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观历史,在其重要节点上,可以说总会铭刻一些人的姓名。他们或是制止争斗建立国家,或是取得历史性重大发现,或是救民众于水火之中——大家把这样如照亮夜空的繁星般的人,或称为伟人,或称为天才,抑或是英雄。
我不是英雄。非要是什么的话,那就是「会长」。
我是已经持续传承了18代的加隆德炼铁厂的第18代会长。虽然从初代开始的前几任很幸运地在健在时就将职位交给了继任者,但最短的一个在就任后三天就去世了。就这样过了大约200年……担任了这个职务的18个人他们的故事即使流传到了后世,充其量也就被统称为「初代西德和他的继任会长们」而已。
尤其是当我们所想要达成的是一种无形的壮举时。
我们的姓名不会留诸史册。我们不是英雄。

即便如此,我们也抬头挺胸地活着。

Sline.png
伫立在银泪湖上的「密约之塔」。
虽说是大名鼎鼎,但构成它的巨大战舰的装甲已经被盗掘者撕的撕扯的扯,简直就如同干枯的树一样了。
那完全是废墟一样的氛围,简直是一个完美的藏身之处。它位于湖中,易守难攻,最重要的是在残留的外壳上盘旋的巨大管状物……哦不,是「龙」,传说是和那位英雄有关的存在。所以这里是很适合我们居住的。

这一晚,加隆德炼铁厂的员工和协助者们都睡着在了这样一个藏身之处中央的集会场地上。
最近的几天大家都挤在水晶塔的工作现场里直到深夜,而今晚没这个必要了。万事已经具备,明天早上,那座塔就准备要出发前往过去的第一世界了。为了庆祝而举行的小型宴会已经结束,依依不舍不愿离开现场的人们就地打起了呼噜。
唯一还在持续燃烧的火堆,并没有打扰他们的睡眠,只是熊熊燃烧着。
还在看着火堆没有睡着的,只有我,和另一个人。

Shdbr8-1.jpg
「我说,古·拉哈……」

听见我的呼唤,那双如同火焰一般的红色眼睛向我这边看来。
他因为这抹红色——因为身负亚拉戈的皇族血脉而一直沉睡到了这个时代,而明天,他又将前往别的时代。这次甚至跨越不同世界,为了将希望带给另一个未来。
一思及这份重担……这份我们托付给他的使命的沉重,我总是没有办法用语言来表达我的心情。
然而,我们互相已经了解对方的决心了。
我把即将出口的话语咽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之前早就想问的话。

「你……为什么和水晶塔一起沉眠呢?」

被这样一问,他意外地眨了眨眼,然后小小地出了一口气。

「现在问这个啊」

「因为是最后的机会了啊。
 我觉得,这非你不可,而且我也认为是对的。
 毕竟多亏了这个才让我们的梦想连通起来。
 ……不过,肯定也不是轻易就能选择的道路吧」

我对他的这个疑问由来已久。我想如果就这么坦然地说出来,他应该能觉察到我并不是在嘲笑他。他一边喃喃说道「这个嘛……」一边将视线移回火堆的方向。
像是在思考答案一样,尾巴左右来回摆动。
我耐心地等着他的答案,不一会儿他的笑容浮上了脸庞。眯成细缝的眼睛,好像正在透过火焰的光辉看到什么更加耀眼的东西一样。

「我被那些光和热照射了啊」

「……什么?」

「西德、尼禄、魏吉还有初代比格斯。
 大家真的是又聪明、又能干啊——」

自己一说出一个什么知识点,他们就能很快做出发明来。
就连在旁负责调查的拉姆布鲁斯,也是作为贤人的大前辈。也许他对自己这个兴奋于监督这一重要任务的年轻人内心感到想笑,即便如此,他能够信任并委派自己,也是令人高兴的。
在中途加入调查的多加和乌内,竟然是亚拉戈时代诞生的克隆体。即使过了那么长时间,他们也在竭尽全力完成自己所肩负的使命。
挡住这样一行前路的,是古代亚拉戈文明的睿智和黑暗。亚拉戈史上知名的英杰们、传说中的始皇帝赞德,甚至最后还跨越世界同大妖异进行了决战。
击退这些开拓诺亚道路的——不是别人,正是在第八灵灾后依旧闻名于世的,那位英雄。

「真是,太厉害了。就像童话故事突然变成了现实一样……令人着迷。
 而我知道,我在这其中也能做点什么。
 “不做”这样的选项,你觉得会有吗?」

「你的心情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但你不会害怕吗?」

「这个嘛,也不能说没有……」

古·拉哈·提亚抬头看着天花板。
广场的正上方虽然为了抵御风雨而进行了修补,但附近不远处还是千疮百孔,从伸出去的黑色骨架的间隙中,可以看见群星闪耀的夜空。
他眼里装满星辉,心里充满怀念,骄傲地说道。

「不管什么样的命运都能够挑战。
 只要和他们一起前行,就能让你有这样的信心」

看着他坚定的侧脸,我不由得感叹地吐了一口气。
原来如此,也许英雄就是让他人思慕到这个地步的存在啊。
我的先祖也好,初代会长也好,诸多参与了这项计划的人都被其所感动过。虽然不知道其本人自己是不是察觉到,但其每一步都会给走在旁边的人带来勇气吧。带来向前,向未来,向希望的勇气。
一想到明天早晨,这些就会在自己这一代开花结果,我深吸了一口气,同时直了直腰杆。

「……传送,我一定会让它成功的」

我一边这么说道一边伸出拳头,而一只比我自己小得多的拳头也强有力地碰在了一起。

「嗯。那之后,就交给我吧」

即使这个约定的结果无从知晓。
我们还是为能为那方世界带来哪怕多一点点幸福而祈祷,第二天早晨,水晶塔传送计划进入实施阶段。
愿,两方的世界都能得到拯救。
愿,为此竭尽全力的他也能有一个笑容发自内心的结局。
在伙伴们这些祈愿的送行中,美丽的水晶之塔在拂晓的天空化作残光消失不见。

Sline.png
在摩杜纳的湖畔,伙伴们都不知道究竟站了多久。
在水晶塔传送时还有曙光未明的天空中,太阳开始升起来了。
这期间,谁也没说话,都只是注视着已经消失的塔曾经所在之处。

计划还将在时间和空间的另一端继续。
而我们的出场,就到此为止了。

如同塔消失后的摩杜纳的风景,我自己的心里也像是空了一个洞一样。成功的充实感和正因如此的寂寞感,一齐向这个空洞灌注而去。
200年梦想的终结是如此的安静,耳边只留下风声和湖面的微微波动。

「……我们,没有消失啊」

伙伴的其中一个人的这句话,打破了这个寂静。
确实,改变历史对我们到底有什么影响,此前我们并不清楚。
其成功的一瞬间,甚至有可能连现在这个历史都会变成“没有”。
但是塔传送之后,我们依然不变地存在在这里。本来如果古·拉哈·提亚对第一世界的拯救失败的话,就是不会引起任何改变的……既然这样,我想向好的方面去相信。
他达成了计划,创造出了不发生第八灵灾的历史。
而另一方面,我们的历史依然保持原样继续下去……这样。

我想伙伴们也有同样的想法吧。
在相互看过确认没有异常变化后,大家不知道从谁开始都笑了起来。
没有变化。完全没有。我们还将在这个泥沼般的世界里,活到明天的明天。
如此理所当然,又众所周知的结局,令人捧腹——又有些奇妙的幸福感。

所以我们觉得一切都结束了,所以,是的,我们完全没有意识到。
水晶塔。光阴之翼。跨越时空狭缝的观测者。
从这些冒险持续而来的这段历史,还有应该醒来的存在——

突然,我们周围响起了像地盘鸣动一样的声音。
我立刻摆开架势,视线在周围扫过。「快看,那个!」一名伙伴指着藏身处的方向喊道。我回过头,嘴巴不由得张得老大。
废弃战舰上残留的锈迹斑斑的装甲吱呀作响。有几块就这样剥落下来,在湖面上激起巨大的水花。
本来就是快要倒塌的废墟,终于达到极限了吗。
——不。本来缠绕在外壳上的“那个”,像是活过来了一样开始动了起来。
不知道是谁颤抖着声音说道。

「尘世……幻龙……!?」

再一次,仿佛连天也震动的声音响起。
那是龙的咆哮。

终于完全从废弃战舰上分离出来的巨龙,在天空盘旋了一圈后,不知怎的向我们飞过来了。
伙伴们和我连惨叫都喊不出声地僵硬站着。
这条龙并没有死,这是我从初代会长对时空狭缝的调查记录中知道的。但是,谁也没想到他会醒过来。不会是水晶塔的传送打扰了他的睡眠吧,我一下子面如土色。
尘世幻龙扫视了这样的我们一圈后,用沉静的声音说道。

「你们这些小小的人类之子啊……你们刚刚把水晶塔送往时空的另一端了吧」

「是、是的……对不起,因为这个吵醒您了吗……?」

对于这个问题,巨龙并没有马上回答。
我无意识握紧的手心里冒出了难受的汗水。就算对自己说没事的,他应该不是敌人,但本能的畏惧却没法消失。我只能一边实际感受着原来龙族是这样的,一边静观其变了。

「……我一边小睡,一边看着世界的变化。
 还一边想看看和你们有关的人类,想要做什么」

原初之龙淡淡地说道,再一次扫视我们。

「我知道战争是怎样的东西。因此,也明白你们的行动是勇敢的。
 然而……人类的一生是如此短暂。
 更不用说人心易变,到了我等龙族难以理解的地步。
 因此,我以为那只是总有一天会破灭的梦而已……你们,做到了」

另外,他说着,巨大的眼睛瞄到了我其中一名同伴。
还很年轻的她双手正抱着一个黑色的东西。
那是我的先祖所制作的,欧米茄的模型。
虽然那个长年被作为加隆德炼铁厂的一员受到亲近,但由于经年的急剧老化,到处都出现了故障。就算换了电池也很快就停止运行了,探测器不知道是不是也发生了异常,经常对着我们藏身处的墙壁——也就是尘世幻龙的身体砰砰地撞击。
虽然可以进行徹底的修理,但那跟重新做一个没什么两样了。
那个时候水晶塔转移计划已经渐入佳境,姑且在计划完成之前,就算不能动了也保持原样吧……大家这么决定的。

看见这个模型的尘世幻龙慢慢吐出一口气。
虽然龙的表情我一点都看不懂,但我总觉得他是不是笑了。
——我也不知道是因此放松了紧张的心情,还是这个情景让我想到了什么。只不过,我全身的血液又开始重新流动起来,感觉到一股炽热冲了上来。
我脑中响起昨晚听到的话语。
“被照射到了”。
啊,这就是这种感觉吗。
像是投入了某个巨大洪流当中,仿佛事情的开始就在眼前,有些不安和欣喜。像是要将那些涌现出来似的,我直直地看着望而生畏的巨龙。
巨龙也直直看着这里说道,鳞片被朝阳所映照。

「人类之子啊,你们的梦想到这里结束了吗?」

「……不,我们」

为达成不发生第八灵灾的未来,为达成英雄活着的未来,我们能做的已经没有了。但是,为了这个梦想培养起来的技术,还实实在在地留在我的手上。
不愿放弃的人们拼命坚持积攒起来的这些,也许这次足以拯救世界。不——

「我想拯救这个世界」

对于这个答案,我感觉尘世幻龙果然是在笑。

「我不是人类的爪牙。
 但是作为这个星球上的借宿者,对于你们的愿望我就出一份力吧。
 将我作为坚固的城墙,建起城市,并进一步积累智慧吧。
 结果总有一天会到来的——新的和平时代,人类称之为星历的」

对巨龙的语言表示首肯,我们开始了接下来的战斗。
跨越了时间和世界的那个年轻人,肯定也在他的战场上奋斗着吧。
就算我们的结果不能相互分享,就算我们的名字不能写在彼此的历史上。
我们也一定会同样地向远方的星空把手伸出。

Shdbr8-2.jpg

参考资料

1、漆黒秘話 日本語版,翻译:Shinwaryu

2、暗影秘话 官方中文版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