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雷马帝国行省多玛——

在此地以游女为生计的女子夜露,遵照时任多玛总督的命令,正在某个餐馆的房间为「目标」倒酒。


(真是接了个烦人的任务……

 这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武夫,还不是信手拈来吗。)


压抑住心中的些小不快,夜露在心中叹息道。

在一夜之间使对方迷失,打探出情报,再卖给合适的人。

作为帝国的间谍,这种任务已经重复了多次。

今晚,肯定也是这么一个无聊的夜晚……


帝国军第十二军团长,芝诺斯·耶·加尔乌斯

大概对多玛驻军些许信任也欠奉吧,他就算在房间里也没有脱掉铠甲,摇曳着美丽的金色长发,一边喝掉杯中的酒。

虽然一副无精打采、眼神迷离的样子,但瞳孔的深处也可以窥见逼人的光芒。

就好像,在等待期盼着什么人一样。

Sline.png

原本,夜露是受雇主帝国多玛驻军的命令执行别的任务的。

由于以多玛前国主海燕为主将的多玛叛乱军的叛乱,如今的多玛驻军戒备加强了很多。

其中,她也被下达命令,潜入叛乱军窃取情报。

她扮演着一个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收集情报的忠诚爱国者,向叛乱军提供据称是从踏足青楼的帝国军那里得到的军事情报,实则反过来将多玛叛乱军的情报传向帝国……对于这种背叛故乡的行为,夜露一丝罪恶感也没有。她从养父母和死去的丈夫那里,遭受了接连不断的暴力和凌辱。而看到这个情形的所有人,谁也没有向她伸出援手。这个国家的人对她来说,除了是憎恨的对象,别的什么都不是——


然而潜入任务开始不久的某一天,她被驻军的情报官叫了回去。

军团长芝诺斯从帝国本土来到了多玛进行视察。

她曾经听说过这个名字。


当前在帝都,围绕卧病在床的索鲁斯皇帝的继承人的斗争正在激化。

由于索鲁斯皇帝的长子已经去世,在身为次子的元老院首席提图斯和长子之子的大将军瓦厉斯之间,围绕着下一任皇帝皇位之争正在暗流涌动。

而芝诺斯,正是有着军方坚实支持基础的瓦厉斯的长子。这对归属于文官出身的提图斯一派的现任多玛总督来说,是对立阵营的重要人物。


派我这个小小的一介情报人员来做这种大人物的对手,还真是看得起我……夜露向情报官露出冰冷的笑意。


「海燕和多玛叛乱军叛乱的苗头还没有掐灭。

 多玛总督的无能被盯上了吧。

 受到政敌的无端猜疑……真是辛苦了呵。」


这就是主要目的吧。情报官不愉快地皱起了眉头。


「我们十分清楚对于当前多玛统治陷入困境一事会成为攻击我方派系的话题。

 但是这也是一个好机会。

 如果能够笼络芝诺斯、反过来掌握瓦厉斯的弱点的话,

 那接下来我方就会处在优势地位了。」


「怎么都行。反正要做的都一样……

 给男人一夜好梦,榨干他的全部利用价值。仅此而已。」


就让所有人都沉溺在曾被视作畜生的自己身上吧。

虽然不管收到多少床笫之间的甜言蜜语都只是令人厌烦而已,但对方面目丑陋地走向毁灭的样子,就算只有一点点也能满足她的内心……


Stmblds5-1.jpg

Sline.png

然而,在踏足多玛之地的芝诺斯的「无精打采」面前,无论是出迎的多玛总督,还是在等在餐馆做好准备的夜露,都无从下手。

他眼睛几乎不看总督,一直保持着一副慵懒的态度。

本来推测他来访的目的是为了打探政敌内情的多玛总督一阵困惑,以留下夜露照顾一二为名早早离去。


虽然夜已经很深,但芝诺斯一点醉意也没有地继续喝着酒。

就在夜露开始考虑是不是主动依偎上去、推进事情发展之时,芝诺斯突然开口说道。


「多玛……这里,是怎样的地方……?」


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夜露一时语塞。

要答案简单得很,痛骂故乡的言语要多少都有。

但是,对要让其心甘情愿吐出情报的目标,这样的实话可不能说出口。

为了适当地误导对方,她抬起眼睛看向对方,一言不发。

那双刚才还毫无焦距的瞳孔,径直盯向夜露。


「愚蠢的话我听够了。

 我更想听听,究竟是受到了怎样的对待,才会产生拥有如此浑浊双眼的女人。

 说说,就当是下酒菜好了。」


「……唉呀,这话真是过分。

 酒不是一直在喝吗?」


无论怎么搪塞,芝诺斯也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她。

看起来丝毫没有回答这些含糊其辞的话的打算。

不知怎么的,夜露对这个态度和措辞并没有感到不快,

而只是被芝诺斯眼睛所发出的强烈光芒所吸引。

啊,也许这个人……难以置信——毫无疑问是「胜利者」。


回过神来,外面下起了雨。

微妙的沉默被雨声所打破,然而,夜露和芝诺斯之间似乎达成了某些暗地里的密约。


「如果对多玛多少了解了一点的话,很快就会知道了……

 现在的延夏,那就是一个垃圾堆。」


透露出来的话语让芝诺斯终于露出感兴趣的表情,他将酒一饮而尽。


「那个浑浊,果然是憎恨啊。

 虽然很陈腐,但这么执着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陈腐的是那群多玛人……

 被陈旧的陋习和精神论所束缚,就连是那些东西将他们自己送上了断头台也毫无知觉。

 被镇压,被拧下手脚,仍然倚仗所谓忠义和荣耀,自身一点也看不见周围的情况。」


一度从口中发泄而出的话语,没有要停下的样子。

似乎这一整晚,这些如同诅咒一样的憎恨都将源源不绝……然而,话语被冷不防打断了。

突然芝诺斯把目光转向了房间之外。


「我还在想什么时候会来,原来是要趁着下雨吗。

 好不容易发现的打发无聊的方法看来今晚就到这儿了……」


就在夜露想搞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瞬间,伴随着刺耳的的声响,房间的窗户支离破碎。

正当她明白了这是枪击所造成时,数名男子已经跳过窗框入侵到屋内。


全身包裹在黑色之中的贼人快速把芝诺斯包围了起来并拔剑相向。

不由自主蹲了下来的夜露,也立刻看清了事态。

对于高位的皇族,在这个多玛想要他们性命的人恐怕也不在少数。

然而,就算他们包裹在忍者一样的黑色装束中,这剑的样式也好拿剑的姿势也好都是帝国式的,伪装也太粗糙了点儿。


「你们,拿我当诱饵……!」


看来一开始他们就打算连这女的也一起干掉。对于这个叫喊,贼人们谁也没有一点反应。


即便在这种危机的状况下,芝诺斯也是一脸无趣的样子。

他也不去管靠在墙上的自己的剑,就这样低声自语道。


「军团长芝诺斯在被游女迷得神魂颠倒之时被袭身亡。

 比起皇族在自己领地内被杀,这个丑闻带来的冲击似乎更引人注目。

 再把暗杀罪名推到多玛前国主身上的话,就可以成为将叛乱扼杀在摇篮里的口实,是吧……」


贼人们还是没有回答。

他们谨慎地缩小包围圈,并且在下一个瞬间,一齐袭了上来。


黑色装束的男子们一拥而上,将穿着铠甲的高大身影覆盖了起来。他被无数的利刃贯穿了吧,夜露觉得,他应该死了。

……然而,瞬间过后倒地的,是贼人这一方。

在那中央,芝诺斯跟刚才一样冷着脸,站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贼人所持的一把剑就到了他的手上。

应该是在刹那间看穿了最先刺过来的一剑,并出手抢了过来吧。

然后就仅仅挥了一刀。

俯视着一地死尸,芝诺斯叹了一口气。


「我还以为在谋反传言不绝之地能多少找到些乐趣呢……

 以为这种程度的偷袭就能置我于死地,这种肤浅的男人居然是总督。

 果然这里也没有值得成为猎物的人吗……」


茫然看着这么喃喃自语的芝诺斯,夜露的脸颊感觉到了阴森森的暖意。

不经意地擦了擦,手上染上了一片红色。应该是被贼人的血溅到了吧,回过神来发现衣服上也一片狼藉。


「……笑了啊。」


她循着话语声抬起头,芝诺斯已经朝这里向下看着她。

被这么一说,她才察觉到自己露出了笑容。

夜露所见过的帝国军人,全是一些致力于或者明哲保身,或者欺凌霸弱的人,拥有这种压倒性「力量」者从未有过。

要是把这种力量对准多玛,将这个国家蹂躏的体无完肤的愿望就能实现……


看到夜露的笑容,芝诺斯饶有兴味地「嗯……」一声眯起了眼睛。

他踩过尸体,嘴唇靠近那张涂了红色胭脂的脸,低声问道。


「女人……你叫什么名字?」


Stmblds5-2.jpg

Sline.png

那之后,这件事没有被大肆张扬,她也回到了以多玛叛乱军为对象的双重间谍任务中去。

就在充满血腥的那一夜的冲击随着时间流逝慢慢淡化之际,前国主海燕的叛乱爆发了。由于多玛总督无法控制叛乱局势,军方高层决定投入芝诺斯所率领的第十二军团。

芝诺斯率领部队迅速展开攻势。他在与敌首海燕的单挑中将其击败,在极短时间内就将叛乱镇压了下去。


在注视着向多玛飞地凯旋的第十二军团队伍的人群中,有一道游女的身影。

追随在面不改色将多玛之民的憎恨视线挡开而走在部队最前面的男人后面,一个女人消失而去。谁也没有觉察到这一点。


然后在几天之后,作为芝诺斯的代理总督,一个女人的名字向多玛全境公布了出来。

她的名字是,夜露。

身穿着奢华的和服,她从多玛城上俯视着民众,嗤笑出声。

带着获得了将这些窝踞在这个地方的废物们蹂躏、榨取、尽情玩弄的力量的喜悦——


参考资料

1、国际服官方出版物《光の回顧録》,翻译:Shinwaryu

2、紅蓮秘話 日本語版,翻译:Shinwaryu

3、红莲秘话 官方中文版

avatar