绕着城市走一圈都走不下来吧。

 就算要烤来吃,净是骨头的话,那还两说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小瞧了的情绪感染到了,阿马罗不服气地发出了一声鼻鸣。

而阿尔博特抚摸着阿马罗的下巴,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


「别管那个大叔,赛特。

 你这么聪明,谁会吃你啊。我们来让布兰登刮目相看吧!」


为什么阿尔博特对这只他起名叫做赛特的阿马罗这么上心呢。

这其中当然也有他作为一个无可救药的老好人、对毫无价值正准备被杀掉的赛特产生怜悯这一理由。

但同时,他也洞察出了赛特的才能。

出生在珂露西亚近海小岛的阿尔博特,由于在故乡那个小山村里没有同龄的小孩,是与山岭及野兽为友成长起来的。他受到唯一的亲人他的爷爷的悉心教导,还学会了如何对待各种野兽,身为家畜的阿马罗当然也不例外。所以他敏锐地察觉到,赛特一有机会就要往地上坐,是因为它聪明地懂得,为了撑过原主人的残酷虐待而保存哪怕一点点体力。


Shdbr6-1.jpg


「来吧,干活了,赛特!」


阿尔博特用唿哨发出信号后,赛特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趴在琥珀原的地面上。然后,阿尔博特和布兰登以及拉蜜图一起在附近的岩石后藏了起来。为了完成讨伐威胁旅商队的郊狼群这一委托,这是在用赛特作为诱饵进行引诱。


「用那只不够塞牙缝的痩阿马罗作为诱饵,能够成功引诱狼群吗……」


将大块头身体蜷成一团的布兰登用怀疑的语气说道。

对当时的赛特来说,新的主人令它有些不明所以。跟前一个主人不同,阿尔博特绝不会使用鞭子,相反地,非常友善。不仅提供了足够的食物和水,还为它修剪毛发。甚至一被他挠下巴就精神恍惚,仿佛要坠入梦乡。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不能理解的事情还有很多。阿尔博特的招数简直尽出不穷。赛特不想惹怒他,让这些好不容易获得的善待被棍棒所取代,所以它以自己的方式尽力在回应他……可是没想到现在要被当成牺牲品了。


是啊,果然是这样的。人类是不可信任的。


正当它以一种类似认命的心情横躺在荒野上时,郊狼群真的出现了。它甚至在胡思乱想,给我丰盛的食物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赛特,已经可以了,快到这里来!」


它看见扛着战斧的阿尔博特从岩石后面跳出来,猛然冲了过来。

似乎他还没有放弃我。赛特忽地起身,全力向主人身边跑去。仍然受到虐待影响的赛特目前还没办法飞行。看着它这副扇动翅膀拼命奔跑的难看样子,布兰登眼泪都笑出来了。


「哟哟,小痩鸟慌咯慌咯!」


赛特直觉感到它又被小瞧了,故意改变了行进路线。

它朝布兰登的方向冲过来,纵身一跃从他头上跳过去。于是,追着赛特而至的郊狼群就冲着哈哈大笑的大块头男人杀将过来了。


「可恶,那只笨蛋阿马罗!」


这下轮到布兰登慌了。

就这样,他们成功完成了旅商队袭击犯讨伐的委托任务,获得了报酬。

此后,阿尔博特一行接连成功完成了多次魔物讨伐委托任务。赛特时而扮演弱小的猎物,时而扮演闯进势力范围的挑战者,将讨伐目标引诱出来。

在以堪称琥珀丘之王的巨大恐鹤为对手的那一件委托中,赛特淋漓尽致地发挥了它影帝级的演技。令人惊讶的它展现出连阿尔博特都想象不到的特技,惟妙惟肖地模仿了雌恐鹤的声音,成功引诱出了神出鬼没的讨伐目标。

一行人追着逃跑的恐鹤一路到达它的窝巢,经过一场激战将其打倒了。


「你们两个快看! 不觉得我们有点发财了吗?」


即使在酷暑的荒野也绝不会摘下头盔的矮人拉蜜图说道。


「噢,这太棒了。恐鹤喜欢发光物品的传闻原来是真的!」


在用枯草编制而成的窝巢中,有很多看起来是其主人收集来的贵重金属物品。布兰登拿起其中一枚大大的黄金色奖章,举着它对着太阳看。


「特别是这个……这是拿巴示艾兰王室为获得战功的将领颁发的勋章。

 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了,不知道是从坟墓里洗劫出来的还是袭击这家伙的人的……

 总之如果拿到古董商那里,绝对能卖个好价钱」


满脸笑容的布兰登正想把奖章作为战利品揣到怀里,阿尔博特轻巧地从旁边伸过手来拿了过去。


「哎呀,布兰登。这个奖章不是应该给今天功劳最大的人吗?」


「什么? 那不就是应该给我吗。

 用盾将这位老大的强力一击抵挡下来,还挥剑砍下它脑袋的是谁啊?」


「那确实是大叔你啊。

 不过,今天功劳最大的当然是成功地将老大引诱出来的赛特啦」


阿尔博特从旅行袋里拿出皮绳穿起奖章,轻轻系在赛特的脖子上。


「赛特,你是我引以为豪的搭档!」


赛特气势十足地发出鼻鸣。

骄傲地,自豪地——


「嗯嗯、我也赞成奖章是你的。

 毕竟要是给了布兰登的话,明天多半就变成买酒钱没掉了」


面对拉蜜图的取笑,布兰登也只好举起双手。


「投降,我认输! 今天最棒的就是赛特了。

 是只了不起的阿马罗!真是的」


就这样,赛特作为阿尔博特的搭档,成为了被团队承认的一员。

那之后,在安穆·艾兰,有人听说有这么一队连续成功讨伐魔物的冒险者的消息,尝试和他们进行接触。这就是猫秘族的猎人,任妲·芮

紧接着,在雷克兰德遇到的正尝试解开消失的名门贵族女儿之谜的有着银灰色头发的剑士席尔瓦、在再次造访的安穆·艾兰遇到的因为接受相同委托而成为对手的孤高魔法师奈贝尔特,也相继加入了一行人的队伍之中。


同伴在增加,然后旅途在继续。

虽然充斥着严峻、辛苦、伤心的事情也有很多,但总还是很开心的一次旅途。

Sline.png

从沉睡中醒过来的赛特感受到脖子上奖章的重量,小小地发出了鼻鸣。

这本该是已经丢失不见了的东西。在试图击退接近村落的独行食罪灵时,对成长后的身体而言己经不合适的皮绳断了,奖章沉入了湖底。

这个奖章被那个人找到了。

如今系在脖子上的这根皮绳,是委托群花馆妖灵们新制作的——可能制作的时候也附加了做梦的魔法吧,所以才梦到了怀念的事情。

我还想去旅行,赛特想。

虽然这副已经衰老的身体想要走遍世界各地大概不行了,但飞到湖对岸总还是没问题的。

要去感谢给自己带来了这个好梦的『凝梦』妖灵们才行。

赛特试着张开了宽大的翅膀。

来吧,飞起来吧,就像那时候一样——就让垂老阿马罗的小小冒险开始吧——

Shdbr6-2.jpg

参考资料

1、漆黒秘話 日本語版,翻译:Shinwaryu

2、暗影秘话 官方中文版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