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起风帆的船缓缓驶出,渐渐离开港口。

阿尔菲诺阿莉塞站在岸边,和父亲富尔什诺一起目送着离去的船只。乘坐在离港的船上的,是他们无比敬爱的祖父路易索瓦·莱韦耶勒尔


「船离港了啊……」


远眺着逐渐变小的船,哥哥阿尔菲诺喃喃道。另一方面,妹妹阿莉塞只是用明显是哭红了的眼睛瞥了一下,却并没有回答哥哥。

虽然是拥有一模一样容貌的双胞胎,但是给祖父送行的态度却完全不同。哥哥一副淡然接受现实的样子,而妹妹真情流露地哭喊着。但是,在紧紧怀抱着跟他们小小身躯不相称的厚大魔法书这一点上,两个人却是心有灵犀。

毕竟两个人是非常相像的双胞胎。


Svub5-1.png


「我带来了礼物,虽然也不是为了恭喜你们被魔法大学录取呵。

这是两本一套的魔法书。

将来,你们一定会有看懂上面所写内容的一天的。

在那之前,你们俩要好好相处,共同拥有它们哦?」


远行的前一天,祖父路易索瓦送给双胞胎的,是非常神奇的书籍。

这两本一套的魔法书,只有其中一本的话是绝对看不懂其中的内容的。这是一件体现了祖父这位萨雷安第一贤人的个性、充满了恶作剧意味的东西。


「谢谢爷爷。」


阿尔菲诺优雅地接过了书,一点不像个11岁的孩子。而另一方面阿莉塞则是用与年龄相符的态度猛然抓住书,并问祖父。


「真的要走么?无论如何也不能留下来么?」


「这样不好吧,阿莉塞,说这些让爷爷为难的话。」


他们知道祖父路易索瓦要离开萨雷安本国,前往遥远的艾欧泽亚,是在大约一个月之前的事。听说他是为了完成把艾欧泽亚从迫近的「第七灵灾」中拯救出来这个使命而远行的。

阿尔菲诺对祖父于使命的坚定决断感同身受,因此即使内心感到寂寞,也没有阻止他。然而,阿莉塞以及富尔什诺不一样。阿莉塞单纯是因为亲情而对祖父的离去表示抗拒,而富尔什诺则是由于政见不合而反对。

身为贤人路易索瓦长子、双胞胎父亲的富尔什诺,是在领导城邦国家「萨雷安」的哲学家议会中拥有席位的、有权势的议员之一。他和其他的主要议员一样,厌恶介入战争。

北方大国「加雷马帝国」侵略艾欧泽亚六大城邦之一的「阿拉米格」时,也是富尔什诺这一派率先进行和平交涉的。他们的尝试以失败告终后,接着又提出了废弃在艾欧泽亚构筑的殖民都市的提案。5年仔细准备过后,将全部民众一次性带回位于北洋诸岛本国的「大撤退」计划走向了实施阶段。

第六星历1562年,位于龙堡内陆低地的殖民都市「萨雷安」一夜之间成为空壳。虽然当时只有1岁的阿尔菲诺和阿莉塞也被父亲带着回到本国避难,但他们显然不记得了。


「战争是野蛮人的行为,父亲。

真正的智者,是精于回避纷争之术的。

我们萨雷安的人民,只需要从战争中抽身、做历史的观察者就好了。

积累知识,流传后世……如此循环往复,才是使人进步的动力。」


富尔什诺像是受到阿莉塞的问话所启发,展开论述。

在这一个月里,有过不少次这样的对答。


「我心意已决,富尔什诺。

需要帮助的人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明哲保身不去帮助是一种懒惰。

说到底,这不能叫做人的进步。

诚然,我能理解你不想让孩子们卷入战争的心情。

所以,我也不怪你,也不会说让其他人回到艾欧泽亚这样的话。

我们大家各自守护好需要守护的东西就好。」


想阻止的人所说的和想离去的人所说的都一成不变,那么结论是无法改变的。

阿尔菲诺和阿莉塞是誉为神童的聪明孩子,他们学习了大量以太学、历史学、博物学知识,年仅11岁就双双被「萨雷安魔法大学」所录取。

正因为是这样的孩子,阿尔菲诺在看出来父亲和祖父的想法都有一些正确的情况下,倾向了祖父的一方。他之所以沉默,是清楚现在的自己无法给予祖父帮助,从而感到不甘。

然而,阿莉塞的态度不一样。跟像个小大人一样的哥哥不同,她依然认为自己是一个小孩子。她完全像小孩子一样在感情上舍不得和祖父分开,同时也对保持沉默的哥哥生起了气。

曾经要好的双胞胎之间,开始出现裂痕。


祖父远行之后不久,命运之日到来了。

那一天,阿尔菲诺和阿莉塞和大批同学以及教授一起,来到魔法学校附属的天文台。大家轮流地使用巨大的望远镜,对卫月达拉加布」进行持续的观测。


「达拉加布碎裂了!」


坐在观测席上的阿莉塞喊道。虽然通过数枚巨大透镜所看到的加尔提诺上空的样子极其不清晰,但她仍可以感觉到卫月的异变。


「没有掉下来吗?真的吗?!」


「成功了!爷爷他成功了!」


两人一直从熟识的贤人「于里昂热」那里持续地了解着祖父的动向。因此,他们知道祖父路易索瓦正在那颗红色人造星球之下,在加尔提诺平原,亲临阻止「达拉加布」下落的战斗。

挤开为作战成功而欣喜的妹妹,阿尔菲诺向望远镜的目镜中看去。虽然因为空气的扭曲和大量粉尘的影响无法看清,但是正如妹妹所说,「达拉加布」正在失去原有的形状。


「不过,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

那些照亮艾欧泽亚上空的、令人不舒服的光到底是……」


通过望远镜看到的远方大地上,正在下着一场光之雨。


那之后不久,由于受到紊乱以太的影响,通信贝一直处于无法使用的状态。他们知道事情的真相,是在几个星期后寄到的于里昂热的信上。

「达拉加布」崩碎四散,内部出现黑色蛮神,将艾欧泽亚各地燃烧殆尽。因此为了将其封印,路易索瓦果断进行了「请神」,蛮神消失了。将令人惊愕的事实一件一件记述着的这封信,以这样一句话作为结束。


「我的老师,路易索瓦,化作光芒消失在了加尔提诺。」


两人哭了起来。阿尔菲诺默默流泪,阿莉塞则放声痛哭。


Svub5-2.png


5年的时间过去了。

扬起风帆的船缓缓驶出,渐渐离开港口。

阿尔菲诺和阿莉塞站在甲板上,远眺着远去的港口上站着的父亲富尔什诺。继承了贤人路易索瓦血脉的双胞胎,如今是船上之人。

正式从魔法大学毕业的两人,到了萨雷安成人年龄的16岁。因此,即使父亲富尔什诺不遗余力地反对,也没能阻止作为独立个人的双胞胎的起航。


「船离港了啊……」


5年前送别祖父时说的同一句话,阿尔菲诺喃喃道。


「嗯……是啊。

我们也要去了啊,去到爷爷所想拯救的艾欧泽亚!」


这一次,阿莉塞有力地回答道。

阿尔菲诺知道,她的心里所想跟自己不同。但是,在把开始与成长后的身材相称的魔法书牢牢地拴在腰间这一点上,两个人却是心有灵犀。

毕竟两个人是非常相像的双胞胎。


参考资料

1、国际服官方出版物《光の回顧録》,翻译:Shinwaryu

2、第七霊災回顧録 日本語版

3、第七灵灾回忆录 官方中文版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