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行记作家莉莉玖女士在她的代表作《东方行记》中将当地的信仰记载为“宛若繁星般绚烂多彩”,在这里我们不能就这些充满多样性的众神一一进行展开,只能择要进行介绍。

东方众神

  在东方地区“神”这一词语和在艾欧泽亚的同义词相比,所表达的范围远要广得多。不仅表示了类似艾欧泽亚十二神中司掌太阳和月亮的神明,还包含了山川以及长寿动植物等神格化的存在、死后成神的伟人、寄宿在物品里的神灵等,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包括魔物这些超常生物。

  此外,东方地区的信仰对其他的众神大体上都比较宽容,多数来源各异的神明并立,各自都得到尊崇。有些时候,甚至会将跟自己信奉之神神性相似的异国神明一视同仁并引进异国的神话。或许就是受到这种对信仰采取大方向统合的影响,同一神明传说多有差异这一特征对习惯成体系研究的西方神学家来说,很让他们头疼。

天神

  天神是指远古时代从天而降的神明。有一种说法,祂们是通过伫立在红玉海自凝岛上的神秘巨塔“天之御柱”降临地面的。在东方地区流传各样神明中最高贵的三尊神,也就是太阳神“天照”、月神“月读”、海神“须佐之男”,也属于天神的范畴。然而就像前面提到的,各地所流传的神话没有完全统一,所以多数情况下连性别也没有办法判断。

  须佐之男2.png  
 
  虽然须佐之男在天神中特别有名,但对祂的说法也是各种各样。例如甲人族就认为须佐之男是寄宿在神器中的付丧神。实际上,关于祂的蛮神召唤也是以集齐了三神器为契机进行的。不过拂晓血盟的贤人雅·修特拉女士认为,这个例子所表示的,不过是“甲人族所认为的须佐之男”被蛮神化和实体化而已。
 

付丧神

  甲人族的碧甲族认为这个不知作者的古老人偶寄宿着付丧神。他们以这个人偶为原型制作并出售魔法人偶,但这究竟是他们的商业伎俩还是纯洁的信仰之心诞生的东西,实在无法判定。

  付丧神是指工具或武器等人工制品经过长时间而获得灵性的存在。“付丧”,也写作“九十九”,意思是“接近百年的时间”。但是请注意,并不是所有经历了岁月的物品都会升华为付丧神。付丧神多为那些称得上珍稀名品的,抑或是寄托了制作者、使用者强烈感情的,有着某种背景故事的东西,“九十九”所表达的时间也是和“长期”相称的。

  此外,付丧神的样态也是模糊的。有记载说不能活动的物品在人们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动了,就是付丧神显灵的结果;也有人说得到了特定物品的人被不可思议的幸运所眷顾,这是付丧神显灵的证据。话说回来,由于付丧神所凭依的物品作为古董价格会很高(也有被诅咒的物品价格跳水的事例),所以有很多的缺德商人用一些小机关来欺骗客人,想要抓到实质的证据是极其困难的。

神器

  神器是指寄宿着神灵或者是类似神灵之力的物品。与付丧神是获得了灵性的物品相对,神器是注入了天神等神灵之力的物品,主从关系正好相反。这些被称为神器的物品不仅用于祭祀,还被用作可以发挥魔法效果的魔器。

  白铜镜.png   天羽羽斩.png  
 
  传说寄宿了统领月亮和黑夜之神月读神力的白铜镜。虽然曾被红甲族秘密收藏,但落入了加雷马帝国之手,被用来召唤蛮神月读。
 
  妖刀天羽羽斩。红甲族所收藏的神器之一,传说是须佐之男讨伐妖魔时所使用的武器。这件东西也被加雷马帝国所征用。

 
 

瑞兽

瑞兽.png

  瑞兽是指自古以来就流传在东方地区的、鸟兽神格化的存在。根据通常的传说,野生的鸟兽跨越各自种群的寿命活过百年,就获得了自我意识,并在此基础上在上千年的时间里提高妖力,获得灵性,觉醒强大的神通力。这些鸟兽被称为“瑞兽”,和神明一样被人们所畏惧和敬仰。

  但是瑞兽存在着两面性。如果理性和宁静的和魂占据上风,则瑞兽门成为人们的守护者,还会讨伐恶灵;如果狂乱和暴戾的荒魂发起疯来,其强大的神通力将引起巨大灾厄。在东方地区有很多降服狂暴瑞兽的故事以民间故事和诗歌的形式代代相传。

  延夏地区最有名的瑞兽——九尾狐“玉藻御前”。它曾经是对人们怀有好意的瑞兽,曾作为多玛国的守护者勇敢抵御了加雷马帝国的入侵。然而,传说由于当时负伤的原因,它失去了记忆,以不安定的状态徘徊在延夏之地。

妖狐

  在瑞兽之中,特别是从狐狸变化而来的妖狐,留在了在多数的传说中,目击者也很多。通常,经过百年左右的岁月它们萌生自我意识,获得变化的神通力,经常以人类的样子和人们进行交流。更有甚者,在背叛了瑞兽的大妖狐当中也有变为绝世美女诱惑某个国家的国主,享受极尽奢侈的生活的存在。

  另一方面,也有记录表明,有些妖狐厌恶与人的接触,放任荒魂,露出尖牙,其中最好的例子就是支配紫州南岸一带的“黄金狐”。愤怒于人们为了扩建港口城市而开始砍伐森林一事的金狐驱使荒魂狂暴而起,屠杀了众多的人命。然而传说它最终被风水师“华山”所降服,其灵魂被设置在黄金港四角的神社所构成的结界所封印。

自然信仰

  远东列岛最高峰的“大天山”被当地居民当做神明崇拜,无比尊敬。类似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总之寄宿神灵的山川湖海在东方地区星罗棋布,甚至没有办法全部罗列出来。

  这些自然信仰可以通过当地居民所建造的神社以及每个季节所举行的祭典等方式得到确认。

  以多玛开国之人闻名的武将岩燕,也是在死后被神格化了的其中一人。他因统一了长期以来势力纷争的延夏并带来和平这一伟业而被供奉在灵庙里,被尊崇为武术和学术之神。

神格化的伟人

  这是指实际存在或者是架空传说中的伟大人物在死后被神格化的存在。这些传说多种多样,从生前达成伟大功绩被众神承认而死后其灵魂归天化为神灵,到临终之际由于强烈的意愿导致灵魂留在人间而获得灵性,等等。特别是后者,有些恐怖的传说认为,正是由于以无罪之身面临死亡才产生了如此强烈的意愿,被谋杀的将军会凭依在跟他之死相关的人身上一个接一个杀光。为此,在萨雷安的研究者当中也有人提出疑问,东方神格化的伟人之中是否也有很多在艾欧泽亚被判定为死灵的例子存在。

太阳神草原的众神

  在东方地区的信仰当中最大放异彩的,莫过于太阳神草原游牧民族所流传的太阳神“阿吉木”和月神“娜玛”的神话了。祂们作为创世神同时也是暮晖之民的创造者,在当地牧民当中至今仍享有深厚的信仰。

  根据一般的解释,阿吉木和娜玛虽然相互协力达成了创世伟业,但围绕世界的支配权产生了对立,并开始相互争斗。长期争斗的结果,是祂们创造了敖龙族作为代理战士。司掌太阳的阿吉木创造了一个男性敖龙族,统领月亮的娜玛创造了一个女性敖龙族,双方展开相互的争斗。然而,敖龙族的男女在持续的战争中产生了相互爱慕,最后还孕育了后代。看到这种情况的阿吉木和娜玛将这个世界、也就是草原的支配权交给了敖龙族人,回归天界。而神话中所提到的这对男女,正是被称为“晨曦之父”和“暮晖之母”的敖龙族始祖。

  但是在这个神话代代相传的同时,在部落间对立严重的暮晖之民中,各部落的不同说法也不在少数。例如奥罗尼部拥有自身为太阳神直系子孙的独特神话,至今也自认为神之后裔而毫不动摇。

  晨曦之父.png   暮晖之母.png  
 
  位于晨曦王座的人面像被认为是神话中登场的晨曦之父的象征。他的目光至今仍注视着整个草原。
 
 
  象征暮晖之母的石像的复原图。现存于月神沙漠北端的这个石像大部分已经风化崩塌了。
 

参考资料

1、《艾欧泽亚百科全书II》(Encyclopaedia Eorzea ~The World of FINAL FANTASY XIV~ Volume II)。译者:Shinwaryu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